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处于一种玄奇的状态中,眼前天地万物变成波纹在荡漾着。

    头顶上雷声滚滚,让他非常焦急,偏偏无法抵御。

    所幸他很快冷静下来,认识到问题所在,平静心神,感受着这一切。

    很快的,第一道雷打了下来,和自然而成的闪电极为相似,但却是紫色的。

    “紫色神雷!”

    身为雷法的传承者,姚云彤吓得用嘴捂住嘴巴,但还是叫出声来。

    在她的目光下,江辰被紫色神雷劈中,整个人失去踪影,被雷光吞噬。

    在这一个瞬间,江辰脑海中如潮水般涌现出无数的念头。

    为什么修行?

    为了变强!

    为什么变强?

    为了重返圣域,去寻找答案!

    不对,都不对!

    大脑就像是正在炼丹的丹炉,都快要冒出青烟来。

    江辰满脸都是汗水,紫色天雷蠢蠢欲动,在接下来的时间如果没有悟透,就会把他轰成残渣。

    为了去往冰灵族,面见师姐!

    江辰又重新想着,但很快又被否定。

    修行目的到底是什么?!

    危急时刻,江辰灵光一闪,突然参悟,也不知道为什么,如同人一下子想到被遗忘的事情,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这种感觉。

    修行目的,就是为了变强!

    问鼎至高!

    踏上神路,飞扬临天下,成为武神人物!

    去见师姐、重返圣域那只是人生目标,不是武道。

    武道巅峰,是寂寞,是无敌,是一颗和天道抗争的心。

    在他想通那一刻,神海中,从道宫中获得的那些紫气开始绽放光亮,从体内喷出。

    紫光改变紫色天雷,两者融为一体,再被吸入到他体内。

    这股力量没有落入经脉,更没有进入到神海,直接涌入到心脏!

    姚云彤和天雷门主看到紫雷消失,见到江辰。

    “父亲,他这是……”

    姚云彤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江辰心脏部位出亮光,照亮整个人。

    这股光不是自身力量化为气芒出来的,是一种自然天成的光。

    可是这种光,为何会在江辰心脏出?

    这些种种,远远出姚云彤的想象。

    “道心,他在凝结道心,此子的天赋真是可怕啊!”玄雷门主震撼道。

    良久过后,白光消失,一切恢复平静,天空雷云散尽,明媚阳光照耀大地。

    江辰缓缓站起身来,自身气质更加内敛,小小年纪,有返璞归真韵味。

    举手投足的普通动作,都给人浑然天成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原因。”

    江辰找到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心里空荡荡的原因。

    一直以来,他修行目的都陷入一种误区中。

    在十万大山的南风岭,他修行目的是保住父亲留下来的东院。

    走出大山,修行目的是抗衡宁昊天。

    走出火域,修行目标是想着回来对抗王朝。

    ………

    回顾起来,江辰从来没有问过本心,武者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

    今日他悟道找到答案。

    答案非常简单,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追求巅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江辰自语道。

    天道,没有仁义,不管是高高在上的神王,还是一文不值的野草,在天道眼里都没有两样。

    “想要摧毁我是吗?那就来吧,我看你还能再输几次!”

    江辰抬头挺胸,望着蓝天。

    顿时,风云变色,大地从他脚下给人不堪重负的错觉。

    姚云彤恍惚间,都觉得江辰比他父亲还要强大。

    “前辈。”

    江辰早就察觉到这对父女,搞定一切后,他步伐矫健,来到玄雷门主身前。

    “哦?”

    玄雷门主见他全无倨傲之色,反而谦和温润,有些意外。

    后天练就神体的人有这样心性,称得上罕见。

    “江辰,很感谢你的玄雷变,玄雷门不会忘记。”玄雷门主说道。

    “事实上,玄雷门的玄雷变也不是特别残缺,起码完善成,我不过是举手之劳。”江辰说道。

    闻言,玄雷门主回头看向自己女儿。

    姚云彤连忙摇头摇手,表示自己没有告诉过自己这部分的玄雷变。

    “我是看姚姑娘得到完整玄雷变后参悟的时间推测出来的。”江辰轻笑道。

    玄雷门主一惊,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得不说江辰观察力惊人。

    “哪有成,顶多七成吧,云彤能那样快提升,是她本来进展就很慢。”玄雷门主客气道。

    “父亲!”

    性格要强的姚云彤可不会接受这话,马上走了过来。

    玄雷门主大笑一声,没有多说。

    忽然,玄雷门主打量江辰一眼,道:“我从你身上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是不是有把电剑?”

    “前辈,这莫非是你铸造的吗?”

    江辰把拍卖得来的电剑拿出来,想到对方的身份,心想应该是不离十。

    “我父亲一时兴起,要琢磨着炼器,结果没那个天赋,投机取巧,利用雷电完成电剑。”姚云彤还在生气,毫不留情揭短。

    江辰恍然大悟,电剑的铸造水平确实不算高明,胜在里面有天雷本源。

    “你把电剑当成吸收的资源啊。”玄雷门主抚摸着自己的电剑,无奈道。

    自己铸造出来的灵器没有被用来杀敌,让他很受打击。

    江辰讪笑一声,他有天阙剑和赤霄剑,自然用不上电剑。

    “我重新祭炼电剑,凝聚神雷本源。”玄雷门主又道。

    “多谢前辈!”

    江辰大喜望外,连忙道谢。

    能将神雷本源打入剑中,不管炼器造诣如何,雷法的成就绝对是不凡的。

    “不必谢,这只是玄雷门微不足道的报答,你若是有需要,尽可以说。”玄雷门主说道。

    江辰想了想,凭借着雷电之力可以在荒禁之地横行。

    荒灵具有寿元,他想拜托玄雷门主帮忙收集。

    不过他目光触及到姚云彤的时候,就打消了主意。

    荒禁之地无比危险,曾经葬送了整个古剑宗。

    他体会过险些失去父亲的痛苦,又怎么舍得给别人带来这样的伤痛。

    “前辈,多谢你的好意。”江辰说道。

    “江辰!自己滚出来受死!”

    正当这时,玄雷门所在的岛屿外面,传来怒吼声。

    三人一怔,姚云彤立马板起脸,气恼道:“竟然敢来玄雷门闹事!”

    “应该是被我划掉名字的灵族吧。”江辰倒是不意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