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明白怎么回事的人们收起妒忌和不甘,换上饶有兴致的表情。

    江辰没有如他们想象中尴尬到恨不得找个地缝。

    他的脸上充满着苦笑。

    在刚才,江辰确实想过是自己有什么特质吸引到天灵姑娘。

    到头来原来是他自己想太多。

    “天灵姑娘。”

    李白连忙起身,道:“风公子现在的座位是我好友陆远的,他有事不能前来,所以才会如此。”

    对于这样的话,凉亭内的天灵姑娘不为所动。

    “文武院建立的初衷是不受到势力、强者、世俗的影响。”

    “今日你朋友不能前来,明日别人朋友半路被杀,演变下去,该当如何?”

    这番话得到不少人的赞同。

    “可是”李白还要再说。

    “李白!不要给我们天武馆和翼州丢脸!”

    在对面的座位上,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呵斥道。

    “大哥。”

    李白念叨一句,无奈看向江辰,表示无能为力。

    江辰说道:“天灵姑娘的意思是即使这人没来,也该空着是吗?”

    “啰嗦什么!你想害得翼州成为笑柄吗?站到一边去!”

    李白的大哥毫不留情说道。

    “规矩如此。”天灵又道。

    “不过天灵姑娘一开始并没有直接驱赶,而是问我琴艺评价,是否我言之有物,就会不同?”

    江辰理都不理李白大哥,不亢不卑说道。

    “是的,可你第一句的评价,不算数。”天灵说道。

    “确实,要真在点评,那样一句话又怎么够。”

    江辰点点头,如果说他现在表现还算正常,那么下面的话可就让所有人哗然。

    “我之所以无法说出妙在哪里,是因为不够妙。”

    以天灵的声望,可想而知人们在听到这话时有多震惊。

    紧接着,就是汹涌的怒火燃烧过来。

    “李白,你从哪找来的狂妄之徒?”李白大哥怒道。

    “天灵姑娘,你介意今日流血吗?”

    与此同时,有一个人站起身来,这样问了一句。

    江辰向他过去,正好迎上那对杀气腾腾的黑眸。

    四目交接,江辰马上感受到这人的不同,不是泛泛之辈。

    而且这人的眉宇间他感到熟悉,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神机公子,果然一开口就不简单。”

    有人呢喃一句,解开江辰的困惑。

    星宿宫的神机公子!

    江辰早上还在庆幸着星宿宫在翼州另外一头,没想到晚上就在这里碰到。

    不过他现在了解到文武院和天灵,倒也不是很奇怪。

    仔细看向这个称号之战会遇上的对手,江辰庆幸自己没有来错。

    如果不知道神机公子有多强,恐怕到时候上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动手,他必败无疑!

    神机公子和他弟弟玄机公子不同。

    尽管相貌相似,眼眉间充满着傲气。

    披散的黑发搭在肩上,给人桀骜不驯的感觉。

    不是像玄机公子那样嚣张到让人觉得大脑都没发育好。

    仿佛是察觉到江辰眼神的变化,神机公子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盯着他不放。

    “不妙之处在哪?”

    天灵没有回答神机公子的回答,反而询问道。

    倘若她连问都不问,那么江辰就要对文武院大为失望。

    “音律一事,不是只言片语能说清楚的。”江辰说道。

    “我说小子,你够了,你这样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你这话传出去,别人会说翼州在文武院出现一个白痴。”

    “能不能闭嘴啊。”

    翼州的其他人忍不住大骂,要不是天灵在,他们动手都有可能。

    “风公子”就连李白也在焦急着使眼色。

    “我来弹一曲,姑娘自己听辨如何?”

    江辰没有在乎外界的干扰,目视着凉亭,缓缓道。

    刚才还以为江辰是要耍无赖的人听到这话,马上闭上嘴,神情怪异。

    凉亭沉默了片刻。

    忽然,玉琴从凉亭中飞出,来到江辰的身前,旋转一圈后,落在桌子上。

    “请。”天灵的声音紧随着而来。

    江辰动作优雅地坐下,双手手掌轻轻抚过琴弦。

    “好琴!”

    片刻后,他夸赞道。

    不过凉亭内没有回应,其他人也是半信半疑。

    谁知道江辰是不是在装神弄鬼。

    紧接着,江辰修长的手指分别位于两端,整个人的气质大变,长发轻轻扬起。

    很快,江辰拨动琴弦。

    熟悉的旋律,正是刚才天灵演奏的那一曲。

    人们顾不上鄙夷和轻视,平静心神,聆听琴声。

    一开始他们带着抗拒的心理,面露不屑。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音律在他们耳边产生影响的时候,不少人的表情渐渐变了。

    有人不知不觉陷入到琴声中。

    “不可能!”

    凉亭外,那几名俏丽的女子脸色大变。

    可是江辰就在她们眼前,十指动作娴熟,整个人投入到琴中,一举一动颇有韵味。

    琴声停下来那一刻,全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献丑了。”

    江辰停下双手,抚过琴弦。

    五百年不碰琴,加上又不是自己的琴,他对自己的表现不是很满意。

    但是,已经折服在场的人。

    不过硬要说谁好谁坏,这些人都给不出答案,都默默看向凉亭。

    没过多久,凉亭中的天灵站起身来。

    外面的女子马上拉开帘子。

    一片狂热的目光中,天灵莲步轻移,来到江辰的桌前。

    和人们所了解的那样,天灵戴着面纱,看不清楚相貌。

    可是那如白皙般的细腻肌肤和身段叫人浮想连连。

    在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天灵向江辰行了一个礼。

    “公子勿怪,天灵目光短浅,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说道。

    “真的假的?”

    听她这样说,在场的人都有些受不了。

    “弹琴而已,至于吗?”也有人表示不明白。

    “不只是弹琴,琴声中结合着风的动作,将风的旋律融入到音律中。”

    也有人看出这场斗琴的内在。

    只听他缓缓说道:“如果说天灵姑娘将两者融合度是九成,那么江辰就是十成。”

    听闻这话,全场又是一片惊呼声。

    天灵也不反驳,默认这话。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面对天灵的致歉,江辰一本正经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