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台上,赵破军已经动手。

    “动手前,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竟然敢那样对诗雅,你会后悔的。”

    正是因为唐诗雅,他才会和江辰结怨,导致炎王爷身死。

    不过他一点都不怪唐诗雅,尤其是昨天听到江辰的所作所为后,义愤填膺。

    “破军鬼斩!”

    赵破军一刀猛地劈杀出去。

    正如江辰所说的,他不躲不避,也不反抗,双手抱在胸前。

    赵破军的刀可不会留情,不管是不是在比试,直接就朝着他脖子下去。

    那凌厉的刀锋眼看着就要落在江辰身上,雷霆神甲马上出现。

    只听见一连串声响,赵破军的刀砍在上面,人就飞了出去。

    江辰站在原地一点事情都没有。

    雷电之力!

    下三界的人们已经预料到,倒是中三界的弟子面面相觑。

    倒也不是说中三界没有能控雷的,可像江辰这种程度很少。

    也难怪他敢自信接住三招。

    “确实是灵尊。”

    观战的天尊看到江辰发力,马上确定出结果。

    “还要让吗?还是你直接认输?”江辰问道。

    “少给我得意!”

    赵破军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开始发动第二招。

    运转刀招,而且很取巧,刀芒内敛着不放。

    “聪明。”

    这一刀下去,纵然江辰能防得住,可穿透力也会叫他受不了。

    最后刀还是砍在江辰的腰部。

    可惜还是没有用,虽然赵破军落刀的只是很顺畅,可依然破不开雷电。

    就连赵破军期望的通过刀劲重创江辰的期待也落空。

    穿过雷霆神甲的刀劲,对江辰来说就是挠挠痒。

    “好强的防御力!”

    中三界的人夸赞道。

    他们已经认为江辰是擅长防御的武者。

    这不是说不好,这类人不需要武学多么高深,拳脚就能叫人付出代价。

    “还有最后一刀,你可要加把劲啊。”江辰说道。

    “啊啊啊啊!”

    赵破军险些没被气疯,想戳破真相的他反而这样丢脸,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最后一刀上面。

    “千军灭!”

    赵破军使出绝式,刀芒如千丈瀑布冲向江辰。

    这一刀确实猛,挨到这一击,江辰身子晃动了一下。

    但也仅此而已。

    “他不会是在强撑吧。”

    如此强力一击打在江辰身上,就连有雷霆神甲,也够吃一壶的。

    赵破军死死盯着他不放,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在强撑着。

    说不定一张嘴就会流血,可他发现的并没有这些。

    江辰拍了拍衣服,雷霆神甲从他身上消失不见。

    “还要再比吗?”他一本正经问道。

    “去死!”

    赵破军抓住机会,再次出刀。

    由于两人相隔的距离比较近,所以江辰的情况非常危险。

    啪!

    结果刀还没有落下,江辰的剑已经率先出击,斩在赵破军的脖子上。

    赵破军整个人顿时仰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幸运的是,江辰的剑没有出鞘,剑鞘又重又沉,倒也不至于致命。

    “一般我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刚才的行为已经和死人差不多。”

    “不过庆幸你的弱小吧,我懒得杀你。”江辰说道。

    “庆幸你的弱小吧”

    赵破军耳边回荡着这句话,加上挨到一下重击,竟是给气晕过去。

    最好还是狂龙皇朝的人给抬下去。

    江辰守住擂台,整个过程轻松写意。

    这时候,也不会有人不识趣的上去凑热闹,是想要看看江辰和许华的战斗。

    江辰已经打败过赵破军一次,虽然已是灵尊,仔细想想还是没什么稀奇的。

    可能够一剑击败叶尘的人,那战斗的水平可就完全不一样。

    “你是剑客?”许华在那边问道。

    答案决定着是不是由他来动手。

    之所以会问,是江辰腰间一把剑,一把刀。

    江辰点了点头,那许华在星宿宫强者的授意下,再次来到高台上。

    “我还以为你是沙包来着。”许华的嘴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这次面对许华的狂妄,下面的人不是愤怒,而是担心。

    不管叶尘还是江辰,对于人们来说,都是下三界的对手。

    倘若也是一剑落败,完全抬不起头来。

    尽管他们知道许华并非是中三界的顶尖水平,却也希望江辰有一战之力。

    “剑就是剑,刀就是刀。”

    动手前,许华看向了江辰腰间的赤霄剑和黑刀,不满道:“像你这样,有辱剑修二字。”

    “总有人把自己的无知当成是真理。”江辰随意道。

    这话一出,下三界的人倒没什么,江辰言语犀利,他们都习以为常。

    反倒是中三界的人反应很大。

    江辰评论许华对剑修方面的无知,不亚于嘲笑精明的商人不会做生意。

    “原来是个狂妄无知的家伙。”

    应颜对江辰的好奇减弱不少,大为失望地轻轻摇头。

    “剑客榜的许华不懂剑吗?”

    余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期待江辰能有所表现,但这也未免太狂妄了点。

    许华那张脸更加阴沉,握住剑柄的手青筋暴露。

    “光影剑!”

    让对手先出招,是自信的表现,骄傲的人往往都会如此。

    许华二话不说拔剑,可见愤怒程度。

    他的剑没有因为愤怒失去水准,反而更加凌厉。

    “他的剑怎么会如此了得。”

    落败的叶尘作为旁观者,不由心生无力。

    他在下三界赫赫有名,可到了中三界什么都不是。

    他对江辰的信心,也是产生动摇。

    江辰不见慌乱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右手将黑刀拔出。

    说是剑修的他,手里出现一把刀,许华的眼神阴冷不少。

    他的剑法和光之奥义结合,成为光之剑境。

    除此之外,风、金意境大成,都达到大道。

    再加上剑道力量,一剑击败叶尘并不奇怪。

    只是外人无法看穿这些,只以为那只是把会发光的剑。

    江辰黑刀刺去的那一瞬间,许华所有的不屑和愤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奇。

    明明是把刀的江辰,散发出来的剑意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刀剑相碰,闪电般过招,然后又快速分开。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在人们以为双方会因为这次交手调整状态的时候,江辰再次出剑。

    “什么!”

    许华手忙脚乱,无法从容应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