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行人退出天字房,等待着江辰在里面布阵。

    “江辰,有信心吗?”姬音怡不无担心,认为江辰是在逞强。

    如果说明天见分晓,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二十分钟要布置能防止天尊出不去的阵法,身为天尊的姬音怡觉得很难。

    “放心吧。”

    江辰从来不会做骑虎难下的事情。

    “姑娘,你这未婚夫在哪找的?有没有兴趣换一个符合自己境界的?”

    门外面,男子看到姬音怡出来,调侃一句。

    “嘴巴放干净点。”姬音怡冷冷道。

    “不然?让你灵尊的未婚夫出来打我吗?”男子得意道。

    正当这时,李白从天而降,落在门前。

    “发生何事?”

    看到没人动手的迹象,李白松下一口气。

    “公子。”

    见到李白,男子马上止住自己笑声,恭敬叫道。

    “,你是打算干什么?”李白不满道。

    “听闻公子邀请贵客入府,我等心生好奇,前来相见。”叫的男子早想好说法,眼睛都不眨下。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李白发现只有姬音怡在外面,不见江辰身影,面露困惑之色。

    “公子的客人要让我们领教他灵阵的威力,正在里面布阵。”说道。

    李白也不是好忽悠的,走到他面前,道:“无缘无故,他为什么要你领教灵阵威力?”

    对答如流的终于开始语塞,左顾右盼。

    “姬姑娘,请问是何事?”李白冷哼一声,来到姬音怡身前询问。

    姬音怡把大概经过一说。

    听完后,李白明白江辰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冲着怒道:“你破门而入?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公子,我们只是想看看这人有什么能耐,他却让我们吃闭门羹,这才如此。”

    “别人房间,别人见不见是他权利,你们上门打扰本就是不对。”李白不满道。

    “公子,我是实在看不出来那家伙有什么了不起的,让你这般维护。”

    眼看说理不过,开始转移视线,避重就轻。

    李白想要再说,就看到其他人也很认同这话。

    “唉。”

    李白心里不由长叹一口气。

    他起步较晚,班底薄弱,无法和大哥、二姐相比。

    以至于请入府中的人良莠不齐,看这就能知道。

    心胸狭窄,难以容忍能力比他大的人。

    得知江辰被请入天字房,马上带着这一批人来捣乱。

    之前也是因为他的缘故,把一个难得的人才排挤掉。

    不过一些小手段倒不错,擅长笼络人心,和其他人抱团。

    李白有心赶他走,又怕落得不好的名声,以至于以后更难找到人。

    每次看到,李白知道了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已经过去六分钟了。”

    看到李白不作声,心中很是得意,冲着房间大喊一声。

    “,此事不得胡闹。”李白严厉道。

    “公子,这是他提出来的,可不是我为难他。”

    他很有自信,不管江辰玩出什么花样,都不放在心上。

    因为一门阵法不是说光靠阵法就能完成。

    还要花费资源和不少的材料。

    尤其是这种困住他而不杀的阵法,起码要把眼前的房间布置成铜墙铁壁才行。

    “二十分钟啊。”

    李白也不明白,他看到过江辰破阵,按理来说应该对他有信心。

    奈何二十分钟,聊会天的功夫就过去十分钟。

    再看房间,也没有任何变化。

    李白看向姬音怡,后者也是耸了耸肩。

    这时,房门从里面被打开。

    “可以了。”

    江辰面无表情,走出来后门也不关,道:“你进去再出来算你赢。”

    “可以了?”

    笑容依旧,走到门前,但并不进去,反而往里面探头张望着。

    “没什么变化啊?”他不解道。

    比说铜墙铁壁,他还能看到阳台外的湖泊。

    仔细打量,他没看到阵法的痕迹,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变化。

    “怕了?”

    江辰露出一丝不屑的嘲笑。

    “你想通过这样吓我是吗?好,我倒要看看有什么玄机。”

    以为他是虚张声势,本来他打算是看到阵法痕迹都会进去尝试尝试,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

    人们看到他跨进门,往里面走进去。

    在他停下来的时候,众人都有几分紧张。

    “哈哈哈!”

    可根本不受到任何影响。

    张开双手转过身来,冲着门外喊道:“你的阵法在哪啊?”

    话音刚落,那门自动合拢,啪的一声紧闭。

    外面的人正想嘲讽几句,就被关门声给吓到,最后被吓到的神情也是历历在目。

    两三秒后,每个人都吓得往后退。

    只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也感受不到房间有什么不同之处。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轻易从门窗进去。

    相应的,里面的人也可以出来。

    可就是没有,相反的,他叫声越来越凄惨。

    没过一会儿,传来噼哩叭啦的声响,是家具倒下的动静。

    “怎么回事?不是说困而不杀吗?”

    尽管还是不知道阵法是什么,但其他人提出质疑。

    “没说杀,但也没说不会有痛苦,你们不服,可以进去试试。”

    江辰看向另外五名天尊,眼神淡漠。

    正巧在这时,房间里的声音变得嘶哑。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这可把五个天尊吓得不轻,就连江辰的眼睛都不敢对上。

    李白也是惊奇万分,可他更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神识一扫,发现房间除了隔绝神识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几分钟后,江辰走上前去,将门给推开。

    人们看到房间里满目狼藉,能轻易跑出来的抱着脑袋在往地上撞。

    地板已经被撞破,鲜血流满整个脸颊,嘴里还在念念叨叨什么。

    “门开了,天尊也走不出来了吗?”江辰冷冷道。

    “我错了,我错了。”

    的声音放大不少,人们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明白是在磕头求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姬音怡惊奇道。

    二十分钟,能把一个天尊折磨成这个样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