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简单,你不准使用古剑,否则就是犯规。”血月公子说道。

    “无耻,你以为是比试吗?还犯规?!”天山台上,依辰忍不住大骂。

    血月公子顺着声音看过去,马上就看到依辰,“那是你的相好吗?”

    看他的反应,江辰又想起那青衣人,心想果然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德行都是一模一样。

    “你们不要焦急,我会来找你好好说道说道的。”血月公子冲着天山台喊道。

    “你有本事先解决江辰师兄把,而不是逼着他要收剑。”依辰说道。

    血月公子装作没听见,朝着江辰看过来,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行行行,既然你开口的话。”

    江辰缓缓把天阙剑收入鞘中,这让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的人们感到绝望,大骂血月公子无耻。

    “这就对了嘛,话说回来,你这样费心费力帮助古剑宗,其实也是为了这把剑吧。”

    血月公子说道:“不然的话,你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在这里。”

    “以己度人,可不是好习惯。”江辰嘲弄道。

    “哼!”

    “那就动手吧!”

    这次血月公子下定决心,不管江辰有什么变化,他都要将招式贯彻下去!

    他是天尊,两败俱伤,也是他赢!

    江辰运转神术,浑身雷电齐鸣,朝着他冲杀而去,手中又握住剑柄。

    不过男子注意到他不是握着天阙剑,也就放心了。

    “既然你不喜欢半道器的威力,那么就让你感受下真在道器吧!”

    江辰嘲弄一句。

    “什么?!”

    男子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但江辰的剑已经出鞘。

    “文昕,你快看,那把剑是不是有所不同!”依辰激动道。

    被他们用来当成是贺礼的赤霄剑发生不一样变化,不是因为剑光或是剑芒的变化,而是本身的变化。

    尤其是那股强大的剑威,真要焚天之力。

    “长虹贯日!”

    遗憾的是,江辰还是没有时间换一门剑法,火之剑境,依然是长虹剑法。

    这也坚定了血月公子的决心,不顾一切出招。

    不过,长虹剑法不过是普通水平,但是无极剑法有所不同。

    江辰的手又放在了天阙剑上面。

    “风雷剑轮!”

    “你!”

    血月公子大惊失色,正要下达命令出手,结果古剑宗主比他要快。

    先将他的手下全部杀死,让他变得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你去死!”

    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在江辰掌控中的血月公子大怒。

    风火剑轮硬抗他的一脚,竟是支撑不住。

    江辰口吐鲜血,人被震飞出去。

    想要趁此发动致命一击的血月公子却发现尽管自己占据着上风,可下半身发麻,不仅是因为风雷,还有雷电之力。

    江辰看到古剑宗主把人都救了回去,也赶紧退回到阵法范围。

    “天尊还是有点凶啊。”

    没有青魔和黑龙相助,江辰手持着道器和半道器都不行。

    天阙剑和赤霄剑都能对天尊造成不轻的伤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奈何他灵尊之境,哪怕拥有神体,也吃不消。

    甚至如果不是神体,他一个灵尊和天尊硬抗,也是回去的。

    “还好还好,我们现在有阵法。”古剑宗主庆幸道。

    血月公子也意识到这点,飞到阵法面前,指着江辰不放,道:“我必杀你,我一定会杀你。”

    他带来一艘价值不菲的船和两名灵尊,可以说是血月荒最强大的力量,结果落得光头司令的下场。

    “没办法,谁让你那么愚蠢,一场机遇在你身上,当真是浪费啊。”江辰说道。

    “但你会死,而我会活着,今日站在你身边的人,我都要统统杀光。”

    血月公子放的狠话刚刚落下,青衣人赶紧站起身来,道:“公子,我是自己人啊。”

    滑稽的一幕引来二女笑声。

    也把血月公子气得鼻子都歪了,骂道:“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公子,不能怪我啊,你也看到了,江辰很难缠的。”血月公子说道。

    “难缠,有多难缠?真是天大笑话,我今日把话放在心里,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血月公子开始在天山台上空养伤。

    “我倒要看看你的阵法能坚持多久。”

    阵法每时每刻都会消耗掉能量,尤其是威力这样大的阵法,哪怕江辰的阵法水平再高,古剑宗所在也配不上这门阵法。

    在这点上,他终于没有犯傻。

    “江辰,打算怎么办?”古剑宗主说道。

    “我没想到这家伙会有一艘战船开路,否则的话,死的就是他了。”

    确实,毁掉的战船为他们预警,否则的话,从一开始,血月公子就会丧命。

    “阵法能够撑多久?”古剑门的其他人不无担心道。

    “今天晚上。”江辰说道。

    这显然不是身边的人愿意接受的事实。

    “古剑宗,是真的要散了。”

    古剑宗主看向了那些茫然的弟子,暗道:“江辰不可能留在这里,我若是死,他们也活不成,就此解散吧。”

    她起身说道:“血月公子,我正式宣布解散古剑宗,从此古剑宗因为你月公子而解散,最后一任宗主也会死在你手上。”

    “宗主!”

    古剑宗的弟子大惊,尤其是最后一句话。

    就连成为废人的宋喆也没想到在生死面前,还会有人如此高尚。

    “哈哈哈哈!”

    血月公子纵声大笑,嘲讽道:“老太婆,这番话你是不是说的太晚一点?我刚来那会你为何不像现在这样识趣?”

    “现在我手下全部死光,我又见到古剑,你认为这件事还能结束吗?”

    “何况你们底牌用尽,只剩下等死了!”

    血月公子不屑道。

    古剑宗主失魂落魄,没想到连死都不能改变什么。

    “前辈,不必如此的,我还可以改变阵法,等我换上剑术后,再和他一战。”江辰说道。

    “是我们太弱了,连累于你。”古剑宗主说出真相。

    很快,黄昏一点点过去,夜幕开始降临。

    血月公子察觉到天山台的阵法威力正在飞快流失,也就越来越得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