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丹会炼制出仙丹的消息在中三界掀起滔天大浪。

    关于江辰不败战神的热议都被冲淡。

    天下群雄全都坐不住了,带着全部家产,赶赴到丹都,想要求得一枚仙丹。

    奈何丹会已经将仙丹带去上三界进行拍卖。

    也只有神教和圣地的人才能出得起足够高价。

    众人一开始都对丹会不满,认为同是一方世界的,也太不照顾自己。

    不过丹会没有把事情做绝,还是留有两枚仙丹。

    同时告知仙丹炼制成功不是偶然。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仙丹将会不断出世。

    这让所有人的不满烟消云散,都待在丹都不走,想要和丹会亲近。

    另外,他们更想要知道炼制仙丹的人是谁。

    一名仙丹师堪比瑰宝,强者都得巴结着,希望能求得一枚仙丹,打破桎梏,突破境界。

    不过丹会保密功夫做得很好,无人知晓仙丹师是谁。

    关于未来还会有多少仙丹也没说,让人心里痒痒的。

    最后,丹会将两名仙丹以友情价卖给和丹会交好的两名强者。

    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剑客,张虚圣。

    被称为中三界剑术第一人,处于大尊者巅峰,得到仙丹后,有望在未来十年成为武皇。

    还有一人是东海雄主李东来,是丹会会长好友,对丹会有大恩。

    仙丹给这两个人,倒也没人有意见。

    剩下的人只是希望也能成为和丹会亲近的对象,获得下一批仙丹。

    这时,丹会提出一个不算难的请求。

    群雄二话不说相应,格外的积极。

    “可惜啊……”

    在丹会的房间中,江辰将一枚仙丹用锦盒装好。

    一炉子总共有七枚仙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究其原因,自然是世间的灵药和仙药更加纯正,溶天神炉的技艺也过他当年的丹炉。

    “有些东西失传,但也有的东西在进步啊。”江辰感叹道。

    可惜他无福消受仙丹,否则就算是神体,也要被撑爆。

    天尊的境界,只能享用灵丹和天丹。

    灵丹分为一到九阶。

    天丹分为人级、凡级、灵级和天级。

    因为成功炼制出仙丹,丹会给了他一个木葫芦,里面装有天丹,分别是三千枚天极、三万枚灵级、三十三万凡级,一百万枚人级。

    什么叫大手笔,这就叫大手笔!

    “可惜丹药不能完全替代天才地宝,否则的话……”

    天地中有些自然而成的灵物所拥有的奇效不是丹药能做到的。

    “启程吧。”

    约好提亲的日子已经临近,江辰收拾好一切。

    “江辰,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姚云彤来到他面前,感叹道。

    她知道仙丹出自江辰之手,因为她的父亲也获得一枚仙丹。

    一开始,波澜不惊的姚天师得知江辰送来的是仙丹,大惊失色,直接站起身来。

    根据姚云彤所说,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这样失态。

    这也不怪姚天师会是如此。

    有了这枚仙丹,他能一举突破境界,成为武皇。

    凭借着他的雷法造诣,在中三界怕是无人可敌。

    上至碧落,下至九幽,都能畅通无阻。

    “太贵重了。”

    姚天师心动不已,但又是不安。

    “比起前辈护我安危,一点都不贵重。”江辰说道。

    同时,他交代父女二人不能泄露此事。

    他可不想被人抓了去,夜夜炼制仙丹。

    三人离开丹都,前往冰灵族族地,同样也是八大灵土之一。

    本以为又会接连数日赶路,不过丹都上空拥有星轨。

    这不仅剩下不少的时间,途中也不必担心地府门杀手。

    半天后,飞行船抵达冰灵族族地。

    入眼处是连绵不绝的雪山,寒风呼啸,冰寒刺骨。

    对于常人来说,这里绝不是适合居住的地方。

    对冰灵族来说一切都称得上完美。

    也不会有其他灵族来争夺这块对他们灵力无用的疆土。

    所以冰灵族族地的防备是最松懈的。

    风雪就是他们的守护者,严寒是他们的朋友。

    “江辰,你以后住在这里受得了吗?”

    姚云彤被冻得不轻,不得不运转神海抵御。

    她向双手哈着热气,说道:“你奥义武学可是和火有关啊。”

    冰灵族常年风雪不断,火之奥义难以感应到,甚至可以说没有。

    “起码我不用担心焚天妖炎失控。”江辰苦中作乐,他确实不适合这里。

    他体内流淌着依然还是天凤真血。

    浴火重生的火凤,待在这个地方是种折磨。

    旋即,江辰打开地图,前往冰山老人的住处。

    没过多久,他在这片灵土中找到地图上说的冰山。

    也是冰山老人这个名字的由来。

    耸入云霄的一座山全都是晶莹的玄冰,都能看到另外一端的景物。

    在山体中央的那座宫殿也清晰可见。

    “巧夺天工啊。”

    江辰等人赞叹道。

    没过多久,冰山中飞出来一人,有着明显的冰灵族特征。

    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唇红齿白,肌体似是琉璃铸成,找不到任何瑕疵。

    “我师父正在闭关,不能见客。”男孩说道。

    江辰愣了下,身后的姚天师和姚云彤也露出古怪之色。

    闭关不是吃饭睡觉,随随便便就能开始的。

    冰山老人如此突然,难免不会让人想入非非。

    “那么我的事情?”

    一切都是江辰和冰山老人谈的,没有对方在场,冰灵族和他的联系几乎断开。

    “师父说过,一切已经言明,你自行去冰宫,面见灵王。”男孩说道。

    他眉目中透露出不悦,语气冰冷,全无敬意。

    似乎对他来说,一个人族来提亲,本身就是耻辱。

    只不过他深知自己打不过江辰,不敢嘲讽。

    “那好,请告知我师姐的真名吧。”江辰说道。

    男孩说出一个名字,马上道:“还有其他要说的事情没有?”

    “没有。”江辰说道。

    男孩二话不说,回到冰山中,只留下一个背影。

    “不可一世的灵族果然是没有半点夸张啊。”姚云彤感叹道。

    “冰山老人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选择闭关,除非是顿悟,又或者其他原因。”姚天师说道。

    他说的很隐晦,但知道江辰能懂。

    “我们去冰宫。”

    江辰犹豫一会儿,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