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突然,江辰指尖涌现出亮光,点在镜面上。

    下一秒,从镜面边缘开始,出现一道道白色光线,不断扩散,在正中央汇聚一道灵印。

    见到这一幕,刘枫抿紧着嘴唇,眉头紧皱着不放。

    “这是什么?!”唐诗雅惊讶不已,尤其是这面铜镜正对着她的床!

    “实时的录像灵印,也就是说,在其他地方,他可以看到船舱的景象,甚至是听到声音。”江辰冷笑道。

    “刘枫,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唐诗雅大怒,隔空一掌将铜镜拍得粉碎,瞪着刘枫不放。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是刚住不久。”

    刘枫开始为自己辩解,可是说词没有任何信服力。

    这个时候,江敬海赶了过来,了解到怎么回事后,一脸的凝重。

    “师妹,我相信刘枫人品不会做这种事的,肯定有误会。”江敬海说道。

    刘枫也说道:“师妹,你不能光听他一面之词,他是为了诬蔑我的。”

    唐诗雅自然是不信这话,不愿意待在这个船舱,带着江辰走了出去。

    “师妹,这样吧,我再安排房间给你们。”江敬海忙道,希望唐诗雅能够息怒。

    唐诗雅没有拒绝,也不忘对刘枫说道:“这件事我会告诉门派的。”

    听到这话,刘枫面目狰狞,倒不是害怕,而是唐诗雅对他态度变得如此恶劣。

    他看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怨恨的眼神如尖针似的。

    “在镇海船号,你给我小心点!”他传声道。

    “奉陪到底。”

    江辰耸了耸肩,跟着唐诗雅来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次,唐诗雅拜托他仔细检查一遍才放心。

    “如果你刚才不打烂铜镜,我可以证实和他有关系。”江辰有些遗憾道。

    “太生气了,控制不住。”唐诗雅还在生着气,脸色不太好看。

    “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你教训他的。”江辰说道。

    “真的吗?”

    唐诗雅欣喜不已,江辰这话表达出来的态度是她一直想要的。

    “当然是真的。”

    与此同时,在镇海号的上空,上官家和狂龙皇朝的两伙人正在商量着怎么办。

    “黄昏的时候,镇海号可就要航行,那时候我们可就失去踪影。”

    “也不知商量的怎么样了。”

    议论声,从镇海号中飞出来两个人。

    “将军,十字盟的人说只能两名灵尊和五尊加入。”

    “门主,他们还说我们要听从命令。”

    两个人分别向不同的人报告情况。

    “你们回去吧,这件事交给我们。”

    水火龙将看向上官家的两名门主,不容商量的说道。

    “炎王爷的死,是他自找的,你们狂龙皇朝咽不下这口气而已,而江辰是杀死我们少爷的凶手,你要我们回去?”

    虎门门主嗤笑一声,不甘示弱回应一句。

    “我们死的可是一名天尊,你们的灵尊和少爷加起来又有什么。”

    “军令在身,必须完成任务!”

    水火龙也听不进去,寸步不让。

    眼看着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双方的人马纷纷拿出兵器。

    当然,到最后还是没打起来。

    而是各退一步,双方各派出一名灵尊和一半的武尊。

    狂龙皇朝的是水龙将,上官家的是虎门门主。

    他们加入不同的十字盟,伺机而动,等待着动手机会。

    到黄昏时,镇海号开始正式航行。

    从天空俯视的话,会看到镇海号的外部正发生着变化。

    在沉闷的机械声中,镇海号处于一种闭合状态。

    紧接着,船边的海面开始翻起白浪,整艘镇海号正在以不慢的速度下沉。

    十秒左右,镇海号消失不见,只有还没平静的海面。

    “巧夺天工啊。”

    空中的两支队伍看着那么一艘大船消失在眼中,不由赞同道。

    他们也试图跟上,可当潜入水中的时候,根本找不到镇海号。

    当下潜到极限的深度,四周一片漆黑的时候,依然看不到镇海号。

    倒是海中的凶兽虎视眈眈,吓得这些人赶紧返回到天空。

    另外一边,江辰和唐诗雅所在的房间中,房门自动关上,并且已经紧扣。

    第一层的房间还有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深海世界,有强光照明。

    江辰把手按在墙壁上,终于知道为什么住人空间那么紧张。

    因为整艘船不仅要承受着深海的压力,还要以不输给尊者的速度航行。

    房间中的小空间是保护着他们。

    如果在外面的船舱中,身子就会承受巨大的撕扯。

    “难怪需要十大门派共同打造。”

    江辰感叹道,他也能造出这样一艘船,但是光靠他一个人,从设计到收集材料,再到完工,起码需要十年。

    人力,可是比物力还要重要的。

    “江辰,一会到的时候,你可千万要小心。”

    这时,唐诗雅忽然换上严肃的表情,道:“镇海号要去的地方,不是什么宝地,而是禁地!”

    “禁地?”

    江辰一惊,光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危险的地方。

    “不过,也确实充满着机遇,只是非常的危险,镇海号在海底航行,一方面是躲避别人探查,二是禁地的缘故。”

    “如果从海面和空中进去的话,死伤将会非常惨重。”

    说到最后,唐诗雅说道:“这些都是不得外传的隐情,你不要告诉别人。”

    “我知道。”

    江辰也明白了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说,因为现在房间不仅是封闭的,神识更是散布不出去。

    换句话说,就像是被关在牢房中。

    不过,没有谁坐牢会有唐诗雅这样的美人陪伴。

    江辰突然想到这样的环境,神色怪异,又闻到了唐诗雅身上那股清香。

    唐诗雅忽然把窗户脸上,呼吸急促,脸色苍白。

    “怎么了?”江辰关心道。

    “没,没什么,就是想到我们现在在深海中,外面可能有着各种庞然大物的海兽和一片漆黑,我心里就慌得很。”

    唐诗雅说道:“听同门说有些人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要紧的。”

    江辰拿出清水,递了过去。

    “江辰,你能抱会我吗?”

    唐诗雅坐在床榻边上,声音细不可闻,脸颊两边有两朵红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