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来到夏侯家的第三天,最后一次施针结束后。

    夏侯家主吐出一口浊气,满脸愉快,身体中的那股压抑烟消云散。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他夸张道。

    “夏侯家主,以后的日子里,循序渐进,就不会有事。”江辰说道。

    “那是当然,江辰!今天我们要好好庆祝。”

    本是直接离开的江辰听到这话,只能是无奈留下。

    又是第一天来时坐的那张长桌,坐满着夏侯家的成员。

    夏侯雪坐在江辰的旁边,恰到好处的妆容让她美丽动人。

    “夏侯家主,丹会催促,让我务必早日赶去天圣城,所以用完餐后就要离开。”

    江辰抢先道,否则不知道会被留在这里多久。

    “那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家雪儿还不错吧,完全配得上你。”夏侯家主也不忘自己目的。

    听到这话,桌上的夏侯家成员发出没有恶意的轻笑。

    夏侯雪低着头,手搓着衣角,表现的扭捏娇羞。

    要不是江辰见过那晚她和那男人幽会时候的热情,说不定还真会被骗。

    “夏侯家主”江辰正要开口说话。

    “老爷!”

    那名江辰一直很在意的管家从门外走来。

    这名管家乃是大尊者的境界,却是甘心打扮成管家。

    管家看了一眼江辰,眼神复杂,难以解读。

    旋即,他在夏侯家主耳边轻语一番。

    本来满脸灿烂笑容的夏侯家主没听几句,面色渐渐冰冷。

    同桌的人也纷纷识趣闭嘴。

    一时之间,桌前的气氛无比诡异。

    “确定吗?”夏侯家主看着江辰不放,问道。

    管家直接点头,没有多说。

    夏侯家主又是一笑,只是笑容有些阴森,他身子前倾,靠近江辰,给人莫大压力。

    “江辰,你的老师自称炎帝是吧?”

    “嗯?”江辰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倒是佩服他翻脸比翻书还快。

    啪!

    夏侯家主猛地用力拍桌子,怒道:“姜家花打听到消息,九界中,自称炎帝的人只有一人,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失去踪影,生死不明,那是你师父吗?”

    “有什么问题吗?”江辰没有回答他。

    “你的师父是不是已经死了?”夏侯家主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江辰好笑道。

    “你这个该死的小骗子!”

    夏侯家主翻脸不认人,将眼前的餐盘朝着江辰砸过去,沉声道:“死掉的武帝,还能算是武帝吗?”

    原来,在得知江辰的师父是武帝时,最惶恐的是姜家。

    姜家甚至都想要找到江辰,向他赔礼道歉。

    不过在那之前,他们要确定这是不是真的。

    故而,姜家不惜向上三界买消息,得知炎帝一事。

    紧接着,姜家迫不及待公布得来的消息。

    就算江辰有一个武帝的师父,这个师父也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江辰无法借用武帝的力量为他做什么。

    甚至,姜家还打听到,炎帝的传承不只是一个人,只要手指上戴着一枚形状类似于火焰燃烧的戒指,都是门徒。

    夏侯家主定眼一看,果然发现戒指。

    在菜肴泼洒到江辰身上前,就被他身上的怒火燃烧殆尽。

    江辰站起身来,冷冷道:“夏侯家主!我来是给你治病的,没说过我师父任何话吧?”

    他是真的生气了,哪怕他没有武帝师父,又能怎么样?

    他又没有借着武帝的名声招摇撞骗。

    “你不老实!害我白白浪费感情,还有,如果不是姜家不说,你要是答应这桩婚事,就是骗婚!”

    夏侯家主气愤道。

    “爹,没必要为这样一个人生气的。”夏侯雪赶紧安抚自己父亲。

    江辰注意到饭桌上的人之前的善意全都消失不见,看他的目光都是变得不屑和怜悯。

    “我再重申一次,我从始至终就没想过答应这门婚事,相反的,我还帮你治好了顽疾。”

    说到这里,江辰实在忍不住了,骂道:“你们夏侯家的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

    “大胆!”

    大尊者的管家不允许他这样侮辱夏侯家,箭步上前,要给他一点教训。

    “你动手试试!”

    江辰也不害怕,道:“你们夏侯家恩将仇报,对付前来医治的丹药师,我看你们夏侯家还会不会有丹会和你们合作!”

    这话提醒了在场的人,管家也不由停下脚步。

    “现在已经不是丹会一家独大的时候。”

    夏侯雪在他面前的伪装都消失不见,道:“所以,丹会天丹师的身份也不值得一提。”

    她讨厌江辰说从来没有考虑过婚事的话。

    这让她觉得自己受到侮辱。

    江辰见她真实的嘴脸,耸了耸肩,说道:“你们夏侯家真是有趣,不管什么事情都先用身份来说事,我就问问,我治好你父亲,不收任何报酬,还欠你们不成?”

    “报酬,你还想收报酬?我怎么知道我现在好了?会不会有后遗症?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家伙,是不是给我错觉,让我以为自己好了?”夏侯家主质疑道。

    “那你们夏侯家打算怎么办?知道我武帝师父死了,还打算把我杀死?”

    江辰表情像是吃到什么恶心的东西。

    “给我滚出去!”夏侯家主手指向门口。

    话音一落,一支士兵走了进来,一步步逼向江辰,要把他赶走。

    江辰气笑了,道:“我自己会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来,看向夏侯家主,道:“记住,我给不认识的人治病,是一定会收报酬的。”

    在夏侯家主反应过来前,他一飞冲天,消失不见。

    夏侯家主冷哼一声,没有放在心上。

    “爹,我就和你说吧,不要那样焦急,你差点就让我我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废材。”夏侯雪说道。

    “这次是我看走眼了,现在的人真是够狡猾了,尤其是这些从下三界来的人。”夏侯家主说道。

    一场宴席不欢而散,夏侯家主回到自己房间。

    然而不知为何,他感到心里不安。

    倒不是因为愧疚,要知道他还在生气这些天的感情投入。

    可是他一颗心就是放不下。

    脑海中一直响起江辰最后说的那句话。

    “不会是?”

    夏侯家主突然想到什么,惊慌失措,用最快的时间来到密室所在,穿过弯弯曲曲的通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