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跑的真够快啊!”

    江辰走出造化谷,已经看不到虎门门主的身影。

    岛中神识不管用,要想找人可不容易。

    江辰不再管他,仗着有青铜鼎,大摇大摆在山林中走着。

    除了太元果,他想看看岛上还有什么其他灵宝。

    外人眼中会吃人的极恶岛对他来说是幸运之地。

    虽然几次差点死掉,收获却是巨大。

    他突破尊者不久,又在短时间内达到武尊中期,这可是疯狂吞服灵丹都做不到的。

    “如果能领悟风之奥义,掌握风之剑境,那该多好。”

    江辰心想道,然后他又想到一件事,目光看向镇海船的方向。

    “回去前,应该能成的。”

    没人知道这话是在指什么。

    忽然间,江辰察觉到不远处有动静,立马全神戒备。

    等他小心翼翼过去的时候,发现是一位将死的女子。

    “哦?”

    巧的是,这女人就是登岛时候他注意到的,拥有海神宝库的地图。

    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那张美丽的小脸蛋没有一丝血色。

    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也是你运气好。”

    江辰把青铜鼎丢在地上,小鼎马上变成大鼎,有十丈多高,犹如一个大房子。

    他抱着女子跳入鼎中,开始治疗。

    女子的伤大多都是外伤,江辰将她衣物解开,浑如雪的身体显露出来。

    江辰不为所动,身为一个医者,这是最起码的道德。

    他的目光完全在伤口上,看得出都是凶兽造成的。

    “经历过一场恶战啊。”

    从伤口上残留的凶兽气息,江辰就知道对方面临的可比他遇到过的猴群厉害得多。

    “难不成她和一群神级凶兽搏斗吗?”

    江辰越看越心惊,又有些无法置信。

    十字盟盟主的实力都只是灵尊。

    女子身上的这些伤可不是灵尊能得到的待遇,起码是天尊境界。

    在江辰处理完几处致命伤的时候,女子整个人突然发生变化。

    那双腿在他的注视下拉长不少,柳腰更加纤细,肚兜下鼓成山包。

    江辰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医术达到神明之境,不想女子的面貌也在变化。

    “原来是易容啊。”

    他马上明白过来,另外登岛时候的疑问也解开了。

    这女人就是拥有地图的大盗!

    伪装成十字盟盟主,至于被她伪装的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这时,那张脸全变了,完全换了个人。

    原本的面容秀美精致,尤其是眼眉生得十分好看。

    所以在发现易容的时候还非常可惜。

    可在江辰看清现在这张脸的时候,惊为天人。

    如此身段也就罢了,偏偏还有张勾魂摄魄的脸蛋。

    他找不到任何赞美词汇,因为都不及这女人的美。

    柳叶般的双眉皱了皱,眼珠子在眼皮下滚动,随着身体动作,女子苏醒过来。

    江辰完全看傻了,以至于都没任何反应。

    女子满脸困惑,大脑如同一片浆糊。

    直到发现自己身上衣物的情况以及看到江辰的时候,顿时清醒。

    屈指一弹,天尊的力量打向江辰。

    咚!

    青铜鼎发出一声闷响,女子的指力就被震碎。

    “果然是天尊啊。”

    江辰反应过来,就看到女子满脸痛苦。

    伤势那样严重的她强行出手,几乎毁掉他刚才的治疗效果。

    “别动!”

    江辰喝了一声,冲到她身前,不断施针。

    女子也弄清楚状况,江辰是在救自己。

    “我的面纱”

    女子向自己的俏脸伸去,当五指直接触碰到肌肤的时候,她整个人完全傻了,呆如木鸡。

    “好了,不要乱动,不要运气你怎么了?”

    江辰收回银针,说着医嘱,谁知就看到女子那不知该怎么形容的表情。

    “你看到了我的脸?”女子问道,那语气就好像明知故问,但又一定要得到确认。

    “是啊,易容和没易容的时候都看到了。”江辰如实道。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问道。

    “江辰。”

    女子丰满的双唇抿了抿,偏过头去,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男人。”

    “什么?!”

    江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不愿意了?!”

    女子又马上转过脸来,那表情像是要把他吃掉。

    “不不不。”

    江辰马上摇头,又解释道:“也不对,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就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女子强调道。

    那张倔强的脸认定了这件事,说什么也不会改变。

    “为什么啊?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就因为看了你的脸?那我还看了你身子”江辰都急糊涂了,语无伦次。

    女子这才发现自己差不多和江辰坦诚相待。

    她站起来,穿上黑色的战衣,同时将面纱戴上,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曾经发过誓,谁看到我的脸,谁就是我这辈子的归属。”

    伤势好了后,天尊的力量正不断修复她的身体。

    “另外,我叫梵天音。”女子颇有仪式感的说出自己名字。

    “你好你好。”

    江辰反应平平,除了觉得这名字好听外,也没觉得什么。

    “你不知道我?”梵天音说道。

    江辰的反应很好回答了这个问题。

    “姑娘,我见你的时候就没戴面纱,你的誓言也不算违背。”江辰说道。

    “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见不到梵天音面纱下的表情,但那双美目死死盯着他不放。

    “没有。”

    江辰想起那张让人印象深刻的脸,下意识摇了摇头。

    “嘿嘿,姑娘,我只是一个弱小的武尊,是我配不上你。”江辰自以为是想到一个很好的说法。

    “这和境界无关。”

    梵天音手里突然出现一把短剑,吓了江辰一跳。

    谁知道梵天音把短剑丢给他,决然道:“违背誓言反正也是死,你杀我吧。”

    “是有约束力的誓言?”江辰没想到对方这样认真,换上凝重之色。

    “是的。”梵天音说道。

    “我不会让不相干的人因为我而死。”江辰把短剑又丢了回去。

    梵天音也不把剑收起,反而挥舞了几下,道:“那就好,你应该还没成亲,家里有未婚妻没有?有的话,让我杀掉。”

    “你神经病吧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