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宫,是指一处悬崖峭壁。

    一座宫殿神奇般的建在悬崖上,下面的人没有台阶,没路上去。

    此时悬崖下有四五个人,正摩拳擦掌,要闯过第四宫,在山壁上留名。

    忽然间,每个人都感觉到身后传来不小动静,回头看去,现是第三宫出来。

    “那是……那是十八石像全都复苏了吧?”

    在第四宫的角度看下去,会轻易现殿内石像的动静,故而每个人都被震撼住。

    十八个石像同时复苏,难度之大,可以说是逆天。

    “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可怜的倒霉鬼。”有人讥讽道。

    这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合理解释。

    “真是有够倒霉的,无缘无故白死。”

    十八座石像全都开启,里面的人必死无疑。

    道宫存在这么多年,又经过无数人来寻宝,自然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只是看谁倒霉遇上罢了。

    “各位,我先来了。”

    他们的注意力很快放回到眼前,其中一个身穿白色羽衣的青年走上前。

    闯到第四宫,又不能飞行,这人的鞋面依然是一尘不染。

    他的面庞雪白,不见任何血色,宛如一块冰。

    纵然相貌不算特别出众,在这样的肤色下,也有着特殊味道。

    行走间,整个人十分轻盈,像是随时都会飞起来。

    青年来到悬崖下,抬头看着百丈高上的宫殿。

    他正要开始攀爬,在悬崖上边传来轰鸣声,大地在轻微震动。

    紧接着,无穷无尽的水流冲下来,如一头水龙在俯冲而下。

    青年一咬牙,没有退缩,伸出双手。

    与此同时,第三宫又生异变,众人熟悉的声音不断响起。

    “什么?!他成功了?!”

    “不可能吧,十八个石像的难度是必死啊!”

    “难不成是大尊者前来探宝?”

    “道宫能带走的东西早已经被收走,根本不存在任何宝物啊。”

    在几人惊奇的目光中,第三宫有一个人被送到他们这边。

    “是个年轻人。”

    “天尊的境界!!”

    被送上来的自然是江辰,他九死一生,使出浑身本事,终于来到第四宫。

    “看来闯道宫果然不容易啊,第四宫肯定更难。”

    本来信心满满的江辰遇到十八个石像同时复苏这样诡异的事情,有些拿不定。

    忽然间,他注意到一道道目光打量着自己。

    “不好。”

    江辰暗道,他身上没有伤口,炎帝的衣服也没有破损,但他情况很不妙,起码几分钟内不能再战。

    而他很快就看到吴晖等人说过的那三个家伙。

    一个地灵族,一个木灵族,还有一个半灵族。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叫水木的人皱着眉头,不动神色问道。

    江辰一怔,松下一口气,看来对方还不认识自己。

    他也没有解释,摆了摆手,服下丹药开始调息。

    “我问你话!”水木不满道。

    “我说,你们想干什么,别人伤成这样过来,你还打算找他聊天?”

    其他两个不明真相的人质问道。

    “和你无关。”

    水木想也没想回应一句,目光落在江辰身上,道“你是不是叫江辰?”

    江辰依然不动,要尽快恢复实力。

    “小子,你找死!”

    地灵族的壮汉见他不说话,愤怒的抬拳轰击而来。

    “嘿。”

    还好刚才问话那人来到江辰身前,道:“你们灵族还真是嚣张啊,别人在调息没看到吗?”

    “你要多管闲事?!”那半灵族喝道。

    “啧啧啧,不要吓我,你一个半灵族,也算是半个人类,未免太忘本了吧。”

    这人不把眼前三人放在眼里,嘻嘻哈哈,很是轻松。

    “可恶!”

    半灵族再次拔剑,剑道力量凌厉致命,剑光绚烂,照耀着悬崖。

    “我说过,不要吓唬我。”

    这人也很年轻,天震初期的境界,笑脸消失不见,目光一凝,看向半灵族。

    半灵族像是遭到重创,脸色一白,连连后退,剑势全无。

    “怎么会!”

    水木一惊,一个眼神还能有杀伤力?

    如果只是气势压人,也不可能造成这样效果,除非这人是大尊者。

    “怎么回事?”

    他和地灵族连忙问道,同时警惕起这个人。

    这个人和他的同伴先他们一步来到第四宫,并不认识,灵族的高傲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朋友,这人可能杀害我朋友的弟弟,驱赶我妹妹。”水木见到半灵族说不出什么来,只好说道。

    “你也只是说可能,也可能不是呢?我没想过多管闲事,这人调息好了,你们有什么恩怨再说吧。”这人坚持道。

    见他重新露出自信的笑容,三个灵族不敢轻举妄动。

    又过没一会儿,第三宫又出成功闯关的声音,接着姚云彤出现。

    水木不认识江辰,但认识她。

    见到她出现,目光又在四处寻找着,最后落在江辰身上,几乎已经可以确认。

    “嘿嘿,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多管闲事的人观察力很强,也看出什么,退到一边,静观事情展。

    “姚云彤,他就是江辰吧?”

    地灵族的壮汉寒声道。

    姚云彤一惊,马上看出江辰的状态,道:“你什么意思?”

    “不要装傻,和你在一起的人杀害刚阳,也就是我族弟,今日你也逃不了关系。”

    壮汉杀气腾腾,迈开脚步,朝着江辰走过去。

    “他不是江辰,我不认识他。”姚云彤拦在江辰身前,说道。

    “你这样一说,几乎可以肯定了,还是退到一边去吧。”水木可不信她这话。

    地灵族的壮汉五指握拳,拳头出清脆的声响。

    杀气化为飓风,风如刨刀,袭向坐在那的江辰。

    也在这时,江辰突然起身,暗伤尽数恢复,心脏强有力跳动一下,周身出现磁场,将杀气尽数抹去。

    “很焦急去见你族弟吗?”江辰冷笑道。

    “可恶!”

    听他亲口承认,壮汉忍无可忍,悬崖下的地面都在晃动。

    “杀我族弟,今日你必死,谁敢阻拦,就是和地灵族作对!”

    一声怒吼,是想震慑住姚云彤和刚才那出手帮忙的男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