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率说明一切,不存在有假,飞羽也不怕那人发难。

    听他这样说,男子眼珠子转了转,没说什么。

    飞羽神飞色舞,又恢复冷傲形象,看向第四宫。

    江辰进入到第四宫中,方才知道第三宫的难度不过是小意思。

    这座宫殿同样被人搬空,什么都没剩下,而且十分昏暗。

    江辰四处张望,没有看到石像,倒是有着一副壁画,内容是一片建立在云端的天宫。

    壁画占据着四面墙壁,在仙气浓郁的云雾中,琼楼玉宇,若隐若现,看不到尽头。

    江辰不敢乱动,生怕又有什么突然变故。

    可就算如此,他也有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并且是来自壁画中。

    屏气凝神,江辰很快发现壁画中不仅是风景,还有人物。

    身穿战甲的兵将驻守着不同宫殿外面。

    每个兵将都是高大威武,英武不凡,身上那套战甲让江辰都是心生向往。

    “这些兵将是活着的!”

    江辰一惊,发现注视自己的正是这些兵将。

    如此诡异的事情让心智坚定的他也是感到惊奇。

    哼哈!

    响起的声音好像闷雷,是这些兵将发出来的。

    江辰成了他们眼中的侵入者,一个个眼中都冒着神光,从画中世界冲杀而来。

    在飞出壁画那瞬间,江辰仿佛真的看到那片天宫,云雾在飘动。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兵天将?”

    江辰不由想到,接着在大声抱怨道:“这数量也太多了吧!”

    四面墙壁,天兵天将如潮水汹涌而来,神兵闪耀,每个兵将气冲星河。

    在这狭窄空间中,都能把他给活活踩死。

    “难不成道宫对我有意见?”

    第三宫的十八个石像也就罢了,偏偏出现这么多天兵天将,江辰在想自己是不是被针对。

    在外面,那些等待的人也都是张开着小嘴,久久合不拢。

    天兵天将的气芒就连宫殿都掩盖不住,溢了出来,整座宫殿开始发光。

    “怎么会那么多天兵天将?”刚刚闯宫成功的飞羽也不理解。

    “他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每次都这样凶险?”姚云彤也是想不通。

    她最多一次也就是近千天兵天将,可现在江辰造成的动静,起码上万。

    “十万天兵天将!”

    江辰破口大骂,还没冲出来的天兵天将在大声嚷嚷着,宫殿里面已经没有落脚地方。

    他右手天阙剑,左手赤霄剑,什么剑式都顾不上,像砍西瓜一样快速挥舞着。

    焚天妖炎和天雷统统用上,不敢有藏私。

    成片的天兵天将倒下,化为紫气消失,可还是源源不断。

    江辰只要稍微慢下来,就会被淹没。

    “星火燎原!”

    “第三转!”

    江辰赤霄剑往前刺出,焚天妖炎尽显最狂暴异火的本色,烧光大片大片天兵天将。

    可眨眼间功夫,后面的天兵天将填补空缺。

    天阙剑风雷齐名,不过施展的是风之剑境。

    雷电之力太过雄浑,无法使用剑道力量带动。

    赤霄剑刚刚施展绝式,以至于出现力竭,情况变得危急。

    不过紧要关头,江辰灵光一闪,抛出天阙剑。

    “神雷化剑!”

    剑道力量带不动雷电之力,那就换个思路,反其道而行,雷电之力为主。

    雷法不受形式限制,能有诸多变化。

    悬挂在半空中的天阙剑释放出强劲的雷电,无数道电芒抽打而下,再次将天兵天将打退。

    还没等江辰高兴,又是一批天兵天将到来。

    “我服!”

    江辰大骂一声,大概知道了道宫的难度是根据一个人高低来的。

    哪怕是十万天兵天将,也不一定是绝路。

    就好像刚才在第三宫,江辰使出浑身解数,落下暗伤才通过。

    “不想办法的话,就算是通过也要死在这里。”

    江辰没有多想,将那片悟道茶含在嘴里。

    用力握紧剑柄,剑气疯狂飙升,像是没有极限。

    “不朽剑道,永垂不朽,剑道力量永不干枯!”

    “天兵天将又如何,将你们尽数杀光!”

    悟道茶的效果还没上来,倒是起到不小心理作用,江辰豪情万丈,信心百倍。

    他不再待在原地防守,反而是主动出剑,带动着天兵天将的行动。

    “刹那剑法:第三式!”

    当他施展这一剑的时候,人在宫殿消失不见,成片成片的天兵天将被收割,像是秋风扫落叶。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纵然是九霄神体也感到疲累的时候,天兵天将依然还有。

    在汗水迷糊眼前的一瞬间,一名天将的长枪拍在江辰腰腹上。

    虽然说天兵天将被杀了以后会消失,但是江辰却真正负伤。

    “可恶!”

    “风火剑轮!”

    江辰动用焚天妖炎施展风火剑境,恐怖如斯,整座宫殿都化为火海,不断燃烧着。

    就连在外面的人都能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他难不成还能通过吗?”飞羽不敢置信想到。

    十万天兵天将,每个人一口口水都能把人淹死。

    妖炎足足肆虐一分多钟,任何离开壁画的天兵天将会在顷刻间被蒸发。

    在烈火平息那一刻,宫殿空空如也。

    哼哈!

    然而,壁画中的天兵天将依然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冲进温度惊人的宫殿,杀向江辰。

    江辰正想爆粗口,但脸色猛地一变,握着双剑的手心仿佛出现一个源泉,不断给他力量。

    “剑道力量又突破了吗?!”

    江辰激动不已,不知何时,他嘴中的悟道茶已经融化,消失不见。

    稍微一回想,诸多剑道心得浮现在脑海中。

    他进入到道不尽,说不明的境界。

    霸道强势的气势尽收体内,锋芒毕露,剑光掩盖住天兵天将的光辉,在外面都是清晰可见。

    “这是剑道力量?大师水准?!变态,这是变态啊。”

    吴晖恨不得跪在地上朝拜,这江辰简直不是一般人。

    飞羽眉头也是难得的皱起,咬紧着牙关不放。

    “似乎你的几率数据不够准确啊。”

    男子回击他刚才说过的话,满脸得意笑容,像是对这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还没成功通过,过了再说。”飞羽不甘道。

    宫殿中,江辰任由着天兵天将冲过来,望着手中的剑。

    “大师,大师”

    在他被天兵天将给压在下面的时候,耀眼剑芒喷出,将所有天兵天将尽数搅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