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劲弩在男孩的手上都显得袖珍,箭矢也就一根手指的长度。

    江辰神情很凝重,散着寒光的箭头充满着危机感,被锁定后,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嗖!

    男孩扣动扳机,箭矢一闪而过,射向江辰面门。

    千钧一之际,江辰右手往脸上一挡。

    手掌雷电交织成坚硬的护罩,又是无瑕神体,依然被这一箭给射穿。

    江辰眉头紧皱着不放,箭矢射穿一半停下,伤口看着触目惊心。

    “他竟然挡住荡神弓的一箭!”

    船上的那些陌生人看到这一幕格外惊奇。

    男孩本是满脸狞笑,可看到没有结束江辰性命,笑容僵住,接着很气恼的重新搭箭。

    江辰冷哼一声,冲到对方身前,巨力将男孩震飞出去。

    不等男孩落地,江辰身子一动,掐住他的脖子。

    “放开我……你这混账!”

    男孩涨红着脸,弩箭无力从手上摔落。

    依然不见惧意,好像是他受到委屈。

    江辰五指力,让他说不出话来,眼神阴冷。

    “江辰公子,还请冷静!”

    辰曦慢步轻移,神情紧张,生怕出什么事。

    “他是你弟弟吗?”江辰问道。

    “什么?”

    辰曦愣了下,不明白问这话的意思。

    “他和你什么关系?”江辰又道。

    辰曦这下明白过来,轻轻摇头,道:“他是我朋友的弟弟,还请……”

    话没说完,江辰已经松手,男孩落在地上,剧烈咳嗽着,胸膛快起伏,贪婪呼吸着空气。

    “小杂种!我要你命!你敢这样对我!”他抬起头,怨毒道。

    到现在,他什么事都没有,反倒是江辰右手手掌鲜血淋漓。

    江辰什么也没说,赤霄剑出鞘,道器级宝剑引起一片惊呼声。

    下一秒,这些人的惊呼声停住,像是被人扼住喉咙,说不出话来。

    赤霄剑点在男孩神海部位,一簇妖异的火苗破体而入。

    男孩痛苦大叫起来,皮肤下能看到炽盛的火光。

    少数人现火光沿着神海,朝着周身各处的经脉蔓延,到全身范围后停下。

    “你!你废了我?!”

    男孩停下惨叫,满头大汗,一脸怨恨。

    江辰不仅是废掉他的修为,还彻底让他变成废人,浑身经脉都被焚烧,没有重修的可能性。

    九岁武尊,天纵奇才,转眼间沦为废人。

    “小小年龄,如此歹毒,废你修为,免得祸害世人。”

    江辰拔掉手心的箭矢,伤口以肉眼可见度痊愈着。

    “他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啊?”

    “凭借着血肉之躯挡住荡神一箭,这种体质,真的恐怖!”

    “他将李天华废掉,真是胆大啊,他知道李天华哥哥是谁吗?”

    “我看是不知道。”

    江辰听得这些议论声,不以为然,九岁武尊,除了自身天赋外,离不开大势力的栽培。

    然而,男孩的所作所为,换是成年人,早已经被他斩杀。

    “江辰公子……”

    辰曦走了过来,传声道:“你快逃吧,不要露面,否则有灭顶之灾。”

    江辰不用问,也知道马上会有人帮男孩出头。

    以男孩刚才肆无忌惮的出手,来人不会把他性命放在心上。

    “辰曦姑娘,丹皇船的情况如何?现在是什么情况?”

    江辰没有忘记登船目的,船上多出这么多人,其中有炎帝传承者,他不可能不担心。

    “这些人是得知丹皇船遭到重创,放心不下,前来看望我。”辰曦不好意思说道。

    江辰一怔,接着哭笑不得,敢情是这样。

    “这些都是上三界的年青一代吗?”

    江辰扫了这些人一眼,大多数人都是居高临下,姿态傲慢,此时个个都是幸灾乐祸。

    “这样的话,他所在的家族不能直接来到中三界杀我吧?”江辰说道。

    他身为丹会天丹师,光是这身份,男孩所属的势力要动手会遭到制衡。

    “不需要动用势力,他的哥哥就在船上!”

    辰曦说道:“他身边有高手保护,若是你借用武帝的力量,他们就会出手,如果你不借用,不是他哥哥对手。”

    话说到这份上,辰曦毫无疑问是站在他这边的。

    “他的哥哥很强吗?”江辰好奇道。

    “你怎么一点都不焦急啊!”辰曦见他好奇心这样重,都不知该说什么。

    忽然,周围的人表情都有异变,因为一个脚步声响起。

    “不好!”辰曦咬了咬牙,向来从容自信的她也拿不定主意。

    江辰已经见到来人,立身于台阶上,俯视着江辰。

    这是一个外貌看上去平凡无比,气势全无的男子。

    可当江辰使用天眼看去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

    此人气血旺盛,宛如神炉,蕴有无穷力量,远身怀异兽血统的宁昊天,有股汹涌滂湃的龙气。

    他一言不,站在那里,双眼射出两道神光,要把江辰给射穿。

    “李天群!”

    有人情不自禁喊出他的名字。

    “哥哥!快帮我斩杀他,为我报仇啊!”

    一直隐忍的男孩用最快度来到他身边。

    “事情经过,我已经知晓。”

    李天群面无表情,不见怒意,看向江辰第一句话就是:“这件事,我弟弟有错在先。”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他又道:“可是你不该毁掉他的未来,看在你是辰曦的朋友,自毁修为,跪下来磕头,我放你离开。”

    他的语气不是商量,是在命令,不容置疑。

    甚至还能听出他已经让步了,没杀江辰是一种开恩。

    “我没斩杀你的弟弟,也是因为辰曦姑娘。”江辰的回答让丹皇船陷入沉寂中。

    李天群的话很过分,可他完全有资格这样说。

    江辰浪费一次可贵的活命机会。

    “那么……”

    李天群迈开脚步,从台阶走来。

    每一步,丹皇船都在晃动。

    “上天入地,没人能救你。”

    他口气依然平淡,可杀机弥漫。

    “辰曦,让到一边去吧。”

    他看了眼丹皇传人,嘱咐道。

    和中三界的青年才俊不同,上三界的人和辰曦相交都是平辈。

    “李公子,这是一场误会,是你弟弟先要人性命的。”辰曦为难道。

    “我弟弟错了,但是没人能动。”李天群又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