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呸!你们可以选择投降,我可是会死的,如果是你,恐怕早就脱掉衣服求生了!”宋喆骂道。

    “你!”

    文昕气得胸膛快速起伏,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那样做的。”

    “宋师兄,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依辰失望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宋喆冷冷道。

    “这个女人是你伴侣吗?”青衣人听到二人的对话,来了兴趣,好奇道。

    “是的。”

    “不是。”

    宋喆和依辰异口同声说道。

    “我绝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依辰冷冷道。

    “贱人!”宋喆伸手就是要一巴掌打过去。

    “住手,你要是把她脸打肿了,我不是要等她消肿吗?”青衣人一句话就让他停住。

    宋喆一愣,迟疑道:“前辈,你的意思是?”

    “怎么?你不愿意吗?”青衣人冷笑问道。

    “没有没有,这是我的福气,怎么会不愿意。”

    宋喆伸手就去抓依辰的手,要把她带过去。

    依辰誓死不从,拼命往后缩。

    “你之前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宋喆无耻道。

    “你不是男人!”

    “能活着,这又算得了什么!”

    宋喆正要发力,但突然又发出一声惨叫,身子不断往后退出。

    人们定眼一看,发现宋喆的两只手掌心分别插着一根筷子!

    这可把人吓得不轻,天山台用的筷子都是玉器。

    美观精致,但是无比脆弱。

    现在完好无损的射穿宋喆掌心,没有丝毫破损。

    人们下意识往江辰看过去,只见他桌上的筷子不见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日又是大开眼界。”

    江辰缓缓起身,分别看着青衣人和宋喆。

    “一个坏到骨子里,一个懦弱到骨子里。”

    他像是不清楚局势,也不顾紧张的气氛。

    “没事的,不用担心。”

    他看向被吓得不轻的文昕和依辰。

    “以后看男人眼光好一点。”

    又对依辰语重心长说了一句后,江辰跨过桌子,来到天山台中间。

    他目光扫过青衣人和他带来的人。

    “我没兴趣知道任何事,所以你们滚吧。”江辰很认真道。

    青衣人面露困惑之意,看到江辰不是说笑,不由看向天山台其他的人。

    发现这些人也是不明所以的反应,他才松下一口气。

    旋即,他心中更是盛怒。

    但在脸上,却是冷到极点的笑容。

    毫无预兆的,又是一掌拍出来。

    江辰耸了耸肩,随手一挥,五指往空中一抓。

    青衣人的掌劲被这一手给收了!

    在天山台都没造成任何影响。

    “你以为自己是主宰了吗?你这样弱小的存在,我都不知道打死过多少个。”

    江辰冷笑一声,也学对方一样,突然出手。

    人闪电般来到青衣人身前,握紧的拳头重重打了出去。

    他自己的掌劲加上江辰的力量,整个人平地飞起。

    像是天山台射出去的炮弹,飞出很远一段距离。

    “”

    这一幕发生后,天山台的人们反应出奇一致,全都是张开嘴,久久无法合拢。

    “我说过吧,大哥哥很强的。”

    最平静的反而是小凡,颇为得意说道。

    “灵尊,真的是尊者!”依辰不知该喜该忧,脸上的表情复杂都不知道该怎么解读。

    “还是很厉害的灵尊。”文昕说道。

    江辰这种在灵尊中横行无忌的人,说明不是只顾着修行冲上来的。

    反而,他的各种状态都是最好。

    通天境的时候,八根奇脉全开。

    突破尊者,获得龙凤战体。

    至于武学等方面,更是不需要多言。

    再考虑到江辰的年龄,就可以知道这一切对这片荒地的人有多大冲击。

    “朋友!”

    另外一名灵尊眉头紧皱,放下双臂,如临大敌。

    “什么事?”

    “你刚才说不想管闲事,为何还要介入争端,还请行个方便,我们也是为了任务。”他说道。

    “让你们屠杀古剑宗吗?”

    江辰说出他话中的意思。

    “阁下莫非是认为自己稳操胜券吗?”

    灵尊后期的他还是颇有自信。

    “难道我荒地无人吗?”

    天山台马上有人站出来,不过他很快发现其他人和他不一样。

    都满是忌惮和顾及,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目光。

    “你们是怎么回事?生死存亡的时候,你们就选择坐以待毙吗?”他怒喝道。

    “别人出动两名灵尊,而且两人身份之间没有高低之分。”有人向他传声道。

    “这又”

    男子想也没想就要反驳,可突然一个激灵。

    这意味着血月荒可能还有更多的灵尊,甚至于是天尊!

    打退现在这伙人,不代表血月荒不会再派人来。

    相比古剑宗无论如何都要被灭,他们依然有选择余地,不想以身犯险。

    “看到了吗?这些人值得你出手吗?”空中的灵尊戏谑道。

    “不值得。”

    江辰如实道:“我出手也不是为了他们,但既然已经出手,自然是要管到最后。”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无情。”

    灵尊见他如此,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布阵!”

    身后的人马上以他核心,组建起一个阵式,令他的力量突飞猛进,不再是能用灵尊来衡量。

    “你现在后悔吗?”

    “想让我后悔,你可要加把劲。”江辰不屑道。

    “少年郎,古剑宗很感激你出手,奈何古剑宗气数已尽,这是命中的劫数。”古剑宗主无奈道。

    “我的出现,就是改变劫数,重振你古剑宗。”江辰沉声道。

    此言一出,天山台一片哗然。

    就连古剑宗主浑浊的双眼也是精芒闪烁着,望向江辰背影。

    “大言不惭。”灵尊大骂一声。

    空中的攻势立马袭来。

    天山台的众人避之不及,作鸟兽散开。

    依辰和文昕实力太弱,也不得不去这样做,抱着小凡飞走,否则会受到波及。

    “破绽百出的阵式,也敢来我面前卖弄!”

    江辰向前一步,手往身前一挥,青衣人身上的赤霄剑被唤醒,如流光般回到他手上。

    握住剑那一刻,滂湃的剑气四处弥漫,形成气柱冲天而起。

    “好强的剑境”

    光是这样的动静,就叫人感觉到不简单。

    尤其是对于古剑宗这些剑修来说。

    “我居然还找他比划!”

    宋喆只觉得嘴里充满着苦涩,大汗淋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