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人是谁啊?竟能把长老逐出门派?”

    “没听说过啊!”

    “难不成是太上长老?!”

    弟子们议论纷纷,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奇万分。

    “莫长老!”

    突然,天空传来叫喊,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踩着一把飞剑,急急忙忙赶来。

    刑法堂堂主,丁白!

    见到此人,弟子们又开始兴奋,今天见到的大人物真是一个又一个。

    让人吃惊的是,就算是丁白,在那莫旭面前,也是非常的恭敬。

    “莫长老,什么情况,劳烦你大驾?”丁白说道。

    “你让你刑法堂的弟子说。”莫旭指了指刘松,懒得多言。

    刘松便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不敢有任何狡辩,说自己和郑平有私交,因为郑平拜托,借着刑法堂对付江辰,把人关到鬼见愁。

    “然后江辰公平审判赢了,可你们刑法堂的长老什么都不做,直接把江辰逐出门派,这是几百双眼睛都看到的。”莫旭淡淡道。

    丁白铁青着脸,死死瞪着李长老,道:“从现在起,你已经不再是刑法堂长老。”

    “不用麻烦,我已经将他逐出天道门,他不是很喜欢逐人出门吗?”莫旭说道。

    丁白一愣,不敢有意见。

    “莫长老,刑法堂会严惩刘松六人,并赔偿这位弟子,可好?”丁白想要尽快平息这事,闹大了对他影响不好。

    “没用,江辰是以死自证清白,刘松六人的性命可不是你们刑法堂说的算。”莫旭说道。

    一听这话,刘松六人又开始求饶。

    “是郑平指示你们的对不对?”江辰问道。

    “是的。”

    于是,江辰看向丁白,问道:“敢问刑法堂堂主,指示刑法堂弟子陷害同门,该如何处置?”

    丁白深吸一口气,无奈道:“把郑平叫来!”

    没过多久,郑平快步走来,他已经了解到怎么回事。

    不等别人发问,他就道:“长老,我承认让刘松帮忙对付江辰,愿意接受应有惩罚,但是江辰的死证,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郑平,你个王八蛋!”

    郑平的话刚落,刘松就是破口大骂。

    如果不是他,江辰会死证?

    郑平也不理他,只要不死,有宁昊天撑腰,什么样的处罚都不在话下。

    “郑平,你将我朋友孟浩打成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又怎么说?!”这是江辰今天愤怒的主要原因。

    “哦?他又不是天道门弟子。”郑平满不在乎地说道。

    “那你是承认诬陷孟浩偷你东西才打他是吧?”江辰喝道。

    “上当了。”

    郑平暗道不好,有些担心地看向丁白和莫旭。

    “我提出生死决斗,和郑平!”江辰说道。

    “我不接受。”郑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因为他打不过江辰。

    “江辰啊,你以死证明清白,只对刘松六人有处理权,至于这郑平,要按门规来,不过,惩罚是不会轻的,你那朋友现在什么情况啊?”莫旭说道。

    听到莫旭这样关心的语气,丁白和郑平心情很古怪。

    他们不知道江辰是如何和这位最难缠的太上长老扯上关系。

    “我不相信刑法堂会严厉处罚郑平。”江辰对此很不满,恨不得当场杀死郑平。

    “你放心,如果郑平没有受到惩罚,我就把刑法堂堂主换掉。”莫旭立马向他保证。

    刑法堂堂主丁白吓了一跳,立马道:“郑平,你诬陷同门,残害他人,有辱门派名声,罪大恶极,念你是内门弟子,不将你逐出门派。”

    “但是,你要在鬼见愁面壁一年,取消所有福利,处一百鞭刑。”

    如果说在鬼见愁面壁一年的处罚叫人心惊,那后面的一百鞭刑是真的吓人。

    当时江辰被带到刑法堂,都没被动过刑,那是因为刑法堂的刑罚动起真格来,是会出人命的。

    一百鞭刑,能把全身骨头打碎。

    因为天道门的鞭子是特制,行刑的人不管什么境界,都能把人打得半死。

    “我不服!”郑平脸色一白,大声抗议。

    “不服也得服,不然你和我进行公平审判?”丁白没好气道。

    和刑法堂堂主公平审判?

    郑平又不是傻瓜,只好扭曲着脸站在原地。

    “我要亲自行刑!”江辰说道。

    “这不合规矩啊”丁白非常为难。

    “没问题。”莫旭大手一挥,直接同意。

    “好吧。”丁白无奈道。

    “完了”

    郑平万念俱灰,如果是其他人行刑,他还有一线希望。

    在门派行刑的人有一套独门功夫。

    这是通过日积月累练成的,拿一张纸包住砖头,用鞭子抽打,能做到纸没有破,砖头粉碎,就算是合格。

    故而,也可以做到纸破,砖头完好无损。

    所以同样执行鞭刑的人,有时候下场完全不一样。

    有的人皮开肉绽,可没过几天就能生龙活虎,有的人只是皮肤乌青,结果一命呜呼。

    江辰不会那样特殊的技艺,可一百鞭子打下来,那

    郑平想都不敢想。

    “至于你们。”

    江辰终于把目光放在刘松等人身上,他戏谑看了一眼刘松,向其他五人说道:“你们杀了刘松,我就不处置你们。”

    “嘶!”

    这话让不少人对江辰印象改观。

    这个家伙,绝对是个狠角色啊!

    让刘松绝望的是,平日里言听计从的五个手下互相望了望彼此,竟是心动了,在确定长老没有阻止之后,纷纷从地上站起来。

    “刘松啊,是你害我们这样的,没有你的命令,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是啊,郑平给你的好处你自己全拿了,我们兄弟什么都没有。”

    刘松境界比他们高,但架不住人多,不断往后退,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丁白忙道:“莫长老,这样不好吧?太血腥了!那么多弟子看着。”

    “刚才你们的李长老要当场击杀江辰,要不是我,江辰已经死了,也有很多人看着。”莫旭说道。

    这一下,丁白无话可说,怨毒的目光落在那早已经绝望的李长老身上!

    没过多久,人们看到刘松的五个手下如恶狼般扑向刘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