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青衣人没有因此丧命,只觉得有些刺疼。

    在江辰拿出第二根银针的时候,青衣人发现自己的意识变得开始模糊。

    这才相信江辰没有说谎,连忙道:“慢着!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就是。”

    “这就对了。”

    “现在可以把针拔掉吧?”

    “不行,这根针还能辨别你是不是在撒谎。”

    江辰摇摇头,不容置疑说道:“我需要知道血月荒的实力。”

    “三名天尊,八名灵尊,绝对没有说谎。”青衣人紧张说道。

    眼睛还不忘往上翻,生怕自己脑袋爆开。

    他这次说的血月荒实力更加强大,让天山台的人脸色难看至极。

    “同为小荒地,你们从哪来的这么多尊者?”江辰问道。

    “我们公子”

    青衣人说到这里停顿一会儿,似乎有些顾忌。

    不过在江辰的目光注视下,只好说道:“我们公子在荒界中获得传承,得到不少宝物,还成为徒弟。”

    “一开始,我们血月荒只是多出一名天尊,接着,荒主在公子的帮助下也达到天尊。”

    “那时,我们就开始吞并其他的小荒地,以战养战,壮大到今日。”

    听完,江辰看向古剑宗主,问道:“血月荒这样大的动静,难道没听说过吗?”

    古剑宗主摇了摇头,道:“你有所不知,小荒地之间不是能随随便便来往的,是要渡过危险的荒禁之地,那是生灵的禁地啊。”

    所以直到别人打上门来才如梦初醒。

    荒禁之地,是三个世界重叠产生的奇异世界,江辰也是听闻过的。

    “你们真的会进行屠杀吗?”木元宗的人不安问道。

    “是的,遇到激烈反抗都会进行示威,何况你们还杀死一名灵尊,以公子的脾气,会亲自杀来的。”

    “你们公子很厉害?”江辰好奇道。

    “公子是我们三天尊之一。”

    血月荒就因为这个公子获得重生,不断壮大,这样下去,说不定都可以赶超大荒地。

    “天啊,那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

    “快离开这里,我才不想待在这里受死。”

    “快走快走!”

    在场的人不敢指责江辰,更是没有勇气留在这里,二话不说离开。

    留下来的人只有文昕和依辰,她们也不是留下来奋战的,是在等江辰。

    “你们三天尊都只是初期吗?”江辰问道。

    “是的。”

    “我知道了。”

    江辰不再看他,望向古剑宗主,道:“黄昏前,我们还有机会离开,但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帮你抵御住。”

    “抵御住?”

    古剑宗主还没说完,青衣人就不敢置信尖叫道:“你要如何抵御住?一名天尊就能杀的你措手不及。”

    “多谢你的好意,但古剑宗不值得你冒险。”古剑宗主说道。

    “冒险吗?我不觉得,举手之劳。”江辰轻松笑道。

    “疯子”

    青衣人听他这样说,小声嘀咕一句,认为江辰是在说疯话。

    古剑宗主当然也不希望门派毁在自己手上,向江辰点了下头。

    “那好,接下来就听我的吧。”

    江辰马上下达自己命令,首先将古剑宗用不上的弟子遣散,只留下能用得上的。

    接着死守天山台,和来敌一战。

    如果来的只是一名天尊,自然最好不过。

    “我要开始布阵,还请宗主将所有用得上的东西统统拿出来。”

    “布阵!?”

    古剑宗主眼前一亮,这确实是唯一办法。

    “光凭着古剑宗的阵法,不足以抵挡住天尊啊,何况古阵可是以前大能留下来的。”

    言下之意很简单,江辰有能耐布置起大阵吗?

    在场的人又在意起江辰的年龄。

    “文昕,你说江辰会不会是活了上百岁的人,服下灵丹妙药,才会如此?”

    依辰悄声道。

    “为什么这样说啊?”文昕不是很理解。

    “如果真如外表看上去那样年轻,又精通阵法,和他比起来,我们算什么?”依辰说道。

    这个问题难住了文昕。

    的确,她们在江辰面前,无比渺小。

    “这样的人,只能用来敬仰的啊。”

    文昕感叹道。

    江辰没有在意二女的说法,他手持着阵盘,指挥古剑宗的人在天山台周围布阵。

    看他娴熟的动作和专注的神情,古剑宗主有些安心了。

    她已经将生死看淡,可如果能保住古剑宗,那自然再好不过。

    一个时辰后,江辰回到天山台,说道:“可以了。”

    “才一个时辰你就布下能抵御天尊的阵法吗?”青衣人惊呼道。

    一门大阵是很要时间的,动辄就是数月。

    往往都是先建立起来一部分,然后在数年内慢慢完善。

    江辰仅仅一个时辰,让人感觉到儿戏。

    “你的作用已经没了,你唯一还活着的原因是我还需要你一会派上用场。”江辰向他警告一句。

    青衣人连忙闭嘴,也不说话。

    啪!

    突然,依辰冲到他身前,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你!”

    小小的通天境敢打他耳光,气得青衣人就是要站起身来。

    依辰不甘示弱地看着他,刚才这家伙想要玷污她清白,现在不抓住机会,以后可没这样的机会。

    “有意见吗?”

    看到青衣人站起身来,江辰眼中寒光一闪,冷冷道。

    “没,没意见。”

    青衣人一惊,连忙赔笑,老老实实跪下去。

    “等我血月荒的人杀来,一定叫你求**,求死不能。”他在心里面说道。

    那边,依辰战战兢兢来到江辰身前,想要开口向他说什么。

    “江辰”

    江辰直接向她伸出手。

    依辰一愣,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哦哦哦。”

    直到文皓在旁边提醒,她才将所有的储物灵器统统还给江辰。

    “记得我说的吗?”江辰把储物灵器放回到原来的地方,并向她问道。

    依辰不明白她所指的是什么。

    “不改变你的心性,你永远是通天境。”江辰说道。

    依辰如释重负,她还以为江辰会说出什么话来,原来只是这个。

    旋即,她向江辰点了点头。

    通过这句话,她知道江辰不是心胸狭窄的人,先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还在指导她。

    依辰又看到了成为废人的宋喆,心想和江辰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