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洗完澡后,江辰带着小凡去找正在喝早茶的二女。

    “洗个澡也洗那么”

    依辰想也没想就要抱怨,可当看清楚江辰样子的时候,话说不出来了。

    先前的江辰和乞丐差不多,尽管能看出眉清目秀,可依辰没心情欣赏。

    现在脱掉破旧的衣服,一番洗浴后,终于恢复原来面貌。

    “好俊!”

    就连文昕也忍不住想到。

    江清宇和高月郎才女貌,生下来的儿子自然不俗,加上江辰内敛的性格和深邃的眼神,根本不像是村夫。

    “小凡,他真是你们村里的人吗?”依辰忍不住问道。

    “不是,大哥哥是从天上来的,伴随着打雷和闪电。”小凡马上道。

    这是实话,奈何超出二女的想像,自然没有放在心上。

    “这样正好,免得给我丢人。”

    继续前行,依辰对江辰脸色好了不少,尤其是路人投来的目光,让她很受用。

    “以后去清灵门,你不用当杂役,我给你找个管事的活。”依辰说道。

    江辰摇头苦笑,感叹外貌的重要性。

    忽然,他想到什么,道:“我们到了吗?”

    “嗯,古剑宗就在前面的青山上。”

    从另外一座城门出去,果然就看到一条青石铺成的大路。

    沿着这路没走多久,江辰就看见越来越多的修行之人。

    大多都是通天境,飞落到这条大路上。

    之所以没有飞着上山,是对古剑宗的敬意。

    来到山门的时候,就好像江流汇入海中,放眼看去,几乎到处都是人。

    “你说我们会被请上天山台吗?”

    “应该会吧。”

    “如果那样的话,那样可以看见宋师兄。”

    二女又在小声讨论着。

    贺寿的人那么多,不可能每个人都兼顾到,甚至有人到最后连正主的面都不会见到。

    天山台,相当于贵宾席。

    三样东西决定着能不能坐上去。

    身份,诚意,天资。

    身份是指尊者,尊者不需要落地,直接飞入古剑宗都没问题。

    天资当然是指年轻的天才,这是任何势力都看中的。

    至于诚意,是指贺礼,任何人都不能免俗。

    文昕和依辰天赋不算差,但也不是最好,来时没打算去天山台。

    可她们现在交流一个眼神,怀揣着激动心情走向山门。

    来的人只有两种需要排队,一种是为了证明自己天赋。

    还有一种是诚意,献上贺礼,古剑宗要一一审查。

    其他人报上姓名,就能直接入山。

    这一幕让江辰心生失望,他听闻古剑门的时候,对这个门派抱有期待。

    倒不是说他清高,当年凌云殿也会收礼。

    问题是吃相太难看,显得太势力。

    待在排队的队伍中,江辰观察到那边想要证明自己的青年男女,都是通天境后期。

    这些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唏嘘不已。

    忽然,在文昕和依辰的前面,有三个人大摇大摆插队,无视文昕和依辰气愤的目光。

    “喂!你们插队不太像话吧!”依辰忍不下这口气。

    “这不是清灵门的两姐妹吗?”

    “我说你们是不是排错队伍了?”

    “我说你们清灵门在这里凑什么热闹,浪费大家时间,正好把位置让出来吧。”

    插队的三个人毫无歉意,反而还在冷嘲热讽着。

    江辰一看,发现是两女一男,身穿相同服饰,应该是来自同一个门派。

    “我说是谁这样没素质,原来是木元宗的人!”

    看清楚三人,依辰双手抱在胸口,冷嘲热讽。

    “依辰,你还是这样牙尖嘴利啊。”

    木元宗以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为首,容貌姣好,通天境四重天,要比依辰高。

    “我说你们斗嘴归斗嘴,快决定谁先退到后面去吧。”

    插队不仅是文昕和依辰不满,后面的人同样是坐不住。

    “明明是他们插队的啊。”文昕争辩道,语气带着一丝委屈。

    “那我可管不着。”

    后面说话的人并不在乎。

    “去后面重新排吧,清灵门仅有的两个通天境。”木元宗的女子戏谑道。

    闻言,依辰气得就是要拔剑,她和小凡说过清灵门各种不简单,岂能容别人这样说。

    “怎么回事?”

    在队伍的最前面,走来古剑门的一名弟子。

    “是宋师兄。”

    无论是依辰还是那位石秀的女子,看到走来的人都很紧张,整理着秀发。

    看清楚那位宋师兄的样子后,江辰也就不奇怪她们会有这个反应。

    一表人才,身材高大,穿着制式修身的黑色长衣,令他整个人气质不俗。

    “宋师兄,是她们插队!”依辰忙道。

    “宋师兄,是她们捣乱,清灵门能有什么样的贺礼能看出诚意?”木元宗的石灵辩解道。

    听到二女的话,宋师兄皱了皱眉。

    “师妹,你先将贺礼拿给我看看吧。”宋师兄说道。

    听他这样说,江辰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身为古剑宗的首席弟子,不维护排队的规矩,没有原则。

    可看依辰的反应,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颇为得意的拿出木盒,不忘瞥了石灵一眼。

    石灵夸张的翻了翻白眼,手抱在胸前,倒要看看清灵门能够拿出什么。

    可惜角度不够,打开的盒子她没法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还好那位宋师兄将赤霄剑从盒中拿出来。

    从剑鞘来看,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某些人目光短浅,把破烂拿来当贺礼。”石灵忍不住嘲讽道。

    宋师兄满脸困惑,直到他将剑拔出。

    剑身才出来三分之一,宋师兄满脸惊喜,换了个姿势拿剑,像捧着至宝。

    他不将剑完全拔出,而是仔细看着剑身的纹理。

    “法宝!”

    队伍上下一片骚动,尤其是石灵,眼睛都差不多瞪圆了。

    “好剑,好剑。”

    宋师兄赞不绝口,连排队都不用了,亲自领着文昕和依辰上山。

    这差点没让依辰的尾巴翘上天去。

    留下羡慕妒忌的石灵,四人跟着宋师兄上山。

    “师兄,这剑从何而来?”宋师兄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文昕和依辰相视一望,有些为难。

    “怎么?有难言之隐吗?倘若这剑牵扯到什么,古剑宗可不能收。”宋师兄肃然道。

    不过江辰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不对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