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待在自己房间,变小的青铜鼎在他双手上飞旋着。

    “青魔,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对于他现在的形势,青铜鼎至关重要,必须要多加了解。

    青魔是下三界的人,或许会知道什么。

    “听都没有听说过。”青魔直接道。

    江辰只好自己探索,试图去解读鼎上面的文字。

    但他很快放弃,因为太花时间了。

    不过马上又有一个好消息。

    江辰发现青铜鼎的能量经过消耗,依然很还充足。

    这意味着青铜鼎的杀伤力是在天尊水准。

    灵尊来多少死多少。

    至于天尊,保命不难。

    到了半夜,江辰发现镇海号开始上升,他猜测是离开了极恶岛范围。

    事实确实如此,在镇海号回到海面时,已经看不到岛屿。

    通天境以上的人可以开始飞行。

    不过镇海号的阵法大开,进出都由梵天音说的算。

    江辰不怕阵法,主要还是镇海号的武器。

    他急忙来到梵天音和唐诗雅的房间。

    刚站在门口上,房门自动打开。

    梵天音和他面对面站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很复杂。

    “她不值得你这样关心。”

    留下这句话,梵天音和擦身而过。

    江辰没有在意,刚走进房间,唐诗雅就向他扑过来。

    也没发生什么事,就是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

    唐诗雅沉默不语,紧紧抱着江辰不放。

    “她为什么这样对你?”江辰问道。

    “没事的。”唐诗雅轻声道。

    越是这样,江辰越是心痛。

    他来到甲板,看到梵天音在和屠天盗等人聊着什么。

    听到他的脚步声,梵天音让身边的人离开。

    “什么事?”梵天音说道。

    “我们之间的事,是时候了解。”

    江辰脸色严肃,不惜撕破脸皮。

    虽然说船上的武器再次向他瞄准,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心。

    “看来你很喜欢那女人,你会尝到背叛的滋味。”梵天音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梵天音转过身去,不答反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戴着面纱,立下誓言吗?”

    江辰想说没兴趣知道,但听声音中的凄凉,忍住没开口。

    “我家是流云宗,在真武界是二流势力,远远比不上十大门派、四大家族、和三皇朝。”

    “不过我从小天资卓越,得以加入圣武院,接触到不一样的阶级。”

    “但也为我惹来麻烦。”

    “天一门门主之子想要强行要我,意图对我不轨,被我杀死。”

    “在天一门的怒火下,流云宗毁于一旦,我父母全都丧命。”

    “号称公正严明的圣武院不问对错,站在天一门那边。”

    “而我是圣武院的成员,这才免于一死。”

    “可是天一门门主怨恨我害死他儿子,又知道自己儿子喜欢我,想要冥婚,让我嫁给死人。”

    “我誓死不从,圣武院却说我是红颜祸水,自己惹来麻烦,除非发誓终身不找依托。”

    “我如圣武院所愿,不过偷偷改变誓言,戴上面纱,立下你所知道的誓言。”

    一句一句,诉说着悲惨的故事。

    不过梵天音说这些的时候,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像是在背书。

    可江辰知道有些人眼泪流干,是哭不出来的。

    “所以!”

    梵天音回过身来,面纱被风掀起一角。

    江辰马上想起那张美到让人窒息的脸庞。

    “我来到海上,成为盗首,发誓要找到海神宝库,为我父母报仇!”

    梵天音语气非常激动,眼中悲愤化为烈火燃烧。

    “你”

    江辰不知道该说什么。

    梵天音又道:“地图就缺你那部分,和我一起去找海神宝库吧。”

    一下子知得知这么多事,江辰没法第一时间回答。

    “或者,找到海神宝库后,我将镇海号控制权给你,让你能去极恶岛救人。”梵天音又道。

    江辰非常意外,道:“你能说出这话,应该知道你我不同。”

    “是因为知道的比你多,十字盟不知道害死过多少人,死不足惜。”

    “可其他人总是无辜的吧?”江辰说道。

    “极恶岛死伤那样大,十个有九个不剩,甚至全部不剩。”

    “你有没有想过,活下来的人拿到的太元果,相比十大宗门的胃口,根本微不足道?”

    正如梵天音说的,她知道的要比江辰多。

    江辰被勾起好奇之心,想要听听是怎么回事。

    “极恶岛拥有邪恶之灵,十字盟牺牲那么多人献祭,再进岛夺取太元果。”

    “侥幸活下来的人还以为是自己有多厉害,到处宣传镇海号的好。”

    梵天音在他注视下,说出极恶岛的真相。

    江辰震惊不已,他没过十字盟会比想象中还要黑暗,如此丧心病狂。

    接着,江辰说道:“你有件事说错了,我被背叛过很多次。”

    “得过我帮助,甚至被我所救的人有不少想要杀我,指责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梵天音感到意外,不明白为什么。

    “正是因为这世界黑暗,才需要光明。”江辰说这话时,神色庄严。

    梵天音沉默了许久,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们去探宝吧。”

    江辰神色不改,把自己那部分地方拿了出来。

    “什么?”

    梵天音措手不及,这前后语境变化太快,偏偏江辰表情还那样正常。

    “我救人都是量力而行,救极恶岛的人,必须需要镇海号,我如果夺取,肯定要发生大战,镇海号被破坏也是有可能的。”

    “那你为何又要说要做个了结?”梵天音从没遇到过像江辰这样的人。

    无法用任何笼统的标签形容。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江辰一直在做自己。

    “因为唐诗雅的同门还在岛上,为了她,我不得不做。”

    “可你说云字盟做过那些事情,没必要去救。”

    “我刚才和你说的,句句是真。”

    梵天音伸手接过地图,说道:“而且,不要忘记我们是一边的。”

    她是在指誓言,对此江辰只能是苦笑。

    “对了,包括我说唐诗雅那些话,也是真的,你自己小心,好好提防她。”

    梵天音强调了这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