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没有攻击任何人,只是在无尽火域中练功。

    修炼的自然是神火经,焚天妖炎第三转开始往第四转冲刺。

    近日来没有修炼过神火经,自然也就不会成功。

    第四转的焚天妖炎逐渐失控,拥有神体的不受影响,但火灵族的弟子遭到重创。

    惨绝人寰的叫声从他们嘴中发出,纵然是火灵族,也抵挡不了异火。

    “住手!快住手!”

    空中那些袖手旁观的士兵连忙落下来,焦急道。

    “为什么要我住手?我只是在练功啊。”江辰向他们问道。

    在狂暴的妖炎中,他反倒是脸色正常,语气平稳,让这些皇朝士兵感到莫大压力。

    他们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想害死全城的人吗?!”

    暗中的那名女子,也就是皇朝公主也不得不出现。

    “唉,我也想啊,只是资格战在即,和火灵族的朋友一起练功而已,如今异火失控,我也没办法。”

    “你们快逃吧,听说焚天异火在姜家失控过一次,差点把他们本宗都给烧了。”

    江辰也很为难,他确实无法掌控第四转的异火。

    继续下去,说不定真会直接失去控制,达到第九转。

    女子知道他在装蒜,但还是被吓得不轻,因为她不敢保证江辰真的不会那样做。

    又或者说,焚天异火可不是温顺的绵羊,真的会失控的。

    “你这疯子!”

    一旦焚天妖炎失控,将会带来一场灾难。

    江辰吃不了兜着走,她这个负责城中秩序的也会被问责。

    尤其她还故意纵容火灵族挑起这次事端。

    “你快停下!”她焦急道。

    “我也想停啊。”

    江辰挥舞着双手,人在妖炎中如神炉一般。

    “不要闹了!”女子大叫道。

    不仅是他,就连天灵等人也都有些不安,继续下去,焚天妖炎是会真的出事。

    “那你认为自己做错了?”江辰在火中问道。

    女子想也没想的点头。

    “如果一个人做错事应该怎么做?”

    闻言,女子咬紧牙关,很勉强的开口,“对不起”

    “声音太小了,你说什么?我可没空分神啊,你最好大声点。”江辰说道。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快把这该死的异火收起来!”女子大声道。

    “你还没说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啊,我都一头雾水,不是火灵族的人?”江辰还在问。

    “江辰。”天灵忍不住开口,那妖炎要真的炸开,全城的人都会有难。

    “我不该纵容三个灵族为难你,是我想要报复你上次的行为,是我不好。”女子也都快急得哭出来。

    “这样啊,那好吧,我尽力啊。”

    江辰会心一笑,双手开始结印,焚天妖炎一点点收回到他体内。

    他不能运转自如第四转,但可以收进体内化解掉。

    嗯?

    在这关键时候,有一道剑芒悄无声息的打入到异火中,直奔江辰而来。

    江辰吓了一大跳,异火险些暴走,吓得女子身子发抖。

    “你这王八蛋!”

    他们没有注意到剑芒,还以为是江辰在吓唬人。

    倒是江辰真的被吓到了,那道剑芒是真的致命。

    出手的人就是想要让他失控,使得焚天妖炎肆虐整座城。

    真的那样话,死伤将会过万。

    幸亏青魔和黑龙都已经苏醒,帮他出手化解掉剑芒。

    江辰赶紧把异火全部收入体内,四处寻找着那名剑客。

    目光从近到远,先是看到几具火灵族弟子的尸体,街道上行人和屋顶一大群旁观者。

    根本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那一道剑芒。

    “一旦得手,我将万劫不复,看来不仅火灵族不能玩火,我也要慎重。”

    江辰后怕不已,这些天大出风头,让他有些飘飘然,刚才的行为确实危险。

    这时,一双漂亮的血红色眼眸凑了过来,透露出极深的怨念。

    “你这个王八蛋!”女子骂道。

    “公主殿下,这可和你刚才道歉的态度不一样啊。”江辰戏谑道。

    女子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江辰,你又杀我火灵族弟子!”

    火正宇从天而降,落在一处屋顶上,无比盛怒。

    那些拦路的火灵族士兵都被烈火烧死,对于火灵族的人来说是莫大屈辱。

    “这可不怪我,他们选择这里练功多危险啊,稍微不留神,可就摔下去。”

    江辰耸了耸肩,拍着旁边女子的肩膀,道:“不信你问公主,他们都是练功死的。”

    火灵族弟子不是死于异火,而是在异火干扰下,被无尽火域反噬。

    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江辰留下来的伤痕。

    女子很嫌弃的睁开他手掌,朝着火正宇走过去,想要商量来着。

    “好,很好,你就继续得意吧,像你这样的人,一时风头出尽后,也该陨落了。”

    没想到火正宇没有发作,径直离开。

    “他把我也怪罪上了。”

    女子察觉到火正宇的态度,很是不满。

    当她要去找江辰麻烦的时候,发现江辰也带着自己的人穿过城区。

    “气死我了!”

    女子恨不得把江辰抓起来吊打一顿。

    广场处,人山人海,刚才发生的小插曲没有被人放在心上。

    江辰来的时候,喧哗声几乎要震破耳膜,好半会适应。

    无数的人在张望着,寻找今日值得关注的对象。

    “果然啊,又有面具男。”

    江辰等人很快发现最受瞩目的那伙人,十个有八个佩戴着面具。

    这让江辰想起以前在比试上也戴过面具。

    “面具男是怎么回事?”

    不过从旁人的语气和神色来看,那些人不仅是佩戴面具那样简单。

    “他们很有可能是灵族的灵子和灵女。”

    “灵族不想这些天才提前暴露,但也想要得到称号殿指引的传承,故而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所以每次称号之战,佩戴面具的人都是非常强的。”

    旁边的人都是知道,一人一句解释清楚。

    “江辰,刚才那道剑芒也来自那几个戴面具的人中。”青魔突然开口。

    刚才是他挡住那道剑芒,故意对气息很熟悉。

    “在哪?”

    江辰很想知道是谁如此丧心病狂,和自己有那样大的深仇大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