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一头黑披散,通体生辉,肌体璀璨。心脏成为一股永恒源泉,不断流出天神般的力量。

    六名面具人互相望着彼此,众人现在能看到他们的表情变化。

    兴许是面具戴久了,不懂得掩饰自己情绪,能现明显的惊慌。

    准灵皇嘴唇翻动,平静五人的心神,他这时的表现对得起他的称号。

    旋即,包括他在内,六人深度灵化,几乎要化身为天地精灵。

    火族灵子周身的灵火掩盖住他身形,随着火势越来越强,失去人的轮廓。

    火灵族的人无不是露出惊容,天尊之境,灵化到这种程度很不容易,危险致命。

    风族灵子遁入风中,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通天古树!”

    木族灵女最先出手,却是站在最后面。

    剑尖点在虚空,一棵大树扎根生长,迅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雄浑的生机一定程度上冲淡江辰出来的逼人气焰。

    碧绿色的树枝散出一道道亮光,晶莹剔透,宛如美玉宝石。

    柔软无比的树枝伸向战场各处,有人数了数,正好是五根。

    风火两名灵子伸手握住树枝,同时也有一根树枝伸进炎族灵子体内。

    炎族灵子高举起右臂,握拳的手中像是抓住一片雷云,雷电在整条手臂交织着。

    同时,自身灵力运转,两股力量奇妙结合。

    这还不算,两股磅礴的灵力从他体内释放,正是风火力量。

    “灵族也不甘示弱啊!”

    “木灵族出手,将风火灵子的灵力汇入到他体内!”

    “灵力如海,不可阻挡啊!”

    江辰把灵族逼到这一步很了不起,开创中三界人族年轻天才没有过的壮举。

    然而他也将面临随之而来的后果。

    炎族灵子冲杀而去,声势惊人,拖着长长气流,肉身挤压着虚空扭曲。

    “你始终无法和灵族匹敌!”

    炎族灵子的一句话刚说完,人就到江辰面前,双拳轰鸣咆哮。

    “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江辰一动不动,双掌拍出,迎向铁拳。

    拳锋挨到掌心那一瞬间,地动山摇,无数人因为声响而短暂失聪。

    实力较弱的人被震倒在地,口吐鲜血。

    两边的山壁竟出现触目惊心的裂痕。

    战场被称号殿的力量笼罩着,在结束之前,不会影响到外界,观战者也不能左右胜负。

    此时造成的一切,都是出来的音波造成的。

    可以想象到战场中会是多么恐怖的情景。

    炎族灵子和江辰定格在那,只有两双手臂在颤抖着。

    “怎么会?!”

    炎族灵子表情扭曲,还带着几分痛苦之色。

    只见江辰的手紧握住他拳头,在往外使劲。

    除了力量较劲外,还有炎族灵子的一身力量。

    他聚集风、火、炎、雷四种灵力,纵横无敌,无坚不摧。

    四股灵力就在他拳头中,他拼了命想要释放,哪怕是两败俱伤。

    可是,江辰的那双手用着魔力,使得灵力无法爆,仿佛正在被捏碎。

    霞光万丈,是灵力消逝的痕迹。

    在江辰完全把他双手扳过来那一刻,伴随着惨叫,剩余的灵力令他双手失去知觉。

    炎族灵子,彻底失去战力。

    他体内像是在放烟火,皮肤下能见到璀璨的各色光芒。

    伴随着低沉的闷响,炎族灵子生机被摧毁。

    四种残余在他体内的灵力失去控制,侵蚀五脏六腑。

    炎灵族不知道多少年才出的一位灵子,就这样死去,在场灵族无不是心惊。

    一部分灵族感到无力,不敢继续冲着江辰叫嚣。

    噗噗!

    同时,风火灵子同样遭到重创,口吐鲜血,面如金纸。

    接连受到重伤,战力全无。

    参天古树也在一瞬间熊熊燃烧,化为灰烬,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行了。”

    风火灵子和木族灵女无心再战,飞往下面的高台。

    “我有说你们能走吗?”

    江辰踏步向前,气吞山河,眸子冷冽,双剑归于剑鞘中。

    “你们下去。”

    准灵皇拖着双手,手掌有着黑色圆圈在旋转,那双剑眉下的黑眸无比炽烈。

    他明言要保住三人,不顾江辰此时的强大。

    “呵呵。”

    江辰冷笑一声,往前踏出,步伐和心跳节奏一致,一步足有千里。

    “我以前说过,谁如何对我,我如何待他!但是现在,谁敢阻我,杀无赦!”

    人们听到他这话,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他要大开杀戒。

    然而,众人很快现江辰早已经得手,这番话是之后说的。

    风火灵子、木灵族灵女看着持剑的江辰,神情复杂无比,握着致命剑伤。

    “你!”

    三人想说什么,可是刚刚开口,雷火力量将其化为飞灰。

    “天!”

    眨眼间功夫,四人惨死,局势逆转之快,叫人猝不及防。

    风、火、木三个灵族心都在滴血,恨不得把江辰碎尸万段。

    “异火和惊雷之力结合会有这威力很正常,可他是如何承受的?”

    “他早应该爆体而亡才对,为什么还能出剑自如?!”

    “人族为何能有这样强的体质!”

    全场陷入到混乱中,而扬言要保住三人的准灵皇,无法保持平静,盛怒无比。

    忽然间,一柄锋锐的剑锋出现在江辰背后,是血影剑客出手,手指间的碎片化为一柄通红的剑光。

    这名血影剑客看到那三人下场,视死如归,出致命一剑。

    “你的血影剑根本奈何不了我!”

    江辰拔出天阙剑,双剑在头顶划过,风火剑轮在周身升腾。

    近身暗杀的血影剑客深陷其中,就连惨叫都不出来,烟消云散。

    “想要近我身杀我,真是痴人说梦。”

    江辰不屑冷笑,目光落在准灵皇身上,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可以选择退出。”

    戏谑的语气和准灵皇一开始威胁他的时候如出一辙。

    那时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江辰能有如此神威。

    准灵皇面无表情,在所有人认为他会做出选择的时候,反而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我刚才在你体内留有东西,不知你可有现?”他说道。

    闻言,江辰的脸色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