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是吗?能跟我来一趟吗?老婆子有话想和你说。”古剑宗主说道。

    “前辈但说无妨。”

    江辰跟了上去。

    见到江辰消失在视线中,依辰肩膀才耸下来。

    她向文昕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姐妹正痴痴望着那边。

    她强忍着发笑,伸手在文昕眼前挥了挥。

    文昕如梦初醒,像是被发现什么,满脸通红。

    来到无人处,古剑宗主转过身来,脸色凝重,在犹豫着什么。

    “江辰,别怪老朽强人所难,我希望你能继承古剑宗。”古剑宗主说道。

    正如她自己说的,这是强人所难。

    堂堂一个宗主都没江辰修为高,还要他加入。

    江辰相信古剑宗主不可能不知道这点,没有说话,等她继续说下去。

    他的反应也让古剑宗主更加坚定内心的想法。

    “古剑宗虽然只是小荒地的不入流势力,可也曾经辉煌过,在九境十州都留下过威名。”

    “可惜,上上任宗主野心过大,想要一步登天,带着当时古剑宗所有的势力,倾巢而出,要寻得最有名的遗迹,结果在荒禁之地中死伤惨重。”

    “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女孩,亲眼看到古剑宗一步步没落,流落到小荒地。”

    古剑宗主缓缓道:“我不是在说要让你承担古剑宗崛起的责任,而是希望古剑宗能伴随着你飞黄腾达。”

    江辰依然不说话,面露沉思。

    “你将会是下一任古剑宗宗主,这把古剑也交给你。”

    古剑宗主手里出现一柄剑。

    听到这里,江辰知道自己必须要开口拒绝,否则就晚了。

    他不是嫌弃古剑宗,只是这违背他的意愿。

    他来中三界有三件事。

    找到救治父亲的方法、成为大尊者、以及去灵域见师姐。

    三件事其实可以归为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目标。

    那就是成为大尊者,那样才能完成心中所想。

    肩负着古剑宗的命运,那还是算了。

    要不是古剑宗主一开始就说明强人所难,还用着歉意的语气,他早就拒绝。

    “前辈”

    江辰话已经到嘴边,可当看清楚对方拿出来的古剑,心中莫名一惊。

    他甚至感到难以置信。

    这把剑,是他五百年的佩剑之一!

    毫无预兆的重逢,令他心头猛跳。

    五百年前的一天,他来到中三界游玩,具体的日期早已经忘记,只知道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他将自己的佩剑赠予出去。

    “公子!这可是你费尽心血打造出来的剑,只差那么一点就成为道器,怎么能送给素不相识的人。”

    “还请公子三思。”

    他还记得当时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两名随从向他说过的话。

    “这把剑,在我手上发挥不出价值,可在他的手上,说不定大放光彩。”

    当时江辰看着面前难以置信,又惊又喜的少年,将手中剑送出。

    没想到五百年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他手上。

    “能说说你们第一任宗师吗?”江辰接过古剑,确定没有看错后,心里充满着感触。

    “祖师当年是中三界的风云人物,差点凭借着一己之力颠覆八大灵域,可惜最后还是差那么一点。”

    “后来古剑宗在九境开宗立派,凭借着古剑,更是无人敢来侵犯。”

    古剑宗主说到这里,感叹道:“可惜落在我手上,古剑宗成为今日的模样。”

    “看来当年我没看错人。”

    江辰心说一句,将古剑拔出鞘。

    经过他亲手锤击出来的剑身纹理是那样熟悉,剑身是他用玄冰深处的冰极寒铁混入天降神铁而成。

    经过天地异火的淬炼百日,才能成剑。

    五百年过去,更是见证他手艺的高超,剑一如既往的锋利。

    当年铸造这把剑的时候,江辰是在挑战一个难题。

    那就是打造出道器!

    “父亲,现在法器以上,都是上古甚至更久远传下来的,我们承接先人的智慧和才华,为何不能铸造出道器,甚至是仙器乃至于神器,让我们现在的时代成为千百年后的传说!”

    当年的豪言壮语,他还记得清楚。

    “哈哈哈,辰儿啊辰儿,你要是打造出道器,那么圣域的格局将会大乱。”

    凌云殿殿主,他的父亲当时没有信,不过还很支持他。

    “不过你放心去弄吧,需要什么材料说一句话,不出一日就能送到你面前,失败也没关系。”

    “父亲,放心吧,我不会失败的!”江辰拍着胸脯保证道。

    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尽管这是江辰的心血结晶,做好充足准备,但在最后还是失败。

    不是技术的缺陷或是哪个环节出问题。

    而是少了一样东西。

    但凡神兵利器,都不会出自凡人之手。

    道器,不仅是叫法不同。

    道之一字,包含极广。

    江辰要想铸造出道器的剑,必须要有强大的剑道力量,在通过铁锤敲打的时候灌入到剑中。

    得到剑道力量的升华,才会有一件道器。

    在那之后,江辰明白了道器不仅是兵器,还是独一无二的传承。

    对于身怀绝脉的他来说,这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更别说铸造的过程中,他的力量无法挥起有万斤重的铁锤。

    当时的他,除了医术以外、布阵、炼丹、炼器、破阵都是借助别人之手。

    也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无比忠心。

    “江辰?”

    古剑宗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活了这么久的古剑宗主难以相信江辰此时的神情。

    那种感叹和唏嘘,没有个数十年的人生经历,是根本做不到的。

    “前辈见笑了。”

    一柄古剑勾起太多的往事,江辰都没察觉到。

    他把古剑完全拔出鞘,这是一柄长剑,三尺八,剑身宽不过半指。

    没有繁琐华丽的纹理,因为剑的本身就是非凡之物。

    人们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件艺术品,而不是杀人的剑。

    当年尽管没成为道器,却也轰动圣域,被誉为最接近道器的法器。

    可想而知,当初江辰无条件赠送于人,对圣域的人来说有多大冲击。

    “依然是九阶法器。”江辰心想道。

    古剑没有伴随着岁月降低品级,一如当年那般锋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