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六千八百块上级元石是吗?”

    江辰冷静的反应让方子雄愣了下,在那么多被宰的客人中,在听到价格的时候各种反应都有。

    有的恼怒质问,有的碍于面子认栽,还有的委屈讲理。

    “没错。”

    不过,方子雄也没放在心上,皮笑肉不笑。

    “如果我不付的话?会如何?”江辰笑着问道。

    哪怕是最豪华的酒楼享受一晚上都不到这价格的十分之一,何况昨晚江辰都没吃喝。

    再想到这家酒楼几十个房间,一个月下来利润很可观。

    “客人,在水龙城,我劝你还是理智点,你若是对账单有什么疑问,尽管说。”方子雄并不意外,冷冷道。

    “废纸一张,有什么好说的。”江辰接过账单,捏成一团。

    方子雄耸了耸肩,门外就冲进来七个人,都是江辰昨晚神识看到过的天一门弟子。

    “朋友,我们师兄弟开店,都是明码标价,你这样是不把我们天一门放在眼里!”

    这群人都是通天境,面对着江辰一个武尊,非常的放肆。

    江辰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出手,一巴掌扇在方子雄的脸颊上,力气之大,将他打倒在地上。

    “我这是祖传的巴掌,有舒筋活血的效果,一巴掌一万上级元石,扣掉房钱,算你一个整数,给我四千上级元石。”江辰说道。

    眼前这群天一门的弟子集体傻眼,尤其是江辰说整数的时候,不是三千,而是说四千,这个取整比他们还要霸道。

    “你你你!”

    方子雄捂着脸颊,手指着江辰,愤怒道:“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尊者就了不起,在真武界是有分别的!”

    “哦?什么分别?”

    江辰好奇道。

    “没有势力的尊者,就跟野草一样,随便一把火就能烧干净!”方子雄大叫道。

    “像我这样会入住你们这里的,就明显是刚来的吧?”江辰说道。

    “哼,你等着!”

    方子雄没有多说,带着人转身离开,要去叫人对付江辰。

    然而,他们脚步刚动,房间刮起一股狂风,威力吓人,家具全都粉碎成渣。

    天一门等人更是迈不开脚步,身子不受控制。

    “你们来我面前叫嚣,出言不逊,无视我尊者的威严,就想这样离开吗?”

    “我们是天一门弟子!”方子雄嘶吼道,像是这句话就能解释所有一切。

    “天一门?没听说过。”

    江辰嗤笑一声,狂风变成疾风,一行人身上的战衣也都要被撕裂。

    “在水龙城!我们天一门就有十多名武尊师兄!”男子又道。

    “所以呢?”

    江辰不为所动,风力更强,哗啦一声,每个人身上的战衣全都破裂,变得如同乞丐一般。

    “前辈,住手啊!”

    方子雄承受不住,因为皮肤也在被撕扯着,痛苦让他险些崩溃。

    “住手?这听着不像是求饶啊。”

    江辰撇了撇嘴,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天一门弟子身上出现一道道血痕。

    “我们错了,我们该死,前辈放过我们吧。”

    另外一名天一门弟子大声求饶道。

    “是我有眼无珠,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吧!”方子雄也道。

    江辰冷哼一声,疾风瞬间消失,无影无踪,天一门弟子都无力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啪啪啪啪啪!

    江辰没有闲着,闪电般出手,一秒之内,就让他们每个人两边脸颊肿大起来。

    “一巴掌一万,每人左右一巴掌两万,你们有八个人,四舍五入,就收你们二十万吧。”江辰又道。

    “这”

    天一门弟子欲哭无泪,他们一壶浊酒卖上千,一盘青菜数百,可和江辰一巴掌一万比起来,那真是完全不入流。

    他们都有种恨不得拜师学艺的冲动。

    最后,每个人可怜兮兮的从身上往外掏,勉强凑齐各自的彼此费用。

    不过江辰清点,发现每个人都少了一千左右。

    “前辈,我们身上没带那么多,要不然我们回去给你拿?”方子雄眼珠子转了转,在想着鬼主意。

    “不用。”

    江辰屈指一弹,八个人身上的玉质令牌飞入到他手中,道:“不错,都是上好的灵玉,正好补全你们所缺的。”

    方子雄强忍着没发出哀嚎,那可是他们门派的身份令牌,除了本身的价值,象征的意义可不止是这么点元石。

    他们忍不住怀疑江辰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天一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不介意让江辰体会到天一门的厉害。

    他们强忍着怒意没有发作,就等着江辰没有继续为难他们后,去搬救兵。

    然而,江辰很容易就看出他们内心想法。

    大手再次一挥,八个人先后从窗户滚了出去,并在这时,身上衣物完全破开。

    于是乎,大街上很快响起女子的尖叫声和怒骂声。

    八个光着屁股的人宛如过街老鼠,遭人嫌弃。

    江辰看着他们远去,摇头苦笑,他不在意那么点元石,但也不愿意被人当成冤大头欺负。

    在他离开酒楼的时候,雪清急忙跑来,说道:“师兄,你快点逃吧,不然会大祸临头的。”

    江辰注意到她脸颊上的巴掌印,叹气道:“那样的人,你又何必留在他身边。”

    “昨晚我已经想清楚,以后不会在做这种事,只是最后连累师兄,是在过意不去。”

    雪清说完,就是要把昨天得到的资源还给他。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要回来的习惯。”江辰说道。

    雪清咬了咬牙,飞行船来到他脚边,道:“师兄,我送你出城,不然在水龙城,你无处藏身的。”

    “没关系,我自有办法。”江辰没有上船,他知道这样做,就会把对方牵扯进来。

    江辰又道:“我也很想领教领教,天一门的高贵武尊是什么风采。”

    看他这样固执,雪清不再说什么,目视着江辰消失在人群的街道中。

    在他走后没多久,方子雄八人穿好衣物回来,一个个怒气冲冲,要找江辰麻烦。

    “不好,居然是许师兄。”

    雪清注意到八人请来的门派师兄,心里暗叫不好。

    那许师兄走在最后,眼神冰冷,哪怕是相隔着人群,雪清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