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对劲,面露有趣的笑容。

    他看向姬如雪,在事情解决后,姬如雪明显轻松下来,对轩公子也有了不少好感。

    相比下,江辰刚才的表现不尽人意,完全比不上这个轩公子。

    姬音怡面无表情,回应也很冷淡。

    “姐姐叫你来摆脱麻烦,你倒好,反而让姐姐欠下人情。”姬如雪悄声道。

    轩公子也将目光向他走来,面露愠怒,道:“你就是姬姑娘的未婚夫吧?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历,但你三生修来的福气,就让姬姑娘受到这样的委屈吗?”

    “呵呵。”

    江辰看他真切的表情,真想给他鼓掌,眼珠子一转,道:“这个委屈是我给的,还是你给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名天尊,三名灵尊,跑来做这种敲诈勒索的事情,你觉得合理吗?就算我给百分之十的询问费,你觉得够分吗?”

    江辰说道:“这就是你露出来的破绽。”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利薄多销,还不是一样?”轩公子很聪明,急忙撇清自己关系。

    可惜,他还不够聪明。

    “那你就是证明他们敲诈,并且还知情,可跑来装作完全不知道,指责于我,这又是安的什么心?”江辰又道。

    从一开始,江辰的话就在设圈套。

    这件事轩公子安排的很漂亮,哪怕是他,也不能百分百拆穿。

    可惜,轩公子太急了,给他抓住把柄。

    “你知道这家店的情况就是如此吗?”姬音怡马上向他问道。

    轩公子在心里大骂,表面上还很镇定,道:“询问费是用来防止不买的人浪费时间,所以我们丹会没有去管!”

    说完,他看向掌柜,道:“你为何要收询问费?”

    以为完成任务的掌柜傻眼了,还好他反应够快,愤怒道:“轩公子,我也不想,问题是这人污蔑陶大师,说这个丹炉华而不实。”

    轩公子眼里流露出赞许,在转过身看向姬音怡时,无奈道:“姬姑娘,他确实这样说过吧。”

    姬音怡和姬如雪点了点头。

    “不买就不买,却还这样说,确实过分。”轩公子说道。

    “那听你的意思,我所说的只是推脱之词,就不能是真话吗?”江辰说道。

    轩公子像是料定他会这样说,一挥衣袖,傲然道:“陶大师乃是七品灵丹师,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设计出来的丹炉,却被你这样评价,你以为,你是谁?”

    后面的六个字压低着语调,不是嚣张的语气,但充满着戏谑和不屑。

    “又是自以为是的人。”江辰无奈道。

    “嘴硬,那如果我把陶大师叫来,你敢在他面前说吗?”轩公子决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一件小事,要惊动一名灵丹大师,姬氏姐妹都是不愿意的。

    “我说,你不会让我们和丹会结仇吧?”姬如雪的紧张就连传声都能听出来。

    “灵丹师,要有敢于质疑的勇气,一味相信权威,永远没有出息,记住,这是灵丹师的第一课。”江辰向她看去,神色肃然。

    不知为何,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一股独特的气质。

    和境界无关,却叫人信服。

    “好,那就请陶大师来!”

    轩公子看他这样,也不怕把事闹大,到时候陶大师生气,姬如雪不能加入丹会,也要求他爷爷出面,到那时,他就能把别人未婚妻抢夺过去。

    “我去。”

    掌柜积极道,是他得到陶大师的图纸,由他去合适不过。

    “知道该怎么说吗?”轩公子传音道。

    “公子放心。”

    掌柜当然是明白,他用上最快的速度来到陶大师的住处,在仆人的带领下见到正在下棋的陶大师。

    掌柜知道,陶大师下棋的时候,最好是不要打扰。

    可这次他不懂规矩,故意慌慌张张跑过去。

    “什么事啊?”陶大师看到是他,很是不悦,下棋的雅兴更被破坏。

    “陶兄,你的事先处理。”坐在他对面的人无所谓一笑。

    “大师,你设计给我的紫金丹炉,今日有客人来看,我竭力向他推荐,结果被他说华而不实,一无是处,还当着很多人面,我寻思着就这样让他离开,谁还会来买啊?”

    掌柜说道:“我叫人将他拦住,可他还是咬定丹炉不过如此。”

    “我教给你的图纸,没有出错的地方吧?”陶大师问道。

    “大师,绝对没错,完全是最出色的工艺。”掌柜说道。

    陶大师点点头,站起身来,抚平皱起的下衣,漫不经心说道:“走吧,就让我看看是谁这样大言不惭。”

    “陶兄,我也和你一块去看。”棋友笑道。

    “当然没问题,兄长不需要客气。”陶大师说道。

    旁边的掌柜心生好奇,他知道陶大师心高气傲,不满待在大荒地,可以说目中无人。

    今日面对这个棋友如此客气,他很想看看这人是谁。

    侧目看去,这个棋友不过四十岁,再一看,又像是二十几岁的青年。

    要不是陶大师一声兄长,掌柜的怀疑是他儿子都有可能。

    也正是因为这样,掌柜越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店铺外,轩公子还在不断和姬音怡聊着天,尽管后者不理他,可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充满信心。

    江辰走上前去,就站在姬音怡身边,两人肩膀轻轻一碰。

    “离我未婚妻远点。”江辰说道。

    这几乎是轩公子最不愿意听到的话,咬牙切齿,狠狠瞪了江辰一眼。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未婚夫一会儿能发挥出什么作用。”他通过神念传音。

    “杀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江辰说道。

    “大言不惭。”

    轩公子是不信的,同为灵尊,他境界还是中期,只觉得这个人真是狂妄。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他也抓不住把柄。

    这个时候,掌柜的带着陶大师回来,一起来的还有不少好事者,都听闻这事,想看看是谁这么白痴。

    因为不管是真是假,说出来都没好处。

    如果陶大师被揭穿自己的技术有问题,又怎么会绕过江辰?

    如果只是嘴硬撒谎,那后果更是难以预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