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还不算,江辰的赤霄剑喷涌出大量的烈焰,沿着剑身不停翻滚。

    “这是什么?!”

    大多数人看不出火之剑境,但是能分辨出这不是简单的加持烈火。

    “火之剑境,他是剑道传人,而且还精通奥义力量。”

    程路差不多和宋喆差不多的反应。

    不同的是,被折服后的她,眼冒星星,芳心大动。

    “来!”

    江辰右手又是举起,在依辰那里的黑刀回到手上。

    一刀一剑,令人不解。

    可当风之剑境展现出来那一刻,每个人都为之疯狂。

    “风火剑轮!”

    前后不过两秒钟时间,剑势完全展露出来那一刻,他的人冲向空中。

    带动着阵式而来的灵尊本来是信心十足,但在看到江辰这个样子,不免感到犹豫。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有阵法保护,哪怕处于下风,也能安然无事,反之他会被反震力重创!”

    想到这里,灵尊拼上全力。

    整个阵势像是被浇上油的火焰,威力暴涨数倍。

    不等人们再有任何的感触和想法,双方已经碰撞到一起。

    预料中的动静没有发生。

    江辰的刀剑高深莫测,不仅抵挡住阵法,更是分别在阵法各处攻击。

    几乎没一会儿,阵法就跟古剑宗的防御大阵一样,停下来不动,再就是剧烈晃动。

    最后砰地一声散架,每个人都遭到重创,包括那位灵尊。

    “刹那剑法:第二式!”

    江辰没有啰嗦,刀剑入鞘再出鞘,瞬间消失在原地。

    人们的眼睛捕捉不到江辰身影,只看到灵尊周身的刀光剑影不断。

    停下来后,灵尊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好强啊。”

    荒地人们需要敬仰的灵尊被轻易斩杀,甚至就连阵法也没任何用。

    “撤!”

    被一拳打飞的青衣人想要找回场子,结果看到这一幕,吓得魂不附体,二话不说就要走。

    “想走吗?”

    江辰离他有数千米的距离,然而脚步轻轻一点,人就来到他的身前。

    “留下来吧!”

    刀剑齐出,青衣人没有丧命,却失去反抗之力。

    至于其他血月荒的人,江辰没有去拦。

    他把青衣人带回到天山台,其他人也都返回到台上。

    趁着人们注意力都在江辰身上的时候,宋喆想要偷偷溜走。

    “你想去哪啊?宋师兄。”依辰一眼就发现他,心中的崇拜早已经化为乌有,只剩下鄙夷。

    她的话马上就让宋喆被人注意到。

    宋喆怨毒的看了她一眼,爬向古剑宗主,不断往下磕头。

    “师尊,我是一时糊涂,放过我吧。”

    “可你又为何不放过严旭?”

    古剑宗主说道。

    尽管这话充满着无奈和叹息,可宋师兄就不知道自己不会被饶恕。

    严旭就是他出手杀死的古剑宗弟子。

    “你们这些人刚才表现的比我还不如,有什么资格这样看着我,立场对换,你们表现会比我更加不如!”宋喆更是注意到旁人的眼神,尖声叫道。

    “人只有害怕的时候才能勇敢,可你做不到。”

    江辰屈指一弹,一道剑气打入这人体内。

    宋喆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身力量飞快流失着。

    “古剑宗主,这是你们的弟子,自己处置吧。”江辰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多谢。”

    古剑宗主点了点头,满是感激。

    不仅是照顾古剑宗的颜面,还有拯救古剑宗的安危。

    “可笑,可笑啊,你们以为事情结束了吗?”青衣人突然大声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脸色一变,想起那些逃走的人,肯定会回去通风报信的。

    “你很厉害,我承认,除非是顶尖天才,否则灵尊没人是你对手,可你也要承认,一个最普通的天尊就能要你性命。”青衣人说道。

    能修炼到天尊,当然不会是普通人。

    这里的最普通是相对而言。

    如果江辰成为天尊,和他相比的话,就有很大一部分天尊变得普通。

    “你说的没错。”

    江辰承认这点。

    他能够杀死冯不觉,是有太多的巧合和算计,稍微有什么地方出错就会死。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冯不觉轻敌大意。

    最关键的是,现在没有八部天龙帮他护法,可能还没引动天雷,已经先死于天尊手中。

    “如果我告诉你,血月荒有三名天尊,你又该如何?”青衣人说道。

    这话一出,好不容易定下心来的人们变得惶恐不安。

    似乎觉得不够,青衣人继续道:“你杀死我们一名灵尊,将会杀光你们整个荒的人陪葬!”

    这明显不是天山台的人愿意见到。

    “在你们开口说废话之前,我先说一句,我现在就能让你们陪葬。”

    相同的事情发生过太多,这些人马上就会本末倒置,对他横加指责。

    他抢先开口,堵住这些人的嘴。

    想到江辰刚才的表现,这些人可不想惹事。

    “你们散去吧,暂时离开小荒地,等到一切平复下来再回来。”古剑宗主说道。

    至于古剑宗,作为这片荒地的领袖,是血月荒要铲除的对象。

    “会不会是说谎,血月荒又不是大荒地,哪来的三名天尊。”有人提出质疑。

    小荒地的实力都是差不多的。

    他们这边还才古剑宗主一名灵尊,血月荒不声不响冒出这么多尊者,叫人不敢相信。

    “哈哈哈,你们尽管不信,但在黄昏前,你们就会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我会让你先绝望的,你放心。”江辰说道。

    “你想对我做什么?”青衣人挑衅道。

    江辰一个年轻人,他不相信能有什么逼供手段。

    哪怕是杀了他,也是一开始注定的,求饶也没用。

    对别人狠的他,对自己也够狠。

    江辰见他视死如归的样子,冷笑一声,手里出现一根长长的银针。

    “三根针只要扎进你的脑袋上,你就会变成问什么回答什么的白痴,并且永远不会恢复。”

    “有那么神奇你还在等什么?”青衣人没有当真。

    “因为问题出在那样做的话,你的回答会变得很木木讷,需要问很多次才能得到想要的。”

    江辰慢悠悠道:“不过看你这样硬骨头,只能如此。”

    说完,江辰一根针插入到天灵盖,没入过半,看得人胆战心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