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灵山中,雷电经久不衰,形成一片雷池。

    江辰人在其中,衣物瞬间被撕裂,身体承受着剧烈的冲击。

    尽管他是神体,还有神脉,可是聚集而来的雷电太过凶猛,超出他现在能承受的极限。

    在江辰被碾碎之前,他伸手抓住电剑。

    顿时,电剑的电弧覆盖着全身,形成一个特殊的保护。

    不仅不会遭到伤害,反而能够尽情吸收雷电。

    这是因为电剑里面也有类似于人体雷核东西,是铸造者留下来的,能被持剑者所用。

    江辰没有拿来杀敌,反而是借机修炼。

    在强大的雷电之力面前,十二枚太元丹的药性没有撑爆他的身体,反而作用于全身上下。

    在此期间,江辰拿出两枚天丹,自然就是阴阳造化丹。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服用这两枚天丹是很有讲究的,出现任何差错都会要他性命。

    如今他有雷池护体,没人敢来打扰。

    阴阳双丹在雷电中绽放出黑白两色的光芒,不停旋转着。

    药性也在这时候挥洒成星光点点。

    黑白两色星点碰在一起时,造化无穷。

    江辰张开双手,任由着这些星光落在身上,再进入到体内神海中。

    在这过程,整片雷池变得汹涌澎湃,无数的电芒冲天而起,照亮着整片天空。

    “可怕。”

    万宝城的人们已经找不到其他的话来形容。

    就是不知道在这样的声势下,江辰会取得什么成就。

    他的境界会不会有所突破,是突破到灵尊后期,还是直接跳到天尊。

    毫无疑问,后者是不太可能的。

    而如果是灵尊后期,依然不是沐齐天的对手。

    正是因为这样,不管灵山动静如何惊人,沐齐天都还算是镇定。

    灵山的动静维持了半个晚上,在开始消退的时候,整座山几乎成为平地。

    不少好事者偷偷飞到空中,想看看那风公子是死是活。

    不少人失望的是,江辰依然安然无事,反而换上新衣。

    然而,他的境界依然还是灵尊中期,没有任何变化。

    甚至于他那把电剑都变得平平无奇,像是雷电之力被抽走。

    江辰没有交代什么,返回到城中的住处。

    尽管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可是关于他的消息马上传遍全城。

    “搞什么啊,那么大的动静,境界都没变化吗?”

    “这就是所谓的雷声大,雨点小吧。”

    “现在那风公子要怎么办?趁机逃跑吗?”

    不得不说,在江辰造成那么大的动静时候,人们对于风公子和沐齐天的战斗有了期待。

    甚至都抱着他一夜之间达到灵尊后期的打算。

    可到头来还在原地踏步,叫人不解。

    “呵呵。”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沐齐天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给我带来的屈辱,我要千倍万倍还你!”

    没过多久,天空开始蒙蒙亮,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到来。

    很多这一晚上没睡的人们也不打算睡了,等着决斗开始。

    由于定的时间是在下午黄昏时,也就是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大部分人觉得无聊。

    万宝城的商会很快展现出商人的一面,推出赌局。

    不是单纯的谁输谁赢。

    如果是那样的话,很多商会都要赔光。

    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头脑,一场胜负的决斗分出各种赌局来。

    有的商会按照时间来赌。

    风公子三分钟内不落败,一赔十。

    十分钟内不落败,一赔三十。

    也有的按照回合来,比如说风公子能撑住几招。

    超过十招,一赔十。

    超过二十招,一赔二十。

    而且还要选最终胜负结果。

    超过十招,江辰反而获胜,那么压他输的人也不算赢。

    因为如果只是赌谁输谁赢,不仅没有悬念,还会让很多人利用规矩,做到稳赚不赔的。

    人们开始分析起沐齐天的战斗风格,以及他对江辰的恨意会不会决定动手的时候猫戏老鼠。

    大半天过去,万宝城上下好不热闹。

    姜末凉终于忍不住了,来到江辰的房间门口。

    她有些好奇江辰这时候会在做什么。

    等她竖起耳朵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时候,脸色一变。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均匀的呼吸声说明江辰在睡觉。

    “他还睡得着?”

    姜末凉走到门口敲门,敲了几下才发现房门没关。

    她犹豫了一会儿,推门进去,果然发现江辰在床上呼呼大睡。

    想到昨晚那样的修炼动静,精神疲劳也很正常。

    可是下面就要有大战发生,他还睡得着?

    “还是说,他不怕输?”

    姜末凉心想道,输了也只是丢脸,何况还是灵尊输给天尊。

    不过她来的目的也是这个。

    “你还没回去?”

    江辰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坐在床榻边上问了一句。

    “处理好今天的事情。”

    姜末凉说话时,打量了他一眼,确定境界还是灵尊中期后,肯定了心中猜想。

    “我希望你在动手的时候,明确和他说明血誓的情况。”姜末凉说道。

    江辰皱了皱眉,道:“你是担心到时候生死决斗,我若是死亡,这场因你而起的冲突会害了姜哲吗?”

    姜末凉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你为何不自己去和他说?”江辰问道。

    姜末凉依然不语,有些心虚的偏过头。

    “我来帮你说吧。”

    江辰说道:“因为你觉得那样很丢脸,去和一个境界不如你的人,为了一个你看不起的人求情。”

    姜末凉依然没有否认。

    “但你不觉得我去说,是故意为了活命吗?我就不丢人了?”

    “可是你能活命啊。”

    姜末凉激动道:“你以为沐齐天是善男信女吗?他有机会绝对会要你命的,方天问支持他,也是想要侧面打击姜哲!”

    “哦?”江辰有些意外方天问的动机。

    “姜哲和他都是天尊巅峰,彼此间的差距已经很却又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心态。”

    “如果你死了,姜哲就会想着会不会影响他自己,这样的状态下,如何是方天问对手?”

    姜末凉说道:“你还只是灵尊,棋子都算不上,只能是牺牲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