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奈何只是灵尊后期的他几拳就被打飞,身上的铁甲到处都是拳印。

    不过他飞出去后,马上又有七八个黑甲铁卫冲上去。

    他们被打飞之后,又有十个人。

    车轮战也不过如此,这些人几乎是连绵不绝,都已经不追求拳脚能够打到江辰,直接往上面撞。

    有一次直接上百人直接扑上去,像是一座小山把江辰给压在下面。

    但只是压住没到两秒,这些士兵之间爆发出璀璨的白光,接着被喷涌而出的能量给震飞。

    江辰身上雷电交加,宛如天神下凡。

    “爽啊。”

    这样不断的爆发,就和做了一次全身按摩,说不出来的爽快。

    “风公子,你既然能杀死沐齐天,就不要我这些小士兵过招,我们两个陪你练练怎么样?”

    两名天尊看到自己的手下这个样子,都很不满,想要亲自找回面子。

    “你们会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江辰说道。

    这两个都是天尊中期,沐齐天还只是初期,而且除了境界,这两个天尊气场都要强大很多。

    “哼。”

    江辰的拒绝让他们很不满,但也不能说什么,不可能强行和江辰出手。

    “风公子?原来是他啊。”

    “没想到他会来城。”

    “姜家的城池,他当然回来。”

    城中的人们经过这段时间,也明白了江辰的身份和刚才发生的事情。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江辰是在练功,还以为他是在给姜家一个下马威。

    但不得不说,这个下马威确实起到作用。

    让城中很多不是姜家的人竖起大拇指。

    不论对错,能让姜家这个霸主在姜家自己的地盘吃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走吧。”

    江辰冲着姜末凉和小兰招呼一声,就在城中住下。

    让姜末凉没想到的是,江辰这次没有马上提出资源的要求,反而很平静。

    可是还没等姜末凉高兴,就发现江辰隔三差五会去找黑甲铁卫比拼一番。

    每次的难度都不一样,比如第二次的时候他只用一只手。

    第三次的时候闭上双眼。

    第四次的时候绑住双手,光凭着双脚败敌。

    每次黑甲铁卫都很不服气,要找回颜面,可无论江辰对自己有什么限制,最后还是他们惨败。

    在第四次的时候,姜末凉明白了。

    如果把一开始那几天当成是吃东西的话,那么这个风公子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消化。

    消化完之后恐怕就要开始冲击天尊。

    想到这种可能性,姜末凉有些担心。

    还才一个月不到,江辰离得天尊只剩下最后一步。

    “我为什么会有他达到天尊就能打败姜哲的念头?

    正当姜末凉感到担心的时候,她突然想到这一点。

    人们一开始不看好风公子的原因就是哪怕他达到天尊,还是离得姜哲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但是姜末凉开始担心是因为和沐天音那一战。

    让她觉得江辰不是普通的角色。

    于是她将这几天的详细经过和自己的担忧都写下来,传回姜家本宗。

    还是在那座山顶宫殿,还是在姜家族长议事的时候,有关风公子的情报被送到。

    姜家族长接过姜末凉亲笔的私信,看完后眉头紧着不放。

    “以后有关风公子的情报,不要在议事的时候带进来,影响心情。”姜家族长不满说了一句,再将私信传递给下面的人。

    “灵尊杀死天尊?”

    “掌握着神脉?还学会神脉对应的神术?”

    “现在已经是灵尊后期?”

    听到下面的人话,姜家族长怒道:“你们能不能不要用着疑惑的语气说着显而易见的事实?”

    没有人作声,因为这一切的问题源头都出在姜家族长身上。

    他们倒是很想问问,为什么当初一定要立下血誓。

    当然,这些人会这样想不是说和丹会开战比较好。

    他们是想着为了一个五行弟子,又是在不占理的情况下一定要神武审判不明智。

    “你们在事后自以为是的时候,好好想想当时的局势。”姜家族长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些人想法。

    下面的人想了想,都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当时谁会知道风公子这样有威胁?只知道是年轻的天丹师。

    到时候神武审判不一定要让风公子死,而是通过神武审判的结果控制住这个天丹师,未来的仙丹师。

    甚至姜家族长都已经想好要求,那就是让风公子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他们姜家炼制一枚仙丹!

    可现在,仙丹不仅没有,很可能还会出大事。

    “你们先下去吧,另外把姜哲叫来。”

    姜家族长看到这些人实在想不出办法,也不再抱希望。

    下面的人离开后,姜哲从门外走进来,默默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句话也不说。

    “还在生我气?”

    姜家族长说道:“如果我们能捆绑住一个天丹师,将来让他炼制一枚仙丹,还不是给你准备的?”

    闻言,姜哲神情有所缓和,但也露出了质疑。

    “将来你也是要当族长的,目光要放长远一点,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个雪地故事吗?”

    “在一片雪山中,很多无法修行的人要进山做工很长一段时间,粮食成为非常大的问题。所以那里的人会在来往的路上放置一部分食物。”

    听到这里,姜哲想起了这个故事,道:“我记起来了,父亲说过这样的话,有些人和有些事就像是那些路中的食物,或许不是最紧缺的,但总一天会用得上。”

    说完,他露出沉思状,在想着身为一个合格的族长应该怎么有的思考。

    姜家族长面露赞许,自己的儿子是可造之才,这点是不会有错的。

    “不过,我认为那所谓的风公子不过是碎石头,没有任何价值。”姜哲说道。

    不由得,姜家族长面露无奈之色,年轻人心高气傲,可以说是一种通病。

    “你错了,风公子是营养丰富的一顿。”

    姜家族长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就连方问天都想着要杀死风公子免除后患,你还会闷闷不乐吗?”

    “这话什么意思?”姜哲云里雾里,不太明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