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姜家不打算就这样吞下这口气,否则的话,姜家威望将会因此动摇。

    “那么我们一件件事理清楚吧。”

    丹会的大尊者也不意外,更是有恃无恐。

    不等姜家的人有所反应,三名大尊者的目光看向江辰。

    江辰走出来时,将天阙剑从储物灵器中拿出来。

    开口前,他拔出天阙剑。

    在夜晚中,不发光的情况下,天阙剑依然明亮清澈,剑辉可与明月争高下。

    “这是古剑宗的古剑。”

    江辰大声道。

    对于这座城的人来说,显然都知道这把最有可能成为道器的剑。

    “不说遗失在荒禁之地中吗?”

    惊讶过后,人们又是不解。

    江辰说出他从小荒地的故事,接着道:“姜家三名五行弟子得知我有古剑,不顾我一路保护小凡的恩情,千里追杀,将我逼入荒禁之地。”

    “我侥幸不死,抵达北斗荒,在来到翼州前,却发现一名姜氏弟子在那里围杀。”

    “我通过冲撞,把他带到荒禁之地。”

    说到这里,雷电环绕他全身,在一片莫名的目光下,他说道:“我依仗着雷电保护,侥幸不死,至于那家伙,死在荒禁之地中。”

    故事就这样简单,也没出任何人意料。

    事实上,在丹会的人出现前,每个人都知道江辰有冤屈。

    否则一个灵尊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杀姜家弟子。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冤屈有这样大!

    尽管江辰语气冷静,脸上也见不到怒意,可是换位思考,每个人都感到憋屈。

    天灵听到这背后的故事,不由心生敬佩。

    “够了吗?”

    在他说完,丹会的大尊者看向空中的那张人脸。

    “我姜家弟子死了。”

    姜家族长只是这样说了一句,没有辩解,没有歪理。

    “姜家弟子就能无法无天,任意乱来,无视人命吗?”天灵不满道。

    忽然,空中那张人脸再次发生变化,先是恢复能量光芒,接着这股能量形成一条通道。

    一名中年男子从中走出来,那张脸正是刚才见到过的族长。

    “家主!”

    在场的姜家队伍齐声叫道。

    “父亲。”姜哲的称呼要和其他人不同。

    姜家家主都没有理会,只是看着丹会三名大尊者。

    “没有满意答复,那你们丹会就做好永远保护他的打算吧。”他说道。

    这话让原以为这件事要平息的人们知道不仅不会平息,反而还会变得更加严重。

    “那姜家的打算?让我们把他送给你们杀死?”

    丹会的人也心生怒火,姜家霸道,他们早就知道,但亲身体会,才知道是有多霸道。

    “神武审判。”

    姜家家主说出四个字来,在人们惊讶的时候,手伸向了姜哲,道:“姜哲,你可有把握?”

    姜哲回答不上来,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要他去对付江辰?

    那无疑是杀鸡要用牛刀啊。

    “这太过分了吧。”天灵不满道。

    姜哲有多强,她心里是有数的。

    这样说吧,现在的神机公子能轻易杀死江辰。

    姜哲能轻易杀死神机公子。

    姜哲不仅是十州的风云人物,还是九境的年轻强者。

    丹会三名大尊者冷笑不语,这和让江辰直接送死没区别。

    “当然不是现在,称号之战的时候进行。”

    似乎也觉得丹会不可能答应,姜家家主退了一步。

    这让丹会的人开始犹豫。

    江辰心里冷笑一声,这位姜家族长的手段非常高明。

    先提出一个根本让人无法接受的无理要求,再变成可以考虑的过分要求。

    “太紧凑了,三年,三年之后再比。”

    丹会的大尊者只知道江辰炼丹天赋了得,对他的修行潜力一无所知。

    提出三年,只是权宜之计,到时候再说。

    “那要不十年更好?”姜家族长嘲讽道。

    “那没得说了。”

    “战吧。”

    “让我看看姜家还能狂到什么程度!”

    三名大尊者也有怒火,没有一味退让。

    “看来丹会真的很在意这个人啊。”姜家族长态度却又变了,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不少人知道,这是双方在试探彼此的底线。

    两个这样的大势力真打起来,烧起来的战火可是非常恐怖的。

    丹会的大尊者没有说话,态度坚决。

    “我们还没问当事人的态度吧。”姜家族长说道。

    一句话让人们的目光聚集在江辰身上。

    “切。”

    姜哲懒得多看一眼,心想这家伙肯定会找理由推脱。

    半年后就想和他一较高下?做他春秋大梦去吧。

    城中的人也不相信江辰会答应。

    “你们要战,那就战。”江辰的回答出乎所有人意料。

    三名大尊者转过身来,脸上写满着惊愕。

    “你说什么?”

    姜哲更加不爽,想知道江辰到底知不知道他,就敢说这样的话。

    “好,有底气。”姜家族长也有些意外,但非常满意。

    “不过在那之前,有件事是不是应该算清楚?”江辰又道。

    “什么事啊?”姜家族长饶有兴致问道。

    江辰目光看向一开始那位姜家大尊者,冷冷道:“一码事归一码事,那么请问我的字画该怎么说?”

    他如果不说,人们都差点忘记有这事。

    “字画?”姜家族长还不知道这事。

    “谁知道神作是真是假。”姜家大尊者不屑道。

    “哈哈哈哈,先把人东西毁掉,再说别人东西是假的,姜家厉害,确实厉害。”江辰大笑道,甚至鼓起掌来。

    饶是姜家再怎么脸皮厚,也被他这话说得无地自容。

    强硬是强硬,不要脸那就不一样。

    “文武院可以作证,是神作,还是独一无二的神作。”天灵说起这个,又是惋惜不已。

    “证据是你们毁掉的,现在要不要将人证也杀了?”江辰冷笑道。

    这话一出,不少人笑出声来,心想这个人的嘴巴不简单啊。

    “你给我闭嘴!”

    姜家的大尊者恼羞成怒,道:“神作就神作,不过是字画而已,赔你就是!”

    “就等着你这句话。”江辰笑道。

    这话让大尊者心生不妙,有种中圈套的感觉。

    “天灵姑娘。”江辰不理他,看向旁边的天灵。

    “圣武院出过一次神作,我想大家都知道,后来被武皇收去,当时的定价我想各位还记得吧?”天灵说道。

    闻言,姜家的大尊者面若死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