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声惨叫,刘松不甘心倒下,临死前,也让自己五名手下付出一死一伤的代价。

    见到闹出人命,场上的气氛有些紧绷。

    “拿鞭来!”

    偏偏江辰不肯罢休,要来刑法堂行刑的鞭子。

    蛇鞭是它的叫法,因为拿在手上好像一条长蛇,事实上,确实是用蛇皮制成,经过特殊的药水浸泡,一鞭就能让人吃不消。

    “江辰,你要在这里执行鞭刑?!”郑平脸色彻底变了,大声怒吼着。

    那么多人看着,鞭刑执行完,他还有脸面待在门派?

    江辰冷笑不已,丁白也保持着沉默站在一边,莫旭自然是觉得没什么问题。

    郑平一瞬间感觉到什么叫绝望。

    奇怪的是,江辰突然放下鞭子,转身走进自己房子。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江辰把孟浩搀扶到门口。

    经过他救治,孟浩苏醒过来。

    江辰要他看着郑平被执行鞭刑!

    明白江辰的意图,郑平气得咬牙切齿,心中对江辰的恨意强到无法言喻。

    可是,江辰根本不在乎,走回来将蛇鞭重新拿在手上。

    “还在等什么?!”江辰喝道。

    “你给我等着!”

    郑平一咬牙,无奈的转过身去。

    啪!

    江辰几乎没有犹豫,一鞭抽在郑平的后背。

    剧痛险些让郑平叫出声来,身子颤抖一下,人们很快看到鞭子打过的地方有鲜血渗出来。

    “还想装硬汉是吗?”

    江辰嘴角掀起一丝弧度,蛇鞭接连三下抽过去。

    发出来的巨响不亚于鞭炮,郑平很快站立不稳,身子摇晃几下。

    然而,这离得一百下还差很多。

    郑平一颗心仿佛掉进冰窖,冷汗满头都是。

    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他可能已经开口求饶。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好咬着牙强撑着。

    在第十鞭落下的时候,郑平惨叫一声,半跪在地上。

    不少人已经不忍直视,转过头去。

    “嗯!”

    江辰眼神示意刘松的手下,他们读懂江辰的眼神,犹豫一会儿,过来将郑平双手抓住,把人架起来。

    旋即,江辰的蛇鞭一下又一下重复着。

    郑平快要崩溃,破口大骂,把江辰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个遍,可骂完之后,他又哭着求饶。

    醒来的孟浩看明白江辰是在为自己出气,尽管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心里特别舒爽,身体的伤痛都不算什么。

    三十鞭过后,郑平意识开始模糊。

    “手都酸了,换你来,不要给我偷懒,还有你,去找水浇他头上。”

    江辰依然不放过郑平,一句话让人心惊胆跳。

    “这家伙,可真够狠啊。”

    弟子们在心里默念着。

    忽然,江辰目光朝看热闹的弟子扫过来,有不少弟子不自觉低下头,甚至就连内门弟子也不例外。

    “你们还有谁要帮那个人教训我,尽管放马过来!”

    江辰大喝一声,不去管郑平,过去把孟浩扶进屋子,替他继续治疗。

    而郑平的鞭刑依然在继续,刘松的人没有江辰手黑,但也不敢放水。

    一百鞭结束,郑平已经成为一滩烂泥,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样,最后是被人抬走。

    刘松的尸体也被刑法堂处理掉。

    地上的血迹提醒着人们今天发生的种种,所有弟子离开的时候,心情都很复杂。

    谁也没想到,被不好看的江辰在第一轮被针对中,会有这样的表现。

    当然,如果不是莫旭,这一切不会发生。

    江辰究竟是如何找上莫旭帮忙,是所有弟子的疑惑。

    在人们走了之后,闻心和莫旭先后进入他房子。

    闻心等他稳定孟浩的伤势,才走上来关心的询问。

    “郡主,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朋友,如果不是你,我想孟浩都已经死了。”

    江辰一脸肃然,又向孟浩说道:“孟浩,是群主在你受伤后派人照顾你,不然你可能伤势过重而死。”

    “多谢郡主!”孟浩认真道。

    “客气什么。”

    闻心摆了摆手,示意不值一提,又嗔怪看了江辰一眼,道:“原来你现在才把我当朋友啊。”

    “这个嘛”江辰抓了抓头,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莫旭咳嗽几下,引起江辰的注意。

    江辰朝闻心点了点头,和莫旭长老来到庭院中。

    “今日多谢莫长老主持公道!”江辰说道。

    “好说好说,刑法堂确实不像话,要好好整治整治。”

    莫旭笑了笑,道:“小友可觉得出气。”

    江辰点了点头,这不用说的,多日来的怨气一扫而空。

    见他这样,莫旭搓了搓手,正打算说起正事。

    “长老,你这样帮我,我感激不尽,先前见你被阵法困扰,江辰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好,好!”

    莫旭见他这样懂事,欣喜不已,也省了他浪费口舌。

    “江辰啊,你对阵法的造诣有多高啊?”

    既然同意,接下来是确定江辰的水平。

    江辰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阵法水平。

    “以前圣域的人是怎么说来着?圣域第一阵法大师?”

    这个当然是不能和对方说的,想来想去,江辰谦虚道:“很高很高。”

    “”莫旭深深看了江辰一眼,分析这话的深意。

    “他肯定有自信解决护山大阵,但又不好意思说。”莫旭在心里猜测道。

    关于这点,莫旭没有想错。

    “不过,莫长老,护山大阵是不是至关重要啊?”江辰讪笑道。

    “是啊。”莫旭想也没想回答。

    “那我将它修复好,是不是大功一件。”

    “当然。”

    “这功劳值不值一百万贡献值?”江辰问道。

    如果是其他长老,听到这话肯定会很意外,不过莫旭却很认真想了想,道:“肯定是值得。”

    江辰满意笑了。

    三天后,江辰成为内门弟子的消息轰动整个天道门。

    没有弟子知道为什么。

    江辰刚成为外门弟子不过半个月,就这样成为内门弟子,除非是直接拿钱砸下去。

    可是,几乎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性。

    江辰来自十万大山,绝对拿不出百万紫金。

    可真正的原因叫人猜不到,只知道是莫旭长老一手操办。

    故而,有人认为江辰可能是莫旭长老的私生子!

    不然的话,莫旭长老为什么这样照顾江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