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道门位于沧渊省的南部,建立于群山之中。

    身为火域的十大宗门,门派的规模不仅仅是一排建筑物依山而建,而是以群山为根基,建造出一座城池。

    大山挡住了要道,就将山给挪开河流不从这过,就改变地貌,使其流经门派各处。

    站在飞行船上俯瞰,会惊叹于天道门的鬼斧神工。

    错落有致的宫殿遍布在群山间,成百上千的山峰铁索相连,峰上枝繁叶茂,百年大树直插云霄。

    千丈瀑布随处可见,银龙倾泻而下,气势磅礴。

    若是起雾的话,山中的建筑若隐若现,宛如仙界。

    江辰和孟浩来到门派,也被天道门惊艳到。

    旋即,凭借着弟子令牌领取天道门弟子的服饰,和住处的钥匙,以及写满门规的小册子。

    给江辰这些的天道门长老特意交代他,天道门门规森严,要将门规熟记在心,否则后果自负。

    江辰来到自己住处,发现是一栋大房子,带有庭院,两人住绰绰有余。

    “听人说天道门的内门弟子是分配整座山峰,上面有宫殿楼宇,弟子还可以修建丹房,或是建起药园子,还可以养很多灵兽。”孟浩说道。

    江辰现在是外门弟子,也是门派中最底层的。

    即便如此,天道门外门弟子的身份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就这样,江辰正式成为天道门一员。

    为了尽快融入门派,他第一时间翻阅起门规。

    通过门规,可以了解到天道门的大概面貌。

    首先是外门弟子的权利,每月门派都会发放灵丹和洗髓液,弟子可以选择黄级的功法或者武学。

    奇怪的是,外门弟子什么都不用做。

    没有早课,没有考核,非常自由。

    不过有一条,如果外门弟子两年内没有成为内门弟子,就会被逐出门派。

    “看来外门只是天道门进一步观察弟子的地方,内门才是核心。”

    江辰意识到这点,开始了解成为内门弟子的要求是什么。

    “贡献值达到一百万。”

    门规上,一行字映入眼帘。

    “贡献值?”

    江辰皱着眉头看下去,随即才了解怎么回事。

    天道门是一方世界,门派以贡献值替代金钱。

    甚至于,弟子可以拿钱换贡献值,兑换比例是一比一,门派中有弟子或长老开设的商会,就连拍卖行都有。

    “平日里的伙食,也要拿贡献值换取。”

    旁边的孟浩看明白了,道:“那不是有钱的话,直接一百万就能成为内门弟子?”

    江辰想起宁平在试炼之地说过,有钱有势也是天道门看中的条件之一。

    “兑换的不是普通金子,是紫金,兑换的话,是几千万。从试炼之地就能看出来,天道门就是要让弟子之间不断的竞争,互相淘汰彼此。”

    “可是这样难道不会让弟子拉帮结派,整个门派不团结吗?”孟浩不解道。

    “团结有用吗?羊群也很团结,可在面对一匹狼的时候只能落荒而逃,天道门想要的是,是狼!”

    “除了兑换,贡献值应该可以赚的吧。”孟浩好奇道。

    “是的,可以完成门派发布的任务,天道门也不是无情,不会让弟子饿死,有一些常规任务可以换取。”

    这些常规任务有去门派各处的水车做苦力。

    水车不是普通水车,需要真元作为能量。

    除此之外,还可以上山砍竹子。在天道门有一种特别的竹子,看似普通,可是坚韧无比,寻常人根本砍不断。

    砍下来的竹子用来喂灵兽,不仅可以和门派换取贡献值,许多内门弟子也会收购。

    “好吧,我们先把这几天的伙食赚回来吧。”江辰说道。

    这时,孟浩一本正经站在他面前,肃然道:“江辰,这些交给我吧,我能来天道门,全拜你所赐,也是要出力的,这些常规任务我帮你完成,你就不用把心思浪费在这上面。”

    “这”江辰不知该怎么说。

    “其实我也有自己私心,你早日成为内门弟子,我也能早日加入天道门不是?”孟浩怕他不答应,又赶紧说了这样一句。

    “好吧,我去看看任务都是什么样的,尽快赚满贡献值。”

    江辰心想砍竹子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没有拒绝。

    两人分头行事,江辰来到玄机殿。

    这是外门最热闹的地方,无论是领取任务,还是领取弟子的福利,都在这里。

    故而,玄机殿每天从早上热闹到晚上。

    在这里,江辰也是大开眼界。

    天道门乃是火域十强宗门,故而门中弟子可不止大夏王朝的人,还是很多异邦弟子。

    江辰体会到什么叫异域风情。

    突然,江辰在殿内看到洪又筠,此时她已经换上天道门弟子的服饰,看上去美丽动人。

    江辰正要上去打招呼,却没想到洪又筠发现到他后,很尴尬低下头,闷头往其他方向走去。

    这让江辰不明白怎么回事,想到在洪府时候,他友好的邀请洪又筠一起来天道门,结果对方说还有些事没处理,让他先走一步。

    现在看来,是故意和他保持距离。

    洪又筠很纠结,在来天道门的时候,父亲把她叫去,告诉她在门派不要和江辰来往。

    她很不了解,因为江辰当时还在府上做客。

    “我们不是忘恩负义,江辰对我们家有恩,我们要报答,但也不能因为这样被波及,他杀死宁平,父亲又被关押在黑龙渊,势必会遭到宁家的报复,你要是和他走在一起,也会受到连累。”

    如果说洪又筠一开始不以为然的话,在来到天道门,她才知道父亲的话有理。

    天道门不仅她,所有人都孤立江辰。

    现在宁昊天是天道门的真传弟子,极有希望成为下一任掌教。

    现如今,门派中有过半的长老支持宁昊天。

    当然,门派不是一个家族,就算江辰和宁昊天有仇,也不该如此明显。

    可没办法,两个人不是一般的仇。

    宁昊天体内的神脉乃是江辰所有,两个人碰面,还能有好?

    长老们认为江辰是眼中钉,玷污了宁昊天名声。

    弟子当然是避之不及。

    江辰注意到,殿内的弟子在对他指指点点,偷偷议论着,神色让人很不舒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