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颜如玉不容置疑,不等江辰表示,率先走在前面。

    这种情况下,江辰想要动手也不合适,摇了摇头,跟着离开。

    对于庞雄,江辰知道两人终会有一战,在称号之前就有可能。

    “年轻刀客排名。”

    江辰想起那些人的议论声,上次三界大比的时候,面对中三界下来的天才,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

    中三界的世界很大,故而一个排名榜可能会有成千上万个人。

    加上有些地方相隔太远,无法分出高下。

    于是,中三界的人利用武学来排名。

    剑修、刀客、枪师、拳掌等等。

    排名高低自然不纯粹是武学分高下,而是整个人的实力,只是根据使用兵器归类。

    “这个庞雄很强吗?”江辰问道。

    “你不是对手。”

    江辰等待的是姬音怡回答,然而走在前面的颜如玉开口道。

    她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来到他身前。

    “你今日的表现说不定会影响四天后的比试,你知不知道?”

    “说不定不会影响呢?”江辰说道。

    “你和天丹师比试技艺,会暴露出你水平高低,和庞雄动手,你会被打出暗伤,影响比试。”

    颜如玉在面对江辰的时候,明显在压抑着什么,说话透露出不安。

    江辰想到白轩之前的话,又联系起和颜如玉的师徒关系,心中了然。

    “颜小姐是在怪我抢了你的名额啊。”江辰说道。

    闻言,颜如玉眼神有不小的波澜,如果不是江辰,那这次十个年轻的丹药师中,绝对会有她的。

    甚至于之前江辰没有出现,丹会想要更换名额的时候,也是找的她。

    她本以为江辰不会再来,她有机会上台表现,为丹会争夺荣光。

    结果今天

    “丹会其他的人炼制天丹的成功率在八成以上,而你的数据无人知道,甚至于你天丹师的身份都是丹会单方面自称,从来没在天丹师面前炼丹过。”颜如玉忍不住说道。

    这番话是事实,不过丹会之所以给江辰天丹师的身份,是有着自己考量。

    首先江辰掌握火龙技法,批量炼制八品灵丹,还有不少极品和精品。

    又能看出杨敬池是天丹师身份,只有天丹师能做到。

    然而,只要对他不足够信任的人,都会从这里面找到质疑的地方。

    “颜姑娘是觉得自己比丹会还要聪明吗?”江辰问道。

    这话让颜如玉哑口无言,诸葛长老一直强调想要江辰参加,她和师父都不明白为什么。

    哪怕一切是真的,江辰也太年轻,还不如她上。

    除非江辰有远超其他九人的本事。

    问题是他丹武双修,从年龄来看几乎没可能。

    “谁都有犯错的时候。”

    颜如很大胆的说出这话,不再理会他,和一起的队伍离开。

    “这女人真是自大,这样看不起老师。”姬如雪不满道。

    “那你觉得我能在比试中胜出吗?”江辰问道。

    “老师肯定没问题的。”

    姬如雪想也没想说道。

    忽然,三人发现自己被笼罩找阴影之下,像是有片巨大的乌云,但还是能听到破空声。

    江辰还以为是庞雄去而复返,很快发现不是。

    一艘飞行船从天空快速划过,刚才只是正好从头顶经过而已。

    “什么人敢在天圣城驾驭飞行船?”江辰吃惊道。

    他来天圣城的时候都是步行入城,还被严厉警告不得随意起飞,否则后果自负。

    江辰当时问凭什么,结果被告知任何人都是一样,哪怕是大尊者。

    江辰也就无话可说,既然人人都如此,他还是会遵守规矩的。

    “丹皇!”

    看到那艘船,姬家姐妹呆如木鸡。

    “真的假的?”

    江辰心中一凛,难不成马上就能见到五百年前的人物?

    “应该不是丹皇亲临,而是丹皇的传人。”姬音怡说道。

    主持丹火盟和丹会比试的,正是丹皇的传人。

    丹皇出自中三界,却不属于丹会,早已经前往上三界发展。

    对于中三界的人来说,丹皇是一个传说,一个谁都不敢得罪的人。

    哪怕是八大灵族和灵族皇朝。

    故而丹皇的飞行船来到天圣城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飞向中三界各处。

    到黄昏时,能看到大量的飞行灵器来到天圣城,停靠在城外。

    来自各大势力的青年才俊赶向丹皇的飞行船,特意来拜访。

    已经有消息传出,确实不是丹皇亲临,而是丹皇的传人。

    江辰在这段时间也得知丹皇没死,依然活在世上。

    这让江辰兴奋不已,有关圣域的事情,丹皇肯定知道不少。

    “不过我现在以什么时候去见他?现在他可是别人需要仰望的丹皇啊。”江辰不由想到。

    杨敬池来到他房间,向他说道:“丹皇传人宴请丹火盟和丹会的十名参赛者。”

    这其中也包括江辰。

    对于想要了解到更多信息的江辰,自然不会拒绝。

    “江辰,你就一个人去吗?”

    看到江辰打算动身,杨敬池不由问道。

    “不是说宴请十个人吗?”江辰不解道。

    杨敬池见他不知道情况,说道:“话虽如此,可毕竟是丹皇传人,也没说被邀请的人不能带朋友一起去。”

    “所以呢?”

    “很多地位超然的年轻人都想亲近丹皇传人,其中包括灵族来的人。”杨敬池又道。

    “然后呢?”江辰还是没听明白。

    “这场宴会就是一场较量,看谁的潜力和声势大,要给丹皇传人留下深刻印象。”杨敬池说道。

    终于明白什么意思的江辰忍不住笑了笑。

    “我一个人不带,单独一人,我想印象会更加深刻。”江辰说道。

    “但丹会和其他人不这样想啊,他们会以为你潜力不足,没人愿意与你结交。”杨敬池急道。

    “那又如何,四天后自然会见分晓。”

    江辰说什么都不会用这次可以参加宴席的机会去结交几个有权势的朋友,这会让他感到恶心。

    但是这样的话他不会说出来,免得让别人觉得自己故意显得清高。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无须横加指责,做好自己就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