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件件宝物被拍卖后,在灵药之前,又出现江辰感兴趣的东西。

    一**灵丹。

    共有十二枚。

    十品的修炼灵丹,太元丹。

    品质极高,六枚普通,四枚极品,两枚仙品。

    不仅江辰感兴趣,只要是想要突破境界的人都很在意。

    一**十二枚,明显是万宝拍卖会故意安排的数量,让人正好突破境界。

    灵尊、天尊没有不需要的。

    江辰虽然能够炼制,可如果没有掌握异火,炼丹耗时耗力。

    像是这样一**灵丹,他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成丹。

    毫无疑问,他开始竞价。

    在场的人看到他一个天丹师还会竞价灵丹,大为惊奇。

    不过看到旁边姜末凉的反应,都明白过来。

    反正又不是自己花钱,有用就行,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这种灵丹你应该可以炼制,姜家也会给你提供灵药。”姜末凉不满道。

    她是心疼钱,如果江辰自己炼制,能省掉灵丹师的费用。

    万宝拍卖会拿出来拍卖,又会从中赚一笔。

    这些钱当然都是出在客人身上。

    “首先是时间和技术的成本,还有我不想。”

    江辰得意笑道,举起手来。

    最后这**太元丹毫无疑问落在他手上,比起其他人,他不需要衡量值不值。

    在场的人又知道这是花姜家的钱,也不敢使坏。

    “对了。”

    姜末凉想到什么,得意道:“那按照血誓你需要在当天服用吧?”

    “嗯。”

    江辰明白她想说什么,修炼灵丹不是突破灵丹。

    突破灵丹一股脑服下肚,一鼓作气修行就是。

    修炼灵丹是细水长流,在闭关的过程中分别服用。

    一开始全部服用,有害无利。

    “姜家打算让我一鼓作气吃下去吗?”江辰问道。

    “血誓的内容我每条都看过,这一条是模糊不清的。”

    姜末凉用他先前说过的话回答,道:“你不怕血誓发作的话,随便你。”

    有没有违反,血誓说的算。

    江辰没十足把握,因为如果可以分批服用的话,那可以钻的空子未免太大。

    “还有你要炼制的天丹,今日拍卖下的灵药不管有没有炼丹,都必须使用。”姜末凉又道。

    如果不是有这个约束,姜家真的会倾家荡产。

    和江辰说完这些,姜末凉满脸不情愿的去付钱。

    江辰则是在思考着。

    “阴阳造化丹炼制出来,再加上这一**,一鼓作气服下确实会出事。”

    “不过”

    江辰想到什么,手摸向电剑,找到办法。

    又过没多久,阴阳造化丹缺少的那一株灵药被放上来拍卖。

    一株灵药能得到在万宝拍卖会上的资格,自然是不简单的。

    “地灵芝!”

    雅琴在台上介绍道:“是许多炼制天丹不可或缺的灵药,而且无可取代。”

    “起拍价,一亿上级元石。”

    灵药最有价值的时候是成为丹药。

    起拍价是一亿,炼制出来的天丹会翻几十倍。

    姜末凉从小房间中出来,将那**太元丹交给他。

    她知道江辰所缺的灵药叫什么,故而很快认出拍卖的地灵芝是他要的。

    “你最好想清楚能不能吃得下。”姜末凉说道。

    “这你就不必担心。”

    江辰没有犹豫,举手报价。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就知道这株灵药要归他所有。

    倒也不是说在场的势力比不过姜家,只是价格超出预期。

    “风公子。”

    在价格达到六亿的时候,一等座另外一边有人开口。

    人们看过去,发现是位颇有气质的老者。

    身上衣物简洁明了,下巴蓄满着白须,使得那张方脸颇有味道。

    让人有种忽视掉他年龄的魅力。

    “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将这灵药让给我。”他说道。

    “公平竞价。”江辰说道。

    “我也是名丹药师,正在为五虚境的太虚门炼丹。”

    “五虚境?!他来自五虚境?”

    “难怪认不出来。”

    “特地跑来这地方,看来确实很需要这株灵药啊。”

    在场的人无不是惊讶。

    九境和十州不同。

    如果说十州是横向的,处于相同地位。

    那么九境则是一个梯形。

    谁处于高位,从名字就能听出来。

    比如说已经知道的五虚境、七绝境和现在所在的八神境。

    “太虚掌教的女儿身患炎寒绝症,拜托我出手医治,不求医好,只求续命。”

    说完,他看向台上,道:“我知道这样不合规矩,我也打算公平竞价,只是风公子”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不心疼钱的江辰几乎要什么有什么。

    “我们听听风公子怎么说吧。”雅琴说道。

    她最讨厌这样的事情,因为规矩就是规矩。

    今日有人需要灵药相救,明日就有人练功出差错。

    最后动摇其他人的利益,造成不可弥补的印象。

    如果江辰不答应,他们万宝拍卖会是很乐意得意的。

    不过,万宝拍卖行不愿意做恶人,江辰乐意吗?

    姜末凉很想听听他会说什么。

    “不行。”

    江辰说道。

    这是情理之中的回答,很多人不意外,但也毫无疑问对江辰心生鄙夷。

    “仗着姜家的财富为所欲为,又没有成人之美,真是小人。”方正义说道。

    再看那位丹药师,没有因此生气,反而很沮丧。

    “你把地灵芝买回去也只是续命,而我,能让她活命。”

    不想他后面的话引起不小波澜。

    只见江辰站起身来,走到那灵丹师面前。

    “你也懂医术吗?”

    这名丹药师有些不可置信。

    医、丹是分开的,但也可以结合,只是很少人会有涉及。

    “医术,略知一二,正好知道如何对付这个炎寒绝症。”

    江辰说着弯下腰,在丹药师耳边轻语一番。

    在其他人一头雾水的时候,丹药师豁然起身,神情激动。

    “喵喵喵。”

    人们听见他发出激动的叫声。

    众人一头雾水,接着才意识到他说的是“妙!妙!妙!”

    “原来还可以这样!奇才,天才啊!”

    丹药师抓住江辰的手臂不放,道:“如果能治好,太虚门会记住这恩情的!”

    他只是为人治病,却这样激动,是真的很想救人性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