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电之力,狂暴霸道,凶猛难挡。

    掌控雷电的人往往都是挥这个特点,肆无忌惮的攻杀敌人。

    姚云彤反其道而行,凝聚成丝线,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江辰大喝一声,挥拳打出去,动用体内的龙之力。

    拳力贯穿虚无,能将座山给摧垮。

    姚云彤面露嘲弄的笑容,仿佛看到一个人在自寻死路。

    噼啪!

    拳头挨到雷电,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江辰的手臂被甩飞出去,像是一般人触电的反应。

    “什么!”

    不过惊讶的人反倒是姚云彤。

    除了受到震荡,江辰没有任何事,和她预期相差甚远。

    “好强的体质!”姚云彤暗想道。

    同时,江辰使出瞬身之术,来到她的身前,双剑没有出鞘,人如战车,撞击在她身上。

    姚云彤的护体罡气出现破裂的声响,身子倒飞出去。

    不过在半空中,姚云彤稳住身子。

    “你找死!”

    她厉声叫道,不打算留有余力,双臂打开,雷声轰鸣,电芒疯狂交织着。

    “她已经达到惊雷。”

    江辰心想道。

    雷电之力,分为奔雷、怒雷、惊雷、天雷、神雷。

    他借助着那把电剑,曾经达到过天雷,后来减弱到惊雷。

    也就是说两人水平是相同的。

    “她的雷法比我还要精妙,难道她也有神术?不对,是她心神全放在雷电这块。”

    不像江辰自己,奥义武境双修。

    这说不上谁对谁错,因为江辰只要拔出双剑,就能分出胜负,这叫有失有得。

    “够了。”

    山腰处,响起一个声音,无比的沧桑,但却低沉有力。

    两个字不带命令和怒斥,只是简单一说。

    可散出来的威能瞬间让姚云彤从空中摔落,雷电之力消失不见。

    江辰也不好过,一股压力镇住自己,连动下手指都很困难。

    “道宫不限人数,要来就来吧,上山后谁还动手,死。”

    那声音再次响起,最后一个死字落下来时候,江辰和姚云彤齐齐变色。

    二人不怀疑说话的人实力,绝对可以说到做到。

    “那就是道宫的看门人吗?”

    上三界布下禁制后,还分别派人在十个入口看守着。

    时至今日,看门人都已经非常老朽,寿元所剩无几。

    旋即,一行人继续上山,先前被姚云彤点过名字的人也都有了底气。

    姚云彤很不满,迁罪于江辰。

    “道宫结束后,我们再打。”姚云彤不服气道。

    江辰也大概知道这女人的脾性,耸了耸肩,没有回应,打不打都无所谓。

    “听都没有?!”

    姚云彤见他无视自己,怒道。

    “没有比的必要。”江辰说道。

    仅是雷电较量,可以说难解难分,可真的打起来,他完胜对方。

    “走着瞧!”

    姚云彤没有暴走,反而控制住自己情绪,放了一句狠话。

    “朋友,你惹了不小麻烦,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有人向他说道。

    “这个女人来历很大吗?”江辰问道。

    “你不知道吗?”

    这人大吃一惊,告诉他姚云彤是三皇境非常特殊的一脉传人。

    玄雷门。

    不是什么大教,门中最多不过三人,拥有一门雷法,一脉单传,传男不传女。

    因为姚云彤的天赋太好,不传其雷法完全是浪费。

    姚云彤打破规矩,引起中三界各个势力的关注。

    雷法,传男不传女,就是不想落在他人之手。

    如果是女子,他日嫁人,再传授子女雷法,雷法可就不归玄雷门。

    各大势力都是抱着这个想法,想把姚云彤给迎娶回去。

    加上姚云彤美貌,有不少的追求者。

    江辰今日和她作对,来日就会有人帮忙出头,给他教训。

    听完,江辰不以为然,这和之前生在辰曦上的事情相似。

    他连宋昊之流都敢揍,还怕什么?

    来到山腰处,众人看到道宫,一座破败的殿堂,雄伟壮观,可惜的是,到处都能看到岁月的痕迹。

    门口坐着一个老人,正是刚才制止江辰和姚云彤打斗的人。

    那是一个江辰见过最老的老人,身上肌肤干瘪,能清楚看到血管,一双眼睛无比浑浊,眼珠都快看不到。

    “闯道宫会有生命危险,量力而行。”

    但是他说话很有力,说明在腐朽的身子下,还有着无穷力量。

    道宫的门自行敞开,出让人头皮麻的吱吱吱声响。

    众人相视一望,都有些犹豫,尤其是第一次来的人。

    倒是姚云彤第一个飞入到黑漆漆的门内,气息马上消失不见。

    江辰知道这只是入口,道宫中另有一方天地。

    他脚步迈出,第二个进入道宫。

    门内一片漆黑,不是因为光线不足,是因为这里是黑暗世界,光线照射不进。

    江辰不断往前飞,但因为没有参考物,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动过。

    回头一看,门口在进来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不知道过去多久,黑夜消失不见,一个世界渐渐展现在眼前。

    他看到壮丽的山景,千丈瀑布飞流直下,群山绿意盎然,有云鹤成群飞过。

    视线从远处收回来,江辰就看到自己在一片院子中。

    院墙,拱门、廊道、石像处处都透露出古老气息,背阴的墙面上还能看见青苔。

    “不能飞。”

    江辰很快现这点,这也就意味着他只能依靠着双脚,这片天地也就显得更加辽阔起来。

    “挑战在哪呢?”

    江辰四处张望,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气息,倒像是来游玩古迹,微风中带着草木的芳香。

    他穿过一道拱门,见到一个宽阔的演武场,建在山崖边上。

    江辰踏入演武场,依然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

    “说好的挑战在哪里?”

    江辰心里没底,四处张望着,很快现蹊跷的地方。

    演武场是由着一块块四方形的青石铺成,除了棋盘一样的纵横线路,还有着许多条弯弯曲曲的纹路。

    此时他的双脚就踩在其中一条上面。

    这条纹路从他猜的地方出光芒,快延伸着。

    江辰视线跟着移动,见到光芒的源头通往边缘的一个石像。

    那石像龙虎身,又高又大,在光芒激活下,外壳快剥落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