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的天,这是什么阵法啊。”

    青衣人看到这一幕,大为吃惊。

    “吓唬谁呢?!”

    血月荒的队伍已经逼近,血月公子看到光柱,更确定心中所想。

    “就给我对准着那里,狠狠打!”血月公子下令道。

    得到命令,这艘飞行船朝战船变化着,船头部位的巨兽嘴中有能量光芒闪烁着。

    原来,这个钢铁凶兽竟然是一门大炮!

    “不好!是怒兽炮!”

    天山台上,青衣人注意到飞来的炮弹,脸色大变。

    他没有抵抗之力,很有可能被这一炮给波及到。

    他想站起身来示意自己还在,可被江辰限制住,全身软绵无力。

    只能眼睁睁看着炮弹如流星划过来,劲头十足的撞在天山台上。

    就在青衣人要被吓得闭上眼睛的时候,天山台的天空中突然卷起一个旋流。

    炮弹落入漩涡中,竟是失去踪影。

    没过一会儿,漩涡内部发出璀璨的光芒,疯狂旋转着。

    在最后,炮弹又从漩涡中出来,目标已经变成远方的战船。

    “这么神奇?”青衣人目瞪口呆,他可是知道这一炮威力有多大。

    他还在想天山台能不能挡住一炮,却没想到直接给反弹回去。

    那边的血月公子也没反应过来,皱着眉头不放,还以为是有什么环节出错。

    “公子小心!”

    他身边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其中一队人抱着他飞出去,直接弃船。

    炮弹正好打在凶兽的嘴中,释放出来的威力确实如青衣人所想的。

    顷刻间,整艘船灰飞烟灭,包括没有及时逃生的人。

    血月公子和其他人也是被波及到,狼狈不堪,体内气血翻腾。

    还好天山台没有冲出来一群强者厮杀,否则他们会感到深深绝望。

    “这是怎么回事?!”

    血月公子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没破口大骂。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名灵尊。

    其中一个灵阵师皱着眉头上前,张望着那门阵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回击阵。”

    “这个我还需要你来告诉我不成?”

    血月公子没好气道:“我想问的是,一个小荒地的势力,哪来的能力布置能反弹怒兽炮的阵法?”

    这点,这位不是很专业的灵阵师回答不上来。

    任何事都背离不了一个定律。

    能反弹怒兽炮的阵法,投入的能量必须要是怒吼炮的数倍。

    而怒吼炮是男子花大钱采购回来的,在荒地都是不容易见到的。

    在战船爆炸的时候,男子就像是看到无数的金钱离他而去。

    “小荒地不可能有这个财力,那只有一个解释。”

    另外一名灵尊说道:“布阵的人技术弥补资源的差距。”

    “不可能。”

    灵阵师马上反驳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布阵的人水平堪称大师之上,一个大师的价值,可比怒吼炮值钱多。”

    “那你是阵法师,你说是为什么。”那人没好气道。

    灵阵师又变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够了。”

    血月公子没好气道:“既然是反击阵,我们就先过去看看究竟。”

    “公子,不如我们先回去叫人吧。”

    能有布置如此阵法的人,两名灵尊觉得危险。

    “这一来一去,又要浪费多少时间?”

    血月公子话是这样说,却也停下脚步。

    他可不想过去后,变得和那艘船一个样子。

    正犹豫不定的时候,他们突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人。

    几乎没有男子的命令,就有人下去去抓。

    正巧,被抓来的人正是刚才在天山台的一名武尊。

    “刚才你看到没有?”血月公子问道。

    “什么?”武尊不明所以,接着注意到飞行船正在燃烧,马上点了点头。

    “既然古剑宗如此了得,你们还跑什么?在里面不好吗?”血月公子问了个关键的问题。

    “因为”

    武尊犹豫不定,可注意到男子阴冷的目光,马上说出实情。

    “江辰是吗?”

    血月公子并不意外,从逃回去的人嘴中,也有这个江辰。

    “你仔仔细细把所有看到过的,听到过的说出来,一句话都不能放过。”男子命令道。

    武尊当然是不敢不说。

    他正好目睹全过程,所以说的很详细。

    在听到江辰向古剑宗主保证可以抵挡住血月荒的时候,血月公子露出一抹冷笑。

    听到最后,他问道:“也就是说,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江辰?”

    “是的。”

    “那江辰会不会布阵?”男子又问道。

    “他会破阵,一眼就看穿你们的人布下阵法。”武尊说道。

    “很好,很好,你很老实,跟我一起吧,等我征服这片小荒地,你就是新的古剑宗。”

    对于武尊的回答,男子很满意,心情大好。

    武尊还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造化,当然是求之不得。

    “听到了吗?只有一个江辰。”

    “不管阵法如何,都只有他一个人,破掉阵法,我们就赢了。”

    男子说完,再次迈开脚步。

    这次,跟随着他的两名灵尊没有意见。

    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江辰一个人的话,他们能想到各种办法。

    房间中,江辰能够感觉到阵法的震动,估摸着时间,应该是血月荒的人来了。

    果然没多久,门外传来依辰焦急的声音。

    “江辰师兄,外面来了一名天尊和两名灵尊!”

    “不用惊慌,阵法能够庇护你们。”

    江辰还走不开,但他相信自己布下的阵法完全能够撑住一时半会。

    于是乎,依辰回到天山台,将这点告知给古剑宗主。

    古剑宗主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刚才阵法的威力她也看见。

    看着血月荒的队伍来到古剑宗上空,她也缓缓来到空中。

    “血月荒的,你们又何必要赶尽杀绝!”

    古剑宗主愤怒道。

    “弱肉强食,恒古不变的道理而已,你活了一大把年龄,需要我和你多说吗?”血月公子不屑道。

    “这片小荒地,并没有值得你们出手的价值。”

    说这话时,古剑宗主满是无奈和苦涩。

    他们古剑宗选在荒地,还只能选在最破烂的荒地。

    “这点倒是没错,不过我也不是为什么资源而来,只是你们古剑宗以前好歹也是大门派。”血月公子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