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通过试炼的弟子被引到天道门长老面前。

    总共五人,包括江辰三人在内。

    “把你们的姓名、年龄、籍贯、现居住写下来。”

    五个人分到一张白纸,按照长老所说,写下自己资料。

    “把手放在这上面。”

    旋即,长老拿出一幅幅卷轴,展开后一片空白。

    把手放上去之后,卷轴发出耀眼的光芒,各自的手印被留在空白处。

    长老们将记录五人资料信息的白纸放入相应的卷轴之中。

    最后,合起来的卷轴开始自燃,很快化为灰烬。

    在江辰等人面露不解的时候,天空有五道黑影拖着长长的尾巴往这边飞过来。

    等到离得近了,江辰看清黑影是一面面令牌。

    分别落在他和其他四人面前,玄铁的令牌前面写着一个天字,后面是他们的名字。

    “从此以后,你们就是天道门弟子。”

    长老的一句话让五个人兴奋不已。

    “你们可以选择现在就去天道门,或是返回九龙城和家人报喜,只要半个月内到门派报道。”

    江辰当然要报喜的,和其他四人返回九龙城。

    此时此刻,洪又筠对他的态度完全变了,热情的和他回到洪府。

    洪府的人得知洪又筠成为天道门弟子,欢笑声不断,在了解详情之后,江辰被当作是贵宾。

    “小友,我真是不知该怎么谢你啊,你为我儿找寻武道,又帮小女加入天道门,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洪老爷子亲自上门道谢。

    “客气了,洪飞宇本就适合棍棒,非我指点功劳,洪又筠能加入天道门,也是凭借着自己本事。”

    “不管怎么说,洪府欠小友恩情,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

    “那好,我正有一件事需要帮忙。”江辰说道。

    “请说。”

    “我要写一封信回去报喜,劳烦洪府主托人送去十万大山的南风岭可好?”

    洪老爷子愣住了,不太确定地看了江辰一眼。

    “怎么?有问题?”

    “小友,就这点的要求吗?”

    “没错。”

    “小友放心,信我保证送到。”

    洪老爷子全力去办这件事,江辰的信在第二天就送到南风岭。

    江问天打开这封来自九龙城的信时候正在开例会,下面坐着江天雄和二长老等人。

    众人发现江问天眼睛落在信上没一会儿,神色无比激动,发出爽朗的大笑声。

    “好!以后我们南风岭,再也不用担心黑龙城的威胁。”

    江天雄听到这话,明白过来,道:“江辰加入天道门了?”

    “是的。”

    顿时,二长老等人精神一振,江辰成为天道门弟子,江问天又已经是神游境,在矿山还埋着纯阳矿晶。

    种种迹象表明江府即将崛起!

    江问天意识到这点,笑容格外灿烂,道:“这孩子有出息啊,就和他父亲一样,快,把这事通知高月。”

    相比之下,黑龙城的气氛很压抑。

    被寄予厚望的宁平不仅没有成为天道门弟子,还死于试炼之地,引起轩然大波。

    导致这一切的大夫人站在窗前,一言不发,在一片寂静中,正殿的方向传来痛哭声。

    “夫人,宁平把你吩咐的事情告诉过他父母,现在他父母正在闹腾,要城主做主。”老嬷嬷推门进来,小声道。

    大夫人揉了揉太阳穴,显得很疲倦,慵懒地躺在椅子上,道:“做主?是找江辰麻烦,还是找我?”

    老嬷嬷把头低下,一言不发。

    “唉。”

    大夫人感觉有些头疼,因为她的缘故彻底得罪宁平父母,尤其是丧子的恨,几乎无法化解。

    带来的影响很恶劣,黑龙城不是铁板一块,也是有着明争暗斗。

    这件事将会成为别人对付她的把柄!

    “夫人,江辰成为天道门弟子,要怎么办?听人说,他掌握完整剑意,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老嬷嬷说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杀死。”

    “可是”老嬷嬷有些迟疑,天道门弟子,真要动手?

    “雇佣杀手,现在只有这样做了。”大夫人只字不提先前的错误决定,开始下一步计划。

    “好。”

    老嬷嬷在心里叹息,江辰成为天道门弟子之前,只不过是普通人,暗杀价格很低,但是现在

    天道门弟子的身份,使得江辰的价格上升百倍不止。

    因为错误的判断,大夫人让自己蒙受巨大损失。

    当然,老嬷嬷是不敢说出来的,老老实实退出房间。

    待到房间无人的时候,大夫人懒洋洋的神态变了,阴沉着脸坐在那。

    正殿的哭声更令她心烦意乱。

    突然,大夫人按捺不住,发了疯一样开始摔东西。

    门外的丫鬟和仆人心领神会,默不作声离开。

    江辰很快在沧渊省出名,因为他在试炼之地的表现,斩杀宁平一行人,尤其是干掉张士超。

    那么意味着,他现在是薪火榜前五百的人物。

    剑道的水平令人惊艳,有人说他是黑马,将会在未来几年崛起。

    也有人说他背景一般,得罪黑龙城,绝对活不久。

    而且,人们了解到江辰原名是宁辰,被宁昊天夺走神脉的人。

    于是,他和黑龙城的冲突更具戏剧性,人们很好奇下一步的发展。

    这天,江辰收到家里的回信,打算前往天道门。

    但在他走出洪府的时候,发现洪府的护卫正在驱赶一个青年。

    那青年披头散发,身上白袍很脏,显得非常落魄。

    江辰觉得青年身影眼熟,上前挤开洪府的护卫,发现青年居然是孟浩。

    和上次在破云船见到的卓越风姿完全不同,看上去很落魄。

    他认出江辰,更是羞愧的低着头。

    “怎么回事?”

    “江公子,这人说是来任教府上的剑道老师,可他这样年轻,不是在开玩笑吗?”洪府护卫可不敢得罪江辰,恭敬道。

    “我也很年轻,你们觉得我剑道水平怎么样?”江辰冷冷道。

    洪府护卫一惊,连忙弯下腰,惶恐道:“江公子赎罪,我们不知道他是你朋友。”

    江辰没有和他们一般见识,带着孟浩去了一家酒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