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外战场的位面通道连接着下三界,这使得九天、天河、真武三界承受着一定风险。

    一旦天外战场的魔族出现异动,三界首当其冲。

    这不是下三界愿意的,而是中、上三界推下来的。

    江辰和父亲分别后,前往真武界。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逆龙军也通过传送门撤退。

    安静下来的战场没过多久,无数的魔族蜂拥而至,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这些魔族来到刚才发生过大战的盆地上,好似乌鸦一般,扑向各地战死的两军将士。

    第三军团狼狈而逃,没有条件收尸。

    逆龙军则是懒得花时间,死去的人对他们来说就是没有价值的垃圾。

    因此,成为魔族的一场盛宴。

    在魔族形成的黑云最深处,伫立着十头天魔,气息强大,好似恒古就存在于天地间。

    然而,十头天魔并不是在场的领袖,而是担任着护法。

    一头皮肤黝黑的魔物被天魔簇拥着,体形要比天魔小很多,身体关节处有着血色的烙印,会伴随着胸膛起伏发亮。

    他盘腿而坐,悬浮于空。

    虽然体形不如天魔,可在睁开血眸时,所散发出来的威压让十头天魔弯腰臣服。

    魔物扬起下巴,那双能叫人发疯的眼眸看了一眼位面通道方向。

    再说江辰,承受住位面通道撕裂之力后,他顺利抵达真武界。

    真正的大世界是天外战场无法相比的,光是天空高挂的烈日就让人感到心安。

    因为位面通道的缘故,江辰眼前的世界还在旋转,伴随着强烈耳鸣。

    “你!过来,发什么愣呢?”

    等到耳鸣消失后,一个不耐的声音传了过来。

    江辰眉头紧皱,惊觉身边人有不少,没有预料中被传送到荒郊野岭。

    他身处一座城池中,高耸的城墙阻碍远方景物,身边站着身披战甲的士兵和几名年轻男女。

    江辰发现这些年轻人的境界都是武尊,不由想到父亲说过的三界大比。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看到江辰不动,方才叫他的人很不满喝问一声。

    江辰看了过去,露出疑惑之色,这脾气不小的人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稚气未脱,身体还没完全发育。

    少年站在一队士兵的前面,和江辰相隔着百米距离,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江辰收回目光,没有踏步向前,腾空而起。

    “大胆!”

    少年被他这个举动激怒,带着甲士冲到空中。

    “你家大人没教过你礼貌吗?”

    江辰瞥了他一眼,目光在他身后的士兵身上打量着。

    少年不过通天境实力,但这些士兵的实力不弱,几乎是通天境巅峰,而小队长是武尊中期。

    考虑到下面的几名年轻尊者都那样老实待在城中,说明这座城的战力远不止如此。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这座城的阵法,找到破阵的重要点。

    “所有从下面世界来的人都要先在飞羽城登记,审查,缴费!不得随意离开,否则杀无赦。”少年喝道。

    “登记?莫非位面通道是你们飞羽城布置的?”江辰问道。

    虽然是在询问,但语气中的嘲弄没有掩饰。

    少年那张面庞很难看,眼中闪着凶光。

    没有多说二话,直接挥手。

    在他身后的士兵结合着城中阵式杀了过来,又是在武尊率领下,单独一人的江辰看上去十分危险。

    “这家伙真是不知道死活,敢和三少爷叫板。”

    “在飞羽城挑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下面那几名年轻的武尊抱着看好戏态度,期待着事情会如何收场。

    如果他们眼中不知死活的江辰出手反抗,那只有死路一条。

    江辰拔出赤霄剑,剑指着这队士兵。

    “出手者,后果自负。”

    这话没起到任何作用,在小队长的率领下,齐齐冲向江辰。

    “敢拔剑是吗?要他命!”

    后面的少年冷冷下冷。

    这队士兵没有犹豫,每个人的战意变成杀意。

    就连那些通天境的士兵,也没把江辰这个武尊放在眼里,因为城池上空的阵法已经展开,他们这群通天境拥有和尊者抗衡的本事。

    再加上有他们的队长,几乎是稳操胜券。

    “刹那剑法:第一式!”

    江辰黑眸寒意逼人,或许这些士兵有家人、有朋友,可他们已经做出自己的选择。

    经过江清宇在城中的出手,江辰深刻意识到拳头大的道理。

    故而,他没有留情,出动绝式。

    人如星丸般在空中闪烁,城中的阵法对他无用,十余名自以为受到阵法保护的士兵丧命于剑下。

    “不可能吧!”

    看到死的人是城中这边士兵,下面的年轻武尊不敢置信。

    他们在城中已经待了数天,见过士兵们出手。

    尽管都只是通天境,可在城中和阵法配合,成为一支能钳制住武尊的军队。

    然而江辰每一剑都恰到好处落在阵法薄弱之处,又都在一瞬间完成。

    甚至让他们误以为是城中阵法失效。

    “死来!”

    士兵队长在最后面,就等着属下限制住江辰,再给出致命一击。

    不料他还没出手,属下全都死去。

    “别急,你会去陪他们的。”

    正当他暴怒要出手的时候,江辰鬼魅般出现在他侧边,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剑破掉他的喉咙,了解他性命。

    至此,江辰的剑式才全部结束。

    只是一剑,斩杀一支精英小队。

    当江辰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到先前的狂妄少年一脸惊慌。

    触及到他目光时,少年手脚麻木,怪叫着转身逃跑。

    “小小年轻,嚣张跋扈,喊打喊杀,留你不得。”

    江辰一甩剑锋鲜血,扑杀而去。

    仅仅是通天境的少年,如何跑得过他。

    “住手!”

    就在要被了解性命的时候,从城中心的方向飞来大队人马,走在最前的还有一男一女。

    察觉到他们的实力,江辰提着少年肩膀,离开阵法的范围。

    “放开我三弟!”

    那一男一女相貌相似,不是姐弟就是兄妹,都是火烧眉毛,焦急不已,眼眉含怒。

    “大哥,二姐,救我!”被挟持的少年尖叫道。

    “你要是一开始有这觉悟,就不会这样。”江辰在他身后冷冷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