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不知道苏倩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正在搜刮着沈欢身上的东西。

    意外的是,沈欢竟有两面天道旗,加上江辰刚才得到的一面,只差两面就可以完成任务。

    “天道旗之间彼此有着联系,得到一面就可以找到其他的,不然试炼之地这样辽阔,不可能全都找出来。”

    “这也会让人们互相厮杀,争夺天道旗。”

    江辰将天道旗收好,迅速离开原处。

    没过多久,宁平一行人在苏倩指路下到来。

    “那就是我同伴的尸体,呜呜呜。”苏倩见到沈欢的身体,掩面痛哭,悲伤不已,让人心疼。

    宁平板着一张脸,苏倩哭声令他烦躁,要不是这女人的美貌,早就开口训斥。

    “这男人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苏倩心里平静的很,观察到宁平的反应,止住泣声,道:“天道旗不是可以互相感应的?沈大哥身上的旗子肯定被江辰拿去,可以通过天道旗追啊。”

    “天道旗只能感应就近的旗子,无法精准定位。”宁平说道。

    “沈大哥身上共有两面旗子,分别是木和金,如果感应到两面旗子都在同一点,那就是江辰所在。”

    “哦?!”

    宁平显然没想过这一点,看向自己属下,道:“你们谁有天道旗?”

    “我这有,刚来试炼之地捡到的。”

    一名属下立马上前,讨好地将一面属性为水的天道旗交上去。

    宁平接过之后,将三角旗打开,上面是试炼之地的地图,正有颜色不一的星星点点在移动着。

    离得他们最近的是三个点一起,从颜色来看,分别是火、木、金。

    其中两个属性符合苏倩所说。

    “看来江辰自己手上也有一面旗子!追!”

    宁平再次跳上坐骑,将苏倩抱在前面,闻着她秀发的清香,道:“你头脑转得很快,以后跟着我吧。”

    “多谢宁公子,只要能手刃江辰,为沈大哥报仇,奴家以身相许都行。”苏倩含羞低下头,说话声音娇滴滴的。

    “哈哈哈哈,追上他就要死!”

    再说江辰,他藏身在一处山崖之上,浑然不知有人追来。

    赤霄剑凌空悬浮在他面前,被一团霞光包裹着。

    在江辰点头示意下,剑刃之中出现一根根颜色不一的光线。

    江辰的双手伸向其中一根,又稳又轻,在指尖触碰到之后,光线左右延伸,如一副画卷打开。

    在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蝌蚪小字和类似于阵法的图案。

    这些就是器纹。

    蕴含着无穷的精妙,汇聚在一根纹线之中,打在兵器之上,成就一件件灵器。

    七阶器纹,里面的内容浩瀚如海,更是博大精深。

    最重要的是,江辰还要了解设计者的思路,才能进行修复。

    “还好,设计器纹方法的原理万变不离其宗,各种方法有着自己优缺点,这些我都牢记在心,不是问题。”

    扬言一个晚上修好的江辰不是狂妄,是有这样的资本。

    他的手伸向一个圆盘的图案上,由着无数规律不一的纵横线条形成,在他的手触碰到时,这些线条像是齿轮一样运转,使得圆盘发出耀眼的光芒。

    但是,光芒还没达到峰值,圆盘卡住了,黑色线条也近似崩溃。

    “就是这里!”

    紧接着,江辰一双手轻巧灵动的在圆盘上敲打,表情一丝不苟,双眼充满着专注。

    等到江辰收回双手的时候,圆盘再次转动,这次非常流畅,光芒也越来越耀眼。

    “很好。”

    江辰满意点头,展开的器纹再次收拢成一条线,回到赤霄剑之中。

    这次,在江辰没有注入真元下,赤霄剑的剑刃周围就有一层锋锐的气芒。

    “果然灵器坏了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元盘现问题。”

    在江辰手心上,有刚才元盘里面的黑色线条,此时才能看清是沉甸甸的黑铁。

    这些是组成元盘的玄铁元件。

    元盘是器纹的核心,每一条器纹必须具备一个元盘以上。

    七阶器纹,元盘达到五个。

    除了刚才江辰修复的那个,其他全部坏掉。

    之所以没有全都修复,一来是时间不够,二来是没有材料。

    江辰是采取挪东补西的方法,每个元盘坏掉的元件是不一样的。

    他现在手上这一大堆玄铁元件,是报废的,江辰随手丢下山崖。

    “以后要修复的话,必须要买元件,七阶玄铁元件,价值不菲啊。”江辰心说道。

    但却是值得的,赤霄剑已经是二阶灵剑,削铁如泥,锋锐难挡。

    忽然间,江辰听到密集的蹄声往这边赶来,脸色一变,正要离开,发现已经晚了。

    宁平带人将去路拦住,江辰的身后只剩下悬崖。

    “江辰啊江辰,你选的这个地方可不怎么样!”宁平得意笑着。

    此时就是穿上银龙甲,也不用担心江辰逃跑。

    不过,他不打算那样轻易杀死江辰,他抬手一挥,属下们拿出弓弩,对准着江辰。

    “你没有阵法,看你如何挡住箭矢。”宁平冷笑道。

    以为把他们甩开的江辰不明白怎么会被追上来,直到看到苏倩。

    “看来有时候是不能心慈手软啊。”江辰暗道。

    “江辰,你后悔吗?刚才你有机会杀我的,偏偏还想侮辱我,你这叫自找苦吃!”苏倩说不出的得意,只觉得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你们认识啊?”

    宁平听出蹊跷,好奇道。

    苏倩担心江辰又说自己被休掉,害怕宁平嫌弃,忙道:“我本是他未婚妻,可他后来去了趟黑龙城,回来变成废人,我要悔婚,他却要死缠烂打。”

    “这么巧?未婚妻啊?!”

    宁平眼前一亮,手从苏倩腰间伸出,将她抱在怀里,道:“江辰,看到这样一幕,滋味如何?”

    “在我眼里,她比勾栏女子还要不如,何况休书写下,彼此没有任何关系。”江辰说道。

    “是吗?”

    宁平看他不像说假,不禁索然无味,放开苏倩,跳下坐骑,道:“那没有吧,只好亲手将你杀死,再玩你女人。”

    说着,银龙甲穿戴在身,朝着江辰步步紧逼。

    “他要是敢跑,你们就射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