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人是一位中年男子,身穿一件普通的青衫,但掩盖不了天尊的气息。

    他来到镇海号上空,被阵法阻挡后,一对浓眉立马皱起。

    “圣武院,冯不觉。”

    他为镇海号的不识趣感到不满,报出自己姓名。

    江辰想了想,撤掉镇海号的大阵。

    冯不觉这才挥了挥衣袖,姿态高傲的落在甲板上。

    “镇海号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又是什么人?”

    冯不觉马上发现船上的不对劲,警惕起来,道:“十字盟的人去哪了?”

    “冯前辈,这位是飞龙皇朝的冠军侯,江辰。”唐诗雅上前介绍道。

    “唐小姐?”

    冯不觉认出她来,但是对江辰的敌意没有减轻多少,道:“冠军侯是没嘴巴吗?”

    堂堂天尊,来到镇海号,却无人上来巴结奉承,让他觉得被冒犯。

    “你有何事?”

    江辰如他所愿,开口说话,很不客气。

    “你!”

    冯不觉那张方脸渐露怒意,又挥衣袖,道:“小小的武尊也敢这样放肆?”

    闻言,江辰说道:“因为你是天尊,别人就要卑躬屈膝?”

    他早看出来了,这家伙虽然穿着简单,但心高气傲,瞧不起境界低于自己的人。

    唐诗雅很焦急的向他使眼色,希望不要和圣武结怨。

    在真武界,圣武院就是天,掌握着绝大多数人的生杀大权。

    冯不觉眼睛眯成一条缝,目光阴冷。

    不过在船上的各种武器统统对准着他,那一触即发的气势马上消散。

    十大门派合力打造的镇海号,在真武界非常有名,杀伤力极大。

    天尊的他,也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我不和你计较,我就问你十字盟的人去哪了?”冯不觉说道。

    放弃动手的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明智决定,否则的话,还有青铜鼎等着他。

    “前辈,是这样的”唐诗雅上前说道。

    “我要他说!”

    冯不觉打断她的话,指着江辰,道:“你是飞龙皇朝的人,控制着镇海号,最好说清楚怎么回事。”

    “既然你想知道的话。”

    江辰耸了耸肩,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关于很多对自己不利的细节,直接带过。

    “果然是这样。”

    听完这些事情,冯不觉一点都不意外。

    反而在他的脸上,出现一抹残忍的笑容。

    “那些海盗,真的进入石门了?”冯不觉问道。

    “是的。”

    唐诗雅听出什么,道:“前辈,难道这一切都是圣武院的计划吗?”

    “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过会有消息传来的。”

    冯不觉是来打探消息的,得到想要的后,二话不说飞走。

    “海神宝库,就是圣武院布的局,要歼灭前十的大盗。”江辰大概猜出了怎么回事。

    “枪打出头鸟,不过这次有妙音盗,也难怪要花这么长时间布局。”

    唐诗雅很满意听到这消息,不过在发现江辰目视着小岛的方向时候,感到无比紧张。

    “你不会还是想去救人吧?!”

    唐诗雅急道:“江辰,你这样做不仅危险,还会和圣武院为敌,真武界没有你容身之处!”

    江辰上前走了几步,凝重道:“我要去看看。”

    “那女人真有那样漂亮?!”唐诗雅失控大叫道,她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

    “就看看。”

    江辰飞起身来,离开镇海号。

    “江辰!”

    唐诗雅追了上来,拉着他的手臂,道:“一旦你做了什么,就是和圣武院为敌,我和你一起,我的处境,你有没有想过?”

    江辰看着她的脸,道:“天一门门主之子,真的还活着吗?”

    梵天音不会编造一个随便找人问就被戳破的谎言。

    “江辰!”

    唐诗雅扑进他的怀抱,双手伸到他后背,道:“我承认骗了你!因为我不想失去你,你知道真相,肯定会觉得妙音盗可怜。”

    “所以我要去看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手的。”江辰的手指穿过丝滑的秀发。

    “真的吗?”唐诗雅紧紧抱着他,像是不愿意放手。

    “真的。”

    “我问的是,你真的要去吗?”

    唐诗雅抬起头来,俏脸上不是伤心,也不是悲愤,反而是一脸冷漠。

    “你”

    江辰感到不对劲,接着是强烈的危险感。

    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唐诗雅离开他的怀抱,在四五米外停住。

    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江辰一身的力量。

    身子无力,动弹不得,却又没从空中摔下去,体内正在发生着奇怪的异变。

    “江辰,这是你自找的。”唐诗雅说道,俏脸冰冷无比。

    “情丝劫是吗?”

    相比一开始的慌张,江辰马上冷静下来,知道怎么回事。

    “你知道?”正打算交代一切的唐诗雅顿时傻眼。

    “情丝劫,高明的夺舍功法,相比之下,极乐神功不过是下三滥。”

    江辰说道:“不过比起极乐神功,修炼情丝劫的要求高出很多。”

    “没错,必须自己入情,也要你陷入情网中,所以我不算骗你。”

    兴许江辰知道的太多,唐诗雅说话的底气不是很足。

    “别自欺欺人了,你让我陷入情网,是利用功法的情丝,通过香气进我体内。”江辰说道。

    “你知道的确实多,你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体内的情丝发作。”

    唐诗雅说完这话,问道:“是那女人告诉你的?”

    “不是,我一开始就知道。”

    “不可能!”

    这答案让唐诗雅接受不了,激动道:“如果你早知道,怎么还会中招你应该知道我收走情丝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变成废人,无力动弹。”

    江辰脸色苍白,汗如雨下,说道:“在水龙城,你性子冷清,在你决定把我当成修炼功法对象时,前后态度变化太快。”

    “如果我不知道世上有这功法,自然不会怀疑,还以为是我自己在晚会上表现耀眼。”

    “可你太稚嫩了,我是你的情丝劫第一劫吧?”

    听到这里,唐诗雅的表情格外精彩,艰难的点了下头,她都快忘记谁才是受制一方。

    “你的母亲是你引路人,才会在那时候出现,逼我们打破关系的那层冰,才好顺其自然的发展。”

    “另外,我们的行踪也是你告诉狂龙皇朝和上官家的,制造患难与共的假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