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要灵丹师遭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丹火盟不管对错,直接出手。

    最严重的一次,是他们一名灵丹师去别人新婚喜宴上喝酒,结果看上新娘,动手动脚,出言不逊。

    最后被忍不住的男主人痛打一顿。

    如果是丹会,做严惩这名灵丹师,甚至会废掉这名灵丹师。

    可是,丹火盟不同。

    他们直接把那伙人全灭,把新娘子带到那灵丹师的床上。

    当时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非灵丹师的人都感到愤慨,甚至连累到丹会的灵丹师。

    后来还是被压下去,没有引起。

    但丹会的人知道,一旦八大灵域的灵族想要开战,就能以这个理由灭掉灵丹师。

    “你们丹火盟不会不知道黑暗时代吧?”杨敬池又道。

    黑暗时代,不是指人类饱受妖魔和凶兽杀戮。

    是指在几百年前,九界发生的一件大事。

    从圣域开始,有个势力引导起一起灾难。

    宣称灵丹师不应该高高在上,就和普通的工匠没有区别,他们的实力已经证明一切,不必那般敬畏。

    在这样的言论下,九界势力纷纷打起鸡血。

    平日里他们对灵丹师恭敬,好生伺候。

    现在他们突然发现,原来不需要理会灵丹师同不同意。

    当时灵丹师成为一大资源,各个势力疯狂捕捉,抓到就直接关进不见天日的炼丹房中,夜夜帮他们炼丹。

    灵丹师东躲**,都不敢自称灵丹师。

    最后还是在九界圣院的主持下,终止这场荒唐,将带动这场劫难的圣域势力灭掉。

    经过这件事,灵丹师都有一套行事准则。

    江辰当年请来的灵丹师父就是经历过黑暗时代。

    还记得他和江辰说过,成为灵丹师不可以盛气凌人,不可以欺软怕硬。

    因为灵丹师没有和身份和地位相应的实力,都是强大势力给烘托起来的。

    江辰曾经还做过一个研究。

    他发现在黑暗时代,灵丹的出产量是数千年来最多的,其中还出过不少天丹和仙丹。

    相应的,是灵丹师死亡的数量。

    如果不是奴隶灵丹师就会离得覆灭也不远,大多势力还会继续奴隶。

    面对奴隶灵丹的势力,敌对势力马上可以以此来借口,找来义愤填膺的灵丹师,源源不断帮助自己这边炼制灵丹。

    “杨会长,我知道你们丹会历史悠久,可是也太活在过去,黑暗时代?可能吗?”美妇不屑道。

    江辰冷冷道:“不管黑暗时代有没有可能,无论是不是灵丹师,都不该胡作非为,草菅人命。”

    “你说灵族比普通人高贵,可是说他们滥杀无辜,不把正常人当一回事?”

    前面那句话美妇还可以不当一回事,可后面这句话可是一顶大帽子。

    “我何时哪样说过?”

    “没有,那是最好不过。”

    看她的样子,江辰好笑道。

    “我今日把话放在这里,不给我满意答复,我不仅加入丹火盟,这些年在丹会研究出来的心得和体会都会献给丹火盟,还有碎空丹的药方。”

    那边,吴大师吴凡开口道,加重自己的筹码,以此来抬高在双方心中的地位。

    那样,他才能开口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

    “吴凡!你给我滚!”

    谁也没想到的是,杨敬池大喝一声,道:“你从现在起,你从丹会除名,一刻钟不给我离开丹楼,杀!”

    就冲这一声吼,江辰对丹会的印象生出好感。

    “好!好!”

    吴凡气得脸色发青,立马起身,道:“我就看你们怎么办,碎空丹只能我炼制,城中各个势力供应不上,他们就会去找丹火盟,”

    这是他最大的依仗,碎空丹的丹方!

    杨敬池坚决的眼神有些动摇,他不在乎一炉的药材,哪怕是成丹后的价值。

    问题是丹火盟会趁着这个时机,把北望城的生意抢了去,造成巨大损失。

    北斗荒乃是大荒之一,是属于他翼州的。

    一旦失去北斗荒,那就是他的失职。

    “吴凡,你真这样无情吗?丹会可从来没有亏待过我们。”陶大师不由说道。

    “是吗?那为何让我孙子今日受到这样大的委屈?”吴凡冷冷道。

    “真是好大的委屈啊,愚蠢的小伎俩失败后,跑回来和爷爷哭丧,怎么就跟女生差不多。”

    江辰讽刺一句,不过话刚说完,就注意到旁边姬音怡不善的目光。

    他讪笑一声,差点忘记中三界的女人可都不是简单角色。

    “爷爷,就是他!”轩公子气愤道。

    吴凡理所当然的用着仰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晚辈,接着嘲笑道:“陶大师,你也不怎么样嘛,竟然会被这样一个小子看破。”

    陶大师脸色一僵,没想到他还会把矛头指向自己。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负责炼制突破灵丹,同时我收她为徒。”

    吴凡说出自己目的,同时指向姬如雪。

    美妇一惊,心想这吴大师还是眷恋着丹会,想在丹会有一番作为。

    这可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她已经在北望城筹备很久很久,故意在轩公子身上下功夫,才等到今天的机会。

    “不可能。”

    还好,她不需要开口,有人就在帮她忙。

    偏偏说话的人还是姬如雪,只听见她道“你这样是非不分,如何当我师父!”

    “你!你!”

    吴凡气得不可开交,他堂堂八品灵丹,被来自小荒地的小女生这样质疑。

    “大师,不要气坏身子,要是一命呜呼就不好了。”

    江辰调侃一句,向姬如雪伸出大拇指。

    吴凡差点背过气去,低头疾步走向美妇,道:“丹会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慢着。”江辰把他叫住。

    “什么?”

    吴凡对他没半点好感,转头看去,发现他站在两米高的丹炉边上。

    只见江辰围着丹炉走了一圈,道:“你说我看破陶大师不过如此,可你却不知道你比陶大师更容易被看破啊。”

    “是吗?那你看到了什么?”吴凡嘲弄道。

    “垃圾。”江辰说道。

    突然冒出来一句话骂人的话,叫人摸不着头脑。

    偏偏江辰不是那种生气或是故意惹人愤怒,他一本正经,像是在说着自己的评论。

    “一炉子的垃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