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郑平发作不了,只好暂时压下怒火,怨毒看了江辰一眼,道:“你以为自己很威风是吗?希望你一会儿不要哭。”

    说完,他什么也没做,离开玄机殿。

    江辰不明所以,想着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尽快想办法。

    他和闻心交流一个眼神,顾不上领取任务,离开玄机殿。

    可前脚刚出门口,迎面走来一群人,身穿内门弟子的服饰,不同的是,在他们右手手臂戴着臂章,一个法字格外醒目。

    “刑法堂弟子!”闻心暗道,面露担忧之色。

    “江辰,你侮辱同门师兄,还在玄机殿寻衅滋事,我们特来拿你。”

    他们把江辰围住,每个人手中拿着手指粗的铁链,一个个凶神恶煞,不是善茬。

    江辰还没说话,肩膀被人重力一推,回头怒视,一名刑法堂弟子冷笑看着他,笑容充满着轻视和鄙夷。

    “不要冲动,刑法堂不好惹。”不怕事的闻心居然也说出这话。

    江辰眼帘垂下,知道这时不能冲动。

    “刑法堂,监管所有弟子,严惩犯事弟子,但必须是有法可依。”江辰说道。

    话刚说完,面前的刑法堂弟子一拳打在他肚子上,在他耳边轻语道:“我就是法。”

    “带走!”

    接着,他大手一挥,所有铁链套在江辰身上,将他迅速带走。

    孟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没有任何办法。

    闻心眉黛紧锁,看着被推搡的江辰,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围的弟子看到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

    敢当众打内门弟子,这点苦头只是开始,有江辰好受的。

    江辰被带到刑法堂,建立在背阴处的房子,光线不足,屋内昏暗,在四面墙壁上摆放着各种刑具。

    配合上凄惨的叫声,叫人不寒而栗。

    但刑法堂的弟子早已经习惯,面色如常。

    刚才揍江辰一拳的刑法堂弟子坐在一把椅子上,面朝着江辰,喝道:“跪下!”

    江辰不为所动,脸上挂着讥笑。

    站在他身边的刑法堂弟子也不客气,手中的棍棒朝他身上招呼。

    但是,江辰依然不跪。

    直到一名刑法堂弟子一脚踹向江辰的膝盖后面,这才让他半跪在地。

    “硬骨头啊!”

    坐在椅子上的弟子冷笑连连,道:“落在我刘松手上,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是吗?你们最好弄死我,不然你们这队人,没地方后悔。”江辰说道。

    “哈哈哈哈!”

    刘松放肆大笑,他的人也笑出声来,有的人是摇头苦笑,认为江辰是在说笑话。

    笑够了,刘松拿来笔墨,在纸上唰唰书写着。

    很快,他将纸丢在江辰身前,道:“看看吧。”

    江辰捡起白纸,上面写着是自己罪行,冲撞同门师兄,出言不逊,在玄机殿闹事,除此之外,还附加他性格乖张,不配合刑法堂弟子,情节恶劣。

    处罚是面壁一个月,扣除半年的弟子福利。

    “你如果真如自己说的那样硬气,你就别签。”刘松嘲弄道。

    “你不签的话,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身边一名刑法堂弟子阴阳怪气说了一句。

    江辰眼珠子转了转,不签的话,他会吃大亏,签的话,将要面临不公的惩罚。

    “要是在刑法堂动手,后果严重,说不定会被逐出天道门。”

    “也罢。”

    江辰咬破手指,在纸上按下手印。

    这样干脆倒是出乎刘松等人意料。

    刘松把罪行书拿回来,往手印吹了一口气,嘲笑道:“真是无趣啊,我还以为你能继续硬气下去。”

    不等江辰说话,刘松又是挥了挥手,“把他带去面壁崖。”

    “刘师兄,是鬼见愁吗?”

    “当然。”

    顿时,所有人都同情看着江辰。

    面壁的地方有很多,大多都是无人的山崖边上,有的山崖阳光充沛,地势平坦,在那搭个棚子,面壁跟度假似的。

    也有的山崖位险峰之上,怪石嶙峋,连个躺的地方都没有。

    江辰要去面壁的地方是鬼见愁,是所有面壁地方最恶劣的。

    不仅有万丈深渊,而且处于风口,刮风时鬼哭狼嚎,常年不见天日,白日如同黑夜,能把人折磨疯。

    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同情怜悯,也有人说他活该。

    毕竟,是他叫住要离开的郑平,扇人一巴掌,不然就没这回事。

    “这家伙以为天道门是什么地方?能随便耍威风的?”

    洪又筠走在门派中,听到远处一名弟子的声音,暗暗庆幸自己听了父亲的话。

    现在她要去找闻心,劝自己的好朋友不要自找麻烦。

    此时闻心也是一筹莫展,宁昊天在天道门的影响太大,她郡主的人脉根本没用。

    就算洪又筠不来劝,她也做不了什么。

    只是,对于洪又筠的好意,闻心无法接受,道:“刚才我走进玄机殿的时候,分别看到你和江辰,还在好奇怎么跟陌生人一样,原来是这样。”

    “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江辰惹出那么大的麻烦。”洪又筠说道。

    “我问你,如果江辰不是十万大山的小人物,而是来自某个大势力,比肩黑龙城,你会如何?”闻心说道。

    洪又筠一时之间答不上来,在心里揣测闻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试炼之地结束后,我了解过江辰,他本是天之骄子,却因为出身,导致神脉被夺,父亲被抓,宁昊天已经对不起江辰,可在天道门,却还这样打压他!”闻心怒道。

    “可是,这就是现实啊。”洪又筠说道。

    “我相信公正,反正我已经表明立场,宁昊天要是也像打压江辰那样对付我,那就尽管来吧。”闻心说道。

    “唉。”洪又筠叹息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好友心性,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心里隐约有些不快,在闻心的表现下,自己就好像是个卑微的小人,随波逐流,甘于平凡。

    于是,她心中竟是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闻心被狠狠教训。

    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她心里平衡。

    离开闻心住处的洪又筠很快得知一个消息,更加坚定心中所想。

    先前在玄机殿站在江辰身边的那个孟浩,被指偷别人东西,被打晕死过去,只剩下一口气。

    “看到没有,闻心,如果你不是郡主,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洪又筠心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