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海面上,两人在诡异的气氛下站着。

    江辰虚弱不堪,可说话抛地有声,言语一针见血。

    唐诗雅全盛状态,随时可以了解江辰性命,却脸色苍白,眼中充满着不安。

    “你认为男人都喜欢百依百随,处处维护男人,可和你本性冲突,非常违和。”

    “在梵天音要开船的时候,你和我说放不下极恶岛的同门,实际上是想激化我和她的矛盾,不死不休。”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

    唐诗雅听不下去了,打断道:“够了!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如此?”

    江辰说道:“你先说说为什么选择我作为情丝劫的对象吧。”

    唐诗雅看了他一眼,见他痛苦的样子,也许是善心的原因,很认真想了想。

    “因为你足够优秀,这是真话。”

    江辰摇了摇头,道:“你还在有所保留,说明你心不够狠,不愿意死人恨你,你还不太擅长此类功法。”

    情丝劫是夺舍功法中的顶尖存在,要练成的要求极高。

    要入情,又要无情,容不得半点虚伪。

    “你是优秀,如果是你的话,情丝效果会更好,何况你还是战体之人。”

    被他这样说,唐诗雅的脸色越来越冷。

    她又道:“另外,我也明白了你为什么明知道还往火坑里面跳,你是想要情心是吧?”

    修炼情丝劫的人,如果实在断不了情,可以将对象体内的情丝化为情心留在体内。

    简单来说,就是女方没有任何受益,情丝劫不能修炼,但男方会得到很大帮助。

    “我确实想过,可看你对那女人在意的样子,你值得我那样做吗?”唐诗雅嫉恨道。

    “都说过了,不必遮掩,说出你选择我的原因,说出为什么不留情心的原因。”江辰说道。

    “你知道这些,真不是那女人和你说过吗?”

    唐诗雅见他说到情心都不会慌张,不禁有些怀疑,想起那天晚上和梵天音待在房间里面所发生的。

    “你想和我说什么?”当时是唐诗雅先发问道。

    “你在甲板上故意刺激江辰,想要他和我死斗是吗?”

    梵天音虽然是在问,但唐诗雅发现自己不用回答,面纱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已经看透一切。

    “是又如何?”唐诗雅很坦率承认。

    “我认识你母亲的师父。”梵天音说了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来。

    唐诗雅却是慌乱不已,脸上的从容和镇定消失不见。

    “通过把男人当成台阶,一步步走向大尊者的女人,是耻辱。”

    梵天音不理会她的表情,说道:“如果你敢这样对江辰,我饶不了你!”

    唐诗雅也被这话给气到,精致如瓷器的脸蛋流露出愤怒。

    她不满梵天音高高在上的姿态,道:“你去说啊,看江辰是信你还是信我。”

    啪!

    梵天音的回答就是一耳光。

    到记忆的最后,唐诗雅下意识的摸了摸已经消肿的脸颊。

    “没错,我选择你的原因是你来自九天界,没有背景,不需要顾及!”

    “因为像你这样的天才,只有顶尖势力才能培养出来的,我不敢动他们的人。”

    “我不在你身上留情心,也是因为你没背景,像你这样的人和性格,能辉煌一时,不能辉煌一世!”

    唐诗雅爆发了,不再遮遮掩掩,吐露自己心声。

    “很好,这才是修炼情丝劫的人应有心态。”江辰不怒反笑,很欣赏唐诗雅的表现。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多么好的人,是你们这些男人总希望漂亮的脸蛋下也应该有颗天使的心。”

    “漂亮的女人也不是生来就是依附强大的男人,也是能变得更强的,等我练成情丝劫第九劫,九界谁敢瞧不起我!”唐诗雅没听他的话,依然还在说。

    情丝劫共有九劫,意味着要入情九次,分别是不同的人。

    越到后面,威力越大,难度也大。

    “我母亲在第三劫的时候在我父亲留下情心,结果呢?我父亲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而我母亲这辈子都只会是天尊了。”

    江辰说道:“天尊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我的师尊,第六劫也忍不住留下情心,成为大尊者,可惜那男人命不好,死在仇人手上。”

    唐诗雅说完一大堆,发泄内心的情绪后,双眼通红地看着江辰。

    “我第一劫才刚刚开始,你就指望着我留下情心吗?”

    言语中的嘲讽也不知道在说江辰,还是自嘲。

    旋即,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她走向江辰,走得很远,嘴上还在说着。

    “江辰,你几乎是第一劫最完美的人选。”

    “天赋异禀,身怀传承血脉,天赋造诣惊人,可惜,只是来自九天界,你的出身,配不上你的天赋。”

    说完,她已经到了江辰身前。

    江辰听她说的这些,心有感触,道:“诗雅,你还有机会回头,留下情心,你不会后悔。”

    唐诗雅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毫不顾形象的笑声从她嘴中发出。

    “江辰啊江辰,就算我知道你总是出人意料,可你知道你的话有多可笑吗?”

    “我刚才的话,不是在求饶,而是你给机会。”

    江辰认真道:“这个机会将来会有很多人梦寐以求,对现在的你,垂手可得。”

    听到这话,唐诗雅居然犹豫了,那张脸满是挣扎之色。

    “我不稀罕!”

    突然,她高抬起下巴,手掌伸向江辰。

    江辰的身子挺着胸膛,几根如龙须一样的情丝从他体内抽离出来,晶莹剔透,轻盈纤细。

    “果然!你果然是天纵奇才!这样的情丝能让我拥有战体的!”

    手臂接触到情丝,唐诗雅先前的犹豫消失不见,被狂热取代。

    “恭喜你如愿以偿。”

    江辰还记得她每次说到战体那样羡慕。

    “你放心吧,成为我第一劫,你已经实现了自己价值!”唐诗雅说道。

    “你有件事说对了,我总是出人意料。”

    忽然间,江辰露出一个让唐诗雅不放心的笑容。

    明知道还有危险,江辰还是义无反顾,真的是因为期待情心留在自己体内吗?

    当然不是!

    作者的话:先前625章重复了624的内容,已经修改,刷新下就可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