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送别的时候,杨敬池送了江辰一艘飞行船。

    江辰本来想说不用的,但想到这里到处都是荒禁之地,没有飞行船完全是寸步难行。

    “风公子,不是我小气,你没决定加入丹会,路线石不会交给你,但如果你们一起来,绝对没有问题。”杨敬池说道。

    江辰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是姬音怡向他解释。

    在荒禁之地中,无法辨认方向,都是根据路线石的指引。

    所谓路线石,也就是在荒禁之地另外一头放置能感应的灵物。

    这点江辰之前听说过,但不知道的是每一条路线的价值有多大。

    中三界各个势力都有自己的路线图,从来都不会外传。

    没有穿越荒禁之地的能力,就失去逐鹿大陆的资本。

    江辰一旦成为丹会的天丹师,就会得到一块路线石,使用丹会的路线。

    可现在,只能去找从事这方面的势力去买一块临时用的路线石。

    “倘若都没有的话啊,岂不是无法穿过荒禁之地?”江辰好奇道。

    “就和出海会有商船,荒禁之地也有。”

    姬音怡说道:“不过在中三界有一个恒古不变的规矩就是,在荒禁之地,上了别人的载具,性命就在别人手上。”

    所以有了杨敬池送的这艘船,绝对是件好事。

    杨敬池都没给他拒绝的机会,说是报答炼制碎空丹。

    江辰没有矫情,收下飞行船,送别杨敬池和姬如雪。

    当天下午,江辰和姬音怡也打算出发,前往翼州。

    北望城,没有值得留下来的东西。

    江辰跟着姬音怡来到城池的西边尽头,城门外面,正是荒禁之地!

    感觉就像是飞到高空中,仰望星空。

    荒禁之地同样绚丽,同样的致命。

    不时有飞行船从里面出来,也有载满着人的飞行船行驶进去。

    忽然间,姬音怡挽起江辰的手臂,身子紧挨着他。

    正当江辰浮想连连的时候,就听见她小声道:“姜家!”

    只见不远处,一辆五行战车和城墙差不多高,停靠在那里。

    身穿乌黑铁甲的姜家铁卫如标枪,身后挂着披风。

    “还没走?”

    江辰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是一惊。

    三辆五行战车只剩下一辆,也不知道是别的原因,还是故意在这里等他。

    江辰认得那辆战车,是姜垚的。

    他还能看见姜垚坐在战车的顶上,微闭着双目。

    五行战车尽管没有动,却是在启动状态,能感受到战车里面的能量波动。

    每个进入到战车一千米范围,也就是这片城墙的人,都会被战车感应到。

    在江辰和姬音怡走进这个范围的时候,姜垚缓缓睁开眼睛。

    依然是那双熟悉的眼神,肆无忌惮,毫无掩饰,完全不在意二人感受,仔细打量一番。

    旋即,姜垚又闭上眼睛,失去兴致。

    姬音怡心里一块大石落下,不得不说江辰的易容术极好。

    “嗯?”

    没想到的是,姜垚猛地睁开眼睛,一跃而起,划过一道弧线,重重落在二人身前。

    脚掌下的青石全都被震破。

    江辰和姬音怡一惊,后者直接拔剑出鞘。

    “你很怕我吗?”

    姜垚没有去看江辰,反而盯着姬音怡不放。

    原来江辰没有露出破绽,倒是姬音怡太过于紧张,肌肉紧绷着。

    “姜家五行弟子,谁敢不怕?”姬音怡说道。

    “哈哈哈哈。”

    这话很对姜垚胃口,但他没有这样容易打发,指着江辰,道:“他就没有那么怕。”

    “师兄”易容中的江辰神情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闭嘴!”

    姜垚毫不留情呵斥一句,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怀疑你是我找的人。”

    姜垚看着姬音怡,冷冷道。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还怀疑,我又没有戴面具。”姬音怡从他的眼中感受到什么,眼里掩饰不住的憎恨。

    “谁知道你是不是易容,和我去战车一趟,让我检查检查。”姜垚沉声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义正严词,不容置疑。

    “师兄!她是未婚妻,你想干什么?!”

    江辰大叫一声,挡在姬音怡的身前。

    “呵呵。”姜垚只是冷笑一声,那边驻守的士兵用最快速度跑来,把江辰二人团团围住。

    周围的人都注意到这边,有的人假装没听见,有的人露出幸灾乐祸。

    铁卫那落地的披风上,一个大大的姜字宣布着霸主的地位,不是北望城的人所能得罪。

    “你的未婚妻?你再说一遍,你的未婚妻?!”姜垚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江辰,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

    江辰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姜家碰上,这些姜家弟子真是无法无天。

    “没错,就是我的未婚妻。”江辰说道。

    他的强硬回答出乎姜垚意料,他后退几步,上下打量江辰一眼,接着道:“你让我想到一个非常讨厌的人。”

    听到这话,姬音怡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

    她把手放在江辰的肩膀上,走到前面来,道:“没错,你说对了,我确实易容了。”

    听她这样一说,姜垚浓眉皱起,周围的铁卫也压低利器,对准着两个人。

    旋即,姬音怡五指在脸上一抓,像是有一层透明的膜被弄掉,露出完全另外一张脸来。

    “哇!”

    比起原来的面貌,这张脸有些丑陋,五官不线条,轮廓也很怪异。

    姜垚看得直皱眉头,仿佛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道:“我靠,原来是这样一个丑八怪,赶紧给我滚!”

    他头也不回走向战车,铁卫也都散去。

    姬音怡苦笑一声,面朝着江辰,道:“怎么样?我的真面目让你失望吧?”

    “别装了。”

    江辰抬了抬眼,轻声传音道。

    姬音怡愣了下,这才明白江辰是易容高手,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骗过他。

    她刚才的动作是障眼法,看似是将易容给拿下来,实际上是以极快的速度易容,形成一种错觉,让人以为现在才是真面目。

    她注意到江辰的目光依然紧随着姜垚不放,正想说这样容易惹事。

    但又想到未婚妻被人这样调戏和辱骂,没有任何反应才奇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