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在其他通天境还不敢相信的目光中,企图躲开的程路陷入剑势中,变得身不由己。

    剑停下来那一刻,剑尖离得她喉咙很近很近。

    她都能感受到利剑的金属寒意。

    “我不服!”

    肯定文昕不会下手,她有恃无恐躲开,道“这不算数的!”

    尽管说的很大声,可也能听出她语气中的底气不足。

    “这场胜负已经分出,不服的话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古剑宗主说道。

    程路紧咬着牙关,气冲冲来到江辰身前。

    她的剑指向江辰,怒道:“你是如何知道我会躲开的?”

    “我不知道。”

    江辰耸了耸肩,道:“就算你不躲开,也会败。”

    “不可能!”程路根本不相信。

    她选择迎击,那一切很难说。

    “那你自己看。”江辰伸手往空中一指。

    程路抬起头,花容失色,只见文昕持剑而过的那段距离,疾风依然还没散去,如怒涛般汹涌着。

    “她的剑怎么会”

    程路感到无力,正是因为她躲开,才会让文昕控制住剑劲。

    否则的话,她不仅会败,还会受伤。

    尊者们又是大吃一惊,原来江辰根本没有揣摩人心,而是真的凭借着一席话让文昕有了脱胎换骨变化。

    “真是后生可畏,敢问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有尊者开口道。

    一个尊者这样的客气,让在场通天境惊讶莫名。

    在他们的眼里,江辰顶多也是一名通天境,隐藏了自己的境界。

    “江辰。”

    江辰说出自己的姓名,看向了旁边的依辰,饶有兴致问道:“现在你相信那把剑是我的吗?”

    “可是,可是”

    依辰当然是信了,如果其他人还怀疑是文昕故意隐藏实力陪江辰演戏,她是深信不疑。

    问题是那把剑已经献出去。

    有意思的是,赤霄剑在宋师兄手上。

    看来是古剑宗主很中意自己的首席弟子,把剑赐予他。

    又或者说,这位宋师兄根本没有把剑献上去。

    不过这可能性不大,不然对方也不会现在拿出来。

    宋师兄忽然大步走到江辰的面前,沉声道:“请赐教。”

    此言一出,每个人都充满期待。

    就连落败的程路都暂时放下悲伤,看向这边。

    宋师兄通天境九重天,天之骄子。

    江辰来历神秘,不为人知,可有鬼神莫测的本事。

    两人谁强谁弱,很值得期待。

    “没兴趣。”

    没想到的是,江辰给出这样的回答。

    他说的很认真,正眼都没去看宋师兄一眼。

    要他灵尊和通天境去打?开什么玩笑!

    “阁下是看不起我吗?”

    宋师兄脸色一沉,语气不善,握着剑柄的手更加用力。

    就在旁边的依辰很为难,不知该说什么。

    “依辰,你是不是把江辰说过的话告诉过宋师兄?”

    文昕看出什么,传音问道。

    依辰非常羞愧的点了点头。

    她还是以讥讽的语气和宋师兄说江辰是如何可笑,背地里在中伤。

    故而,宋师兄这样的反应也理所当然。

    眼看着江辰没有回应,宋师兄极为快速的拔出赤霄剑,往前刺出去。

    不过赤霄剑在江辰的脸还有几公分的距离停住。

    不说江辰本人,其他人都被吓得不轻,有人还惊呼出声来。

    然而江辰异常的平静,看着削铁如泥的剑锋,还露出怪笑。

    “不要在我面前玩剑,会受伤的。”

    大人教训小孩的语气彻底激怒宋师兄。

    英俊的脸庞上满是青筋,手中的剑好像随时都会再刺出一段距离。

    江辰毫不在意,酒杯凑到嘴边,慢条斯理轻抿一口。

    “宋喆,既然别人不愿,就不要勉强。”古剑宗主在这时说道。

    “是。”

    宋喆一咬牙,收剑入鞘,转身离开。

    众人悬着的心也都落地,随即开始热议起来。

    原因自然是江辰为什么不出手。

    在这个世上,拒接别人的邀战,可是懦夫的行为。

    江辰的说法是没兴趣,充满着对宋喆的轻视。

    “难不成他是尊者不成?”

    人们想到宋喆的境界,江辰起码要是武尊的实力才有资格说这话。

    众人朝着那个方向想了想,都不约而同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是害怕了吧。”

    那石灵迁怒于江辰,正愁找不到机会,阴阳怪气说了句。

    “很有可能啊。”

    其他人也都赞同,要他们相信江辰是尊者,实在是太勉强。

    倒是文昕和依辰两姐妹很紧张。

    经过这一出,再联想到江辰和小凡说过的话,江辰不可能只是尊者,还是灵尊。

    如果是真的,那些储物灵器也是真的。

    想到自己一路上的所作所为,依辰身子在发抖。

    “这个真是你的吗?”依辰把纳戒递了过去。

    江辰就直盯盯看着她,也不说话,接过纳戒,动作熟练的从里面倒出来几枚七品灵丹服下肚。

    “完了。”

    寻常人服下七品灵丹,完全是吃不消,可看江辰的样子,没有一点事。

    这一幕没被人发现,因为江辰的动作很快。

    他就差最后这几枚灵丹彻底恢实力,到时候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什么时候清灵门招来这一个装神弄鬼的人啊。”石灵又在那边说道。

    “我说你,少说几句好不好。”惶恐不安的依辰没好气道。

    “你!”

    石灵大怒,可又发现依辰的语气不对劲。

    正当这时,天空传来不小动静。

    “小心!”

    几名尊者大声提醒,接着就听见一个重物破空而来,发出低沉的呼啸声。

    砰地一声!

    一个大钟砸在天山台正中间,将铺好的地面砸的稀巴烂。

    大钟上还系着白带。

    “血月荒,特来给古剑宗拜寿!”

    紧接着,空中出现一个充满戏谑声音。

    拜寿,却是送上一口钟。

    送钟,送终!

    古剑宗主那慈祥的面容不再,变得很阴沉。

    “大胆!”

    其他尊者纷纷大怒,这明摆着是挑事的,正要出手教训。

    不过当来人出现在天山台上空的时候,这些尊者齐齐停手。

    灵尊中期!

    远不是他们这些武尊能够对付的。

    这名灵尊三十岁出头,在这个年龄达到这样的境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身穿着青衣,普通的面容充满着嚣张。

    作者的话:推荐一部很火的系统流作品:神爆系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