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世界疯了吗?还是我疯了?”

    目睹这一切的人抱着自己脑袋,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两天后,中三界震动。

    二十余名闯过道宫的天才被江辰按在地上打,毫无还手之力。

    得知其中有火正宇和宋昊二人时,各地震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开始打听详情。

    “该死的姜家!”

    等到有眉目通过中三界各个情报组织传出来的时候,那些和被打天才有关的人都骂起八神境的姜家。

    江辰斩杀神机公子的时候,说过自己乃是武帝门徒,惊动整个中三界。

    可后来姜家说江辰那位武帝师父早已经不存在于世上,无法给江辰带来战力上的帮助。

    故而,人们的态度就和夏侯家前后反差一样。

    也是火正宇这些天才瞧不起江辰的原因。

    现在,人们得知江辰在广场上借用的正是武帝力量,吓得八大灵族都不敢出手,只能逃逸。

    “丹武同修的至高成就啊。”

    再想到丹火盟和丹会的比试结果,中三界的人们再次对他刮目相看。

    又过去半个月,被江辰痛殴的天才先后放话,定要给江辰一个教训。

    尤其是风灵族的吴子明,脊骨被打断,纵然是身为灵族,也休养了好多天才痊愈。

    “称号之战,要他的命!”

    正式比武,不得借用外力,是杀江辰的大好时机。

    好不容易等到风波开始平息,又有一件事搅动中三界的风云。

    一名来自下三界的年轻人进入道宫,闯入第四宫,留名前十。

    顿时,中三界年轻一辈全都疯狂。

    第四宫天才是最高队列,前十皆是风云人物,万众瞩目。

    一开始,大多数人还以为是江辰,因为他来自下三界,武帝门徒。

    但很快,就有人发现第四宫刻下的名字是三个字:宁昊天。

    一时之间,他风头盖过江辰,引起一片哗然。

    江辰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最后的冲刺。

    “第四宫吗?难怪敢如此嚣张,等着。”

    得知宁昊天的消息,江辰明白了他先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宁昊天的实力堪称飞跃,和姜哲、吴子明等人相媲美。

    这让江辰对道宫产生不小兴趣,想要去试一试。

    在那之前,他要借助着两件重宝修行一段时间。

    只是闭关的地点让他难以抉择,三皇境人生地不熟。

    仔细想想,整个中三界都没熟悉地方。

    “丹皇城不仅能穿越位面世界,也有修炼室,江辰公子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开始吧。”

    得知江辰的烦恼,辰曦提议道。

    江辰求之不得,丹皇船在中三界可是被个各大势力重点保护着,没人敢来侵犯。

    只是又欠辰曦人情,江辰再敷衍师父一事也会愧疚。

    “人情慢慢还吧。”

    江辰没有矫情,在丹皇船开始修炼。

    这让许多人议论纷纷,猜测着江辰和辰曦的关系。

    关于外人的流言蜚语,江辰并不知道,他正在丹皇船的修炼室中。

    辰曦没有说谎,丹皇城的修炼室比得上大势力,是江辰从九天界开始,用过最好的。

    他把源天石放在修炼室地板上,马上发生的神奇一幕。

    源天石凭空飞起,散发出无数道光束,交织缠绕,延伸向修炼室各处。

    江辰一惊,没想到这间修炼室有这样的神效,直接激活源天石的力量,省了他不少探索的时间。

    他盘腿而坐,感应着源天石奥义。

    源天石,修炼资源中不可多得的宝物,有明心、明我、明道的神效。

    石中玄妙,会指引一个人方向。

    而这个方向,通往着神路。

    通俗来说,源天石会让一个人找到修炼到武神的道路。

    这和自身天赋也是息息相关的。

    尽管存在着一个废材通过源天石也能达到武神的说法,可需要的源天石恐怕要填满整个九界,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小一块源天石,江辰不指望会有神路,能作用于天尊三境即可。

    在自身和源天石感应逐渐融合时,江辰闭上的眼睛能看到眼珠子在动,脑海中变化万千,无数念头在碰撞。

    他的无瑕神体发生反应,烈火升起,要不是炎帝的衣物,又会变得浑身精光。

    扎根在体内的九霄神脉也产生奇异的律动。

    “神体,神脉。”

    江辰像是无意识的默念着两个词。

    源天石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自身最大的底牌,是这两项。

    异火、剑道都是诠释这两项强大力量的手段。

    “自身,方才是最强。”

    “人类,是最为弱小的种族。”

    “但是,正因为我们天生什么都没有,所以才能驾驭一切!”

    一句句话从他嘴中说出,江辰从坐着变成站姿。

    与此同时,丹皇船的上空,原本晴空万里,突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丹皇船依然还停靠在天圣城,城中的人来到大街小巷,张望着天空,对这反常的天气感到不解。

    突然,银色照耀天地,银河般的闪电伴随着轰隆声落下,朝着丹皇船轰去。

    丹皇船内部传来能量运转的闷响,防御力量化为光盾。

    然而面对雷电毫无作用,被轻易贯穿。

    丹皇船剧烈晃动,开始出现倾斜。

    但这远远没有结束,雷云不仅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夸张,黑压压一片,覆盖着整座城。

    “这绝对不是普通雷电!”

    “劫雷吗?难道有人在天圣城突破大尊者?”

    “这不是害人吗?在人多地方突破?”

    “不是,那不是劫雷,是天雷,也不对,不是普通的天雷。”

    有人看出什么,但似乎是太过久远的事情,一时之间都找不到合适的叫法。

    “想起来了,是天雷劫!”

    “不就是雷劫吗?”

    “只有达到大尊者以后,突破境界才会和雷劫有关吧?”

    “对啊,因为一个人修行要占用无数资源,天地不容,突破会有雷劫,但是渡过者都会有脱胎换骨变化。”

    城中的人七嘴八舌,也说不出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第二道天雷也要落下。

    正当丹皇船要承受灭顶之灾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中飞出,迅速朝着城外而去。

    天雷跟着移动,目标正是这人。

    “江辰?他的境界和天雷能有什么关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