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依辰见他还好意思笑,恨不得撕破他那张脸。

    可也在这时,阵阵惊呼声在耳边响起。

    过于生气的她都没注意到文昕和石灵已经打了起来。

    她抬头一看,文昕出剑如电,料敌机先,石灵和她刚才一样,处处陷于被动中。

    “她完全识破石灵的剑招,这怎么可能?!”

    木元宗的人惊呼连连,不相信文昕会有这样强。

    “真的假的?”

    对文昕实力最清楚不过的依辰不相信一开始就取得这样的优势。

    可仔细看的话,发现确实如此,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石灵拼上全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石灵不断后退,脸上布满着惊愕。

    “你刚才和文昕说了什么?”依辰抓着江辰的手臂,激动道。

    这话提醒了在座的人,都看向江辰。

    不过他们很快面露疑惑。

    江辰看上去普普通通,会懂得通天境这个水平的剑法?

    不过有一道目光让江辰很在意。

    是那位古剑宗主,眼里流露着光芒,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笑容慈祥。

    啪!

    文昕很漂亮的一剑挑开石灵长剑,也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红印。

    “文昕好棒!”

    依辰顾不上追问江辰,看到文昕取得的成绩,欣喜不已。

    文昕下意识露齿一笑,看向江辰。

    她就试着按江辰所说的去做,没想到真有奇效。

    江辰完全料到石灵的出剑风格和各种反应。

    “他真的是村民吗?”文昕心想道。

    “原来清灵门的清风剑法如此了得,还赐教。”

    文昕的表现引起在场的人好胜心,落败的石灵还没下去,又有一名女子站起身来,扬言挑战。

    可等到人们看清楚是谁后,发出一片哗然之声。

    程路!

    在这片小荒地非常有名。

    她来的时候都不用考验资质,直接被请入天山台。

    不仅是因为剑法高超,还有她的境界。

    “你通天境六重天挑战四重天的吗?”依辰不满道。

    “我可以试着控制力量,比试剑法。”程路说道。

    “可你依然占据着境界带来的优势。”依辰不满道。

    “那好吧,既然你们怕,我不强求。”程路以退为进,又坐了回去。

    “你这人!”

    依辰很不甘心。

    “算了。”

    文昕落在她身边,虽然是在安慰依辰,但也是不服气。

    “想不想赢她?”正当这时,江辰一本正经说道。

    一个问题,很正常的语调,差点引起天台山的疯狂。

    简单的一句话,信息量却是不少。

    文昕不可能在境界上超越程路,也不可能借用外力在比斗上。

    只有一点,江辰有信心通过短时间内让文昕的剑法超越六重天的程路!

    要知道,文昕的剑法可能就不如对方。

    现在他还要跨越两重天的差距。

    那边坐下来的程路站起身来,眼神不善,偏偏江辰无视她。

    “想。”文昕鬼使神差说出这话。

    江辰也不起身,向她招了招手。

    文昕犹豫一会儿,低下头,把脑袋凑过去,想听听会说什么。

    在众人注视下,她俏脸发红。

    旁边的依辰竖起耳朵,想听听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江辰嘴唇张开,任谁都听不见他说什么。

    哪怕是尊者的神识。

    这让原本不把他当一回事的人们渐渐认识到他的深不可测。

    要不是江辰太过年轻,而是几十岁,这些尊者都要过来示好。

    这次江辰说的东西比较多,差不多一分钟左右。

    期间文昕不时点头,脸上时而困惑,时而惊喜。

    “请赐教。”

    最后,变得信心百倍,主动迎上程路的目光。

    “于其和你,不如让他来吧。”程路指着江辰,挑衅道。

    这也是众人所希望的,想看看江辰的本事。

    “你先赢了她再说。”江辰随意道。

    “好!”

    眼看着要动手,依辰颇为紧张道:“程路的剑术非常了得,能行吗?”

    “也许吧。”

    考虑到之前她的态度,江辰的回答也是不咸不淡。

    根据他的观察,程路没有掌握剑道,剑术造诣确实不低。

    不过如果文昕能做到他所说的,是能获胜的。

    依辰的担心来自于对文昕的了解。

    其他人对文昕报以怀疑,是因为知道程路的厉害。

    哪怕是不知道的人,光看境界也能知道谁更厉害。

    “我很想知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程路说道:“刚才他看过石灵出手,教你如何破敌,可我从始至终,都没见过他,他为何那样自信?”

    除了被看不起外,程路想不到其他。

    “他和我说的不是关你,是关于我。”

    文昕心如止水,毫无紧张之色,通过呼吸调节全身。

    手中的剑对准着程路,剑意随着剑身荡漾而出,空中很适宜的吹来一阵风。

    文昕的秀发飘起,手腕一转,俏脸上充满着。

    “清风剑:心剑相应!”

    文昕没有任何试探,直接施展出绝式。

    “真的吗?”

    依辰难以置信,先前文昕还施展绝式失败。

    倘若真的做到,那么就意味着江辰一句话的功夫就让文昕掌握到完整的风之大道。

    “很聪明。”

    程路看到文昕的剑式,大概明白了江辰所说的。

    如果是正常过招,文昕不可能是她的对手,随时都会有落败的可能。

    所以将希望放在一剑上,分出胜负。

    “我是躲开,还是接剑?”

    程路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想迎击的,可看江辰自信的面容,不难猜到文昕这一剑不简单。

    可如果躲开的话,必须要有远超文昕的剑道水平。

    这点,程路还是挺自信的。

    “我先躲开,哪怕吃亏,也不可能一击分出胜负。”程路拿定主意。

    这时,文昕出剑了。

    正是清风剑法最后的绝式,剑锋闪出,风声呼啸。

    天山台席位上的酒壶茶杯统统被吹倒。

    “胜负已分啊。”

    在场的尊者都心想道。

    他们已经不用再看空中,一道道惊讶的目光看向了江辰。

    “这个年轻人,好可怕。”这是他们心中的想法。

    可怕之处不仅是教导文昕,还在于对人心的把握。

    如果程路不是选择躲开,而是迎击,纵然会吃亏,还有很大的希望获胜。

    可现在这样一来,必败无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