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没有火焰箭,没有阵法,更没有退路。

    宁平志得意满,很享受这一刻。

    要不是天上有长老在看着,他或许还会把苏倩拉到江辰面前,狠狠报复江辰给他带来的屈辱。

    “你追杀我一天一夜,还没告诉我原因啊。”江辰说道

    “这还不简单吗?你加入天道门,给出的危险信号让我们不得不杀你。”宁平轻笑道。

    “就因为这样?你们剥夺我的神脉,还不允许我有未来?”江辰明知此时不该气愤,却还是忍不住。

    宁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摊开双手,道:“听听这弱者的语气,你难不成还想寻求公平正义?哈哈哈哈,你和你父亲真是傻瓜啊,当时明明有和谈的机会,能为你们南风岭获得无数的财富,偏偏选择死路,现在好了,你父亲生不如死,你也只能在这哀嚎。”

    “哀嚎吗?”

    江辰怒极反笑,紧紧握住赤霄剑。

    “怎么?你是不服吗,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弱肉强食,活该你倒霉。”

    宁平手中也出现一把银枪,配上银龙甲,好似战场归来的将军。

    “你的人头会是黑龙城付出的第一个代价。”江辰冷冷道。

    “还在嘴硬啊。”

    宁平撇撇嘴,持枪上前,身上银龙甲爆发出可怕的威能,人如战车冲撞而去。

    哪怕不用银枪,光凭着撞击都能重创江辰。

    当然,前提是江辰没有手中的赤霄剑。

    “飞龙在天!”

    宁平一式枪法中规中矩,胜在真元雄厚,和一身银龙甲,纵然是境界相同的敌人,也要被逼得避其锋芒。

    不过江辰不能退,他站在山崖,也是宁平高兴的原因。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江辰使出得意剑招,剑光绚丽夺目,暗藏的锋芒却是凌厉致命。

    “在绝对力量面前,管你剑意还是剑点,统统没有用的!”

    宁平根本躲都不躲,格外强势的迎上去。

    很快,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三剑形成的三角在他胸前展现,一剑斩断银枪,另外两剑分别刺中肩部和胸口。

    让宁平惊恐的是,银龙甲没能挡住剑的锋芒。

    胸口隐隐作痛,尤其是肩部部位,连接手臂的部件被摧毁,令他的左手无法动弹。

    他连忙看向江辰手中的赤霄剑。

    剑刃在气芒的包裹下变大不少,尤其是在江辰灌入真元时,气芒如烈火浇油,暴涨成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剑!

    再看江辰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唯独一双眼睛散发出比剑还要锐利的锋芒。

    宁平莫名一慌,往后急退。

    “我不是他对手?这不可能啊。”

    宁平赶紧冷静下来,定眼一看,发现江辰拿剑的手在轻微颤抖,有鲜血从五指在流出。

    “我就说嘛,和我硬碰硬,怎么可能不受一点伤。”

    宁平放下心来,尽管银龙甲受损,可自己没有受伤,但江辰就不一样了。

    旋即,宁平丢掉断枪,将悬挂在腰间的佩刀拔出。

    “忘记告诉你,我擅长的是刀法。”宁平说道。

    “就算我银龙甲报废,我也要你命!”

    “万叠刀浪!”

    抱着这个念头,宁平发了疯一样,施展的刀法是连续的,宛如海浪拍来,一波强过一波。

    以江辰的剑道水平,自然不会被这样的刀法所败。

    可是,他终究还是要出手格挡,纵然化解掉刀中大部分力量,却还是会被巨力被波及到。

    两个人就在山崖上你来我往,无比激烈,看得人胆战心惊。

    宁平那些属下拿着弓弩,全神贯注准备着。

    “应该没问题。”

    苏倩最是紧张,江辰是她生命中的污点,必须要清除掉。

    看着江辰受的伤越来越多,而宁平依然停留在银龙甲破损的程度。

    “就算银龙甲被废,宁平还是毫发无损,到那时再和江辰一战,他必死无疑。”想到这里,苏倩满意笑着。

    天空中,李长老也很激动,暗道:“我就说嘛,没有底牌的他,再那么厉害也不可能无视境界差距。”

    他注意到旁边云鹤长老难看的表情,得意笑道:“云鹤,有些事情是勉强不了的。”

    云鹤长老冷哼一声,不想说话。

    但他不得不承认,江辰的处境很危险。

    江辰气喘吁吁,身上有着道道血痕,也亏他躲得及时,那些血痕不够深。

    除了伤势,江辰的真元也远不及宁平。

    他是聚元境初期巅峰,宁平后期入门,真元的储存量不是一个级别。

    “束手就擒吧,你这样子很难看啊。”宁平嬉笑道。

    “差不多了。”

    江辰说道。

    “什么?”宁平没反应过来。

    江辰没有回答,看了一眼银龙甲上面的剑痕,突然改变剑招,双脚交替踏出。

    “剑舞旋风!”

    这一式是江辰在大山中独创的绝招。

    将自身所有的优势融入在一起,比如说太极丸的螺旋真元,和完整的剑意。

    见到江辰急退的宁平正要上前追击,可刚靠近,就被赤霄剑逼退。

    还没等他看明白怎么回事,地上刮起旋风,以江辰为中心,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风柱,威能之大,风中的江辰都离地而起。

    但他没有失去平衡,反而在风中挥剑。

    每一剑落下,旋风的吸力就更强。

    地上的碎石第一时间被吸过去,宁平属下那些坐骑察觉到危险,陷入混乱当中。

    “宁平少爷,快回来!”有人察觉到危险,赶紧喊道。

    “射他,射他!”宁平一边后退,一边下令。

    久违的箭矢射来,并在吸力下速度快到极致,可是在靠近风柱之后,立马就被搅成粉碎。

    “宁平,给我死!”

    蓄势差不多,江辰一剑挥下,风柱的威能化为一柄剑,斩向宁平。

    宁平自知逃不掉,想要仗着银龙甲躲过去,双手护住自己脑袋。

    但是,在风剑到来那一刻,宁平发现身上的银龙甲在崩裂,而且是沿着江辰之前留下来的剑痕。

    “难道江辰付出鲜血的代价就是为了这个?!”

    宁平心中闪过这念头,陷入极度恐慌中,可这时说什么都晚了,风剑从天而降,将他笼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