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章节内容开始    辰曦承认五百年前的丹圣确实面临过这个问题,大厅马上陷入到一片议论中。

    天丹师也都正视起这个问题,想着如果是自己的话该怎么解决。

    辰曦说道:“如果有谁的回答接近,就会获得这枚源天石。”

    这话一出,马上引起轩然大波,本来众人只想着在辰曦面前有所表现,不追求奖励。

    可是这块源天石拿出来后,每个人都改变主意。

    风灵族高傲的吴子明也是面露渴望,眼神炽热。

    江辰也不意外,源天石的价值几何?是和火陨天石齐名的存在。

    只不过是火陨天石来自天外世界,比较珍贵,数量稀少。

    源天石要稍微好些,不过也被大势力的大能掌控着,很少会有出世。

    现在辰曦拿着一块源天石作为奖励,只能说丹皇传人好大手笔!

    当然,辰曦那块源天石没有江辰得到火陨天石大,重不过一斤,被她一只手握住。

    尽管如此,也叫在座的人疯狂。

    “我猜测丹圣是借用避火的宝物,才得以顺利炼丹。”马上就有人开口道。

    这话听上去很合理,可是只要细想就会发现有漏洞。

    “那也只是避火,丹圣要如何控火?”

    “是啊,十大技法都必须对火的控制到出神入化地步。”

    不等辰曦开口,就有人先后反驳。

    说话那人耸了耸肩,没有争持,辰曦说的是接近就可以,他的说法很占便宜。

    “还有人回答吗?”辰曦又问道。

    很快的,众人七嘴八舌,说出各种可能性。

    “这女人不会是在炸我吧。”

    江辰迟疑不定,他自然需要源天石,尤其是今天看到在场内那么多出色的天才,感觉到压力。

    他也知道丹圣是怎么炼丹的,因为他就是丹圣啊!

    又过没多久,大多数人都已经说了答案。

    最有可能的说法是丹圣借助着宝物,扭转乾坤,以凡人之体炼丹。

    还有就是丹圣理论知识过硬,指导其他人炼丹,自己在旁观察,其实从来没有亲自炼丹过。

    “怎么说呢?两个说法都不对,而且太过笼统。”

    辰曦不打算就这样把源天石送人,轻轻摇头。

    “首先,炼丹师必须依靠着自身,没有借助着宝物的说法,宝物只是起到帮助的作用。”

    “另外,丹圣亲自炼过丹药,在五百年前的圣域丹药比试下,他所炼制的丹药获得第一名。”

    听完,众人心生遗憾,同时更加好奇。

    “没有人回答吗?那我可要揭开谜底了。”辰曦笑道。

    “那个。”

    江辰没忍住源天石的诱惑,不由开口。

    刚才狂暴小火人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人们向他看来,反应怪异,眼神复杂。

    “我若是说出为什么,源天石会归我吗?”江辰说道。

    辰曦只是让众人去猜,猜到就会给,对于知道答案的人会如何,还不知道。

    江辰不想假装是猜到的,那太虚伪。

    “你知道?”

    辰曦听他这样的问话,眼珠子转了转,道:“如果你没有说错,源天石就归你。”

    “他不会真知道吧?”

    “难说啊,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成为天丹师的,知道隐情也不足为奇。”

    “真想知道丹圣到底是怎么炼丹的啊。”

    江辰站起身来,在众人的注视,用口水润了润喉咙。

    “丹圣”

    念自己的称号,江辰有种古怪的感觉。

    “丹圣在开脉仪式后被检查出天生绝脉,无法修行,不过丹圣酷爱书籍,如痴如醉,更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说到这里,在座的人无不是动容。

    从江辰的言语中,好像对五百年前的丹圣颇为了解。

    要知道,自从圣域位面通道关闭后,那段历史早已经被尘封,很少有人了解。

    也只有像是丹皇这样曾经去过圣域朝圣的老前辈知道。

    从他们的嘴中或是写下来的文字,人们得知有关圣域的冰山一角。

    “很快,丹圣的家人发现他在这方面是奇才,炼丹还是功法,都有过人见识。”

    “然而,由于自身无法修行,就算有心得也无法见证,故而他的父母给他找来两名孤儿,一男一女。”

    “在女的身上测验功法,男的负责丹药。”

    “后来,丹圣炼丹时,会和男童神识合一,进入到男童体内。”

    “这就是丹圣炼丹的秘密。”

    江辰说的很详细,因为这在圣域是人人皆知的。

    女孩男童从此伴随着他左右,形影不离,被称为是圣域第一公子的左膀右臂。

    “天啊,还有这样的吗?”

    “神魂合一?!这要两个人高度契合才能做到,不能有一丝迟疑和怀疑。”

    “会不会太残忍,用别人当成试练。”

    人们都不在意源天石,开始激动讨论起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想要表达。

    一时之间,大厅无比吵闹。

    只有辰曦静静看着江辰,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可以说面无表情,一双漂亮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辰公子,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良久过后,辰曦问道。

    这件事,她也是从师父那里听说过,但还没有江辰说的详细。

    “我师父那里。”江辰说道。

    这话一出,除了陈曦以外,每个人心里都想到一个人:炎帝。

    一个大帝活了五百年是很正常的事情,知晓别人不了解的历史秘闻。

    “没错,丹圣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炼丹,至于对两名孩童残不残忍,没人可以定义,因为他们对丹圣忠心耿耿,更是因为伴随着丹圣这段经历,使得他们的成就比肩大帝。”辰曦说道。

    “比肩大帝?!”

    在座的人一片哗然,取得如此成就,那还说残忍简直是愚蠢。

    对女孩男童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这是源天石。”

    辰曦亲手把源天石送给江辰,并且说道:“江辰公子,能否帮忙尊师?我想拜见前辈。”

    “哦?”江辰接过源天石,面露为难之色。

    “是我师父,有一件心事在心中已经很久很久,尊师对丹圣那样了解,或许可以解惑。”辰曦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