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刚才号召死战的光头不满道。

    光头看向的那个人非常消沉,坐在那里垂头丧气,也不回答。

    绝望的目光随意在皇朝军队中一扫,忽然变色,像是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又不敢确定。

    与此同时,虎贲战团的人折返回来。

    “你们这些逆龙军,真是阴险狡诈,竟然和魔族合作,简直是败类!”

    北府营长回来后,无视皓月战团、追影军的白眼,大摇大摆来到俘虏身前,高举起屠刀,就要了解这些战俘。

    在他眼里,可都是战功点。

    “住手!”

    江辰想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能这样无耻,不能忍受对方这样的行为,站了出来。

    “江辰,江辰!是我,韩司明!”

    战俘中,韩司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赶紧扯着喉咙大叫。

    “你这方法没用”他身边的人摇了摇头,认为韩司明是在垂死挣扎。

    这个时候还能在敌人军队里面看到老熟人?别开玩笑了。

    “韩兄?”

    没想到的是,韩司明嘴里那个叫江辰的人反应很大,率领着赤焰营快步冲过来。

    北府营长和飞骑营长相视一望,一点都不焦急着动手。

    “真的是你?”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江辰又惊又喜。

    喜的是在这无情的战场中遇到老熟人。

    韩司明大胆地站起身来,和他来了一个热情拥抱。

    “江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也是,龙域现在情况怎么样?”

    “唉”

    两人一问一答,都有些语无伦次,大脑都没反应过来。

    北府营长和飞骑营长点了下头,突然招手,两大营的士兵就把江辰和韩司明两人包围起来,并且拔刀相向。

    “想干什么?!”

    邱言早就察觉到不对劲,马上带着赤焰营护住江辰。

    “你们赤焰营原来都是反叛之徒,我说这个江辰怎么能够屡建奇功,原来是奸细!”

    “这话有什么依据?”赵文皓不满道。

    虎贲军长紧跟着过来,面庞冷峻。

    “赤焰营的离火阵被私自更改过,不然不可能威力那样惊人,这触犯军中大忌,死罪!”

    “刚才如果我们要是合阵,早就被赤焰营害死。”

    “现在江辰和这个战俘关系这样亲密,还需要说吗?”

    北府营长和飞骑营长一人一句。

    这些话落下来后,无数道目光落在江辰和韩司明身上。

    “韩司明是我在龙域的好友,逆龙军侵犯九天界,四处抓人充军,我被迫无奈逃到天河界加入飞龙皇朝,我的朋友自然也是被抓到逆龙军的。”江辰冷冷道。

    “我不管理由,反正他是逆龙军的人,你是皇朝的兵,你要想证明清白,就动手杀了他。”

    北府营长不可能就被这句话给打发。

    “我的战俘,我有自己的处罚方式,你一个捡现成的懦夫,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你一个人逃兵?又凭什么在这里大声说话。”江辰冷冷道。

    北府营长眼中寒光闪烁,很快又道:“哼哼,你是心虚了吧,在这里转移话题,和战俘勾结,就是死罪。”

    “我信任江辰,如果他是逆龙军的奸细,那只能说这个奸细做得太失败,在让逆龙军蒙受那么大的损失情况下,仅仅因为这件事就暴露吗?”赵文皓说道。

    这话引起大部分人的点头,江辰刚才的功劳都看在眼里。

    “我相信赤焰营,战俘的处理,也和你们北府营没有关系。”

    就连算是中立的追影军也站出来表态,而且说话的人还是张天一。

    这个在第三军团败在江辰手中的天之骄子,说出这样的话,可见有多高的信服力。

    “北府,飞骑,你们越权了。”追影军长冷冷道。

    追影军对虎贲战团可没有半点好感。

    虎贲军长也察觉到这点,在想着办法弥补。

    “战俘的事情不说,我比较好奇的是离火阵!”

    虎贲军长想了想,提出一大疑点。

    赤焰营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出人意料,几乎违背常理。

    站出来的邱言正要开口,但虎贲军长厉声道:“我不想听解释,我就问你们,是不是私自更改离火阵?”

    这个问题很狠毒,按照军规,一旦说是有的话,那么赤焰营就会惹上大祸。

    虎贲军长刚才作为逃兵,哪怕没有利益冲突,也要抹黑赤焰营。

    如果被他发现赤焰营是卧底,他临阵脱逃的事情也会减轻。

    “没有更改过离火阵,离火阵依然是离火阵。”江辰说道。

    “那刚才的威力又是怎么回事啊?”北府营长阴阳怪气说道。

    江辰冷笑道:“你们看到一个有钱人走在路上,跑过去说你不应该这样有钱,你要证明自己的钱是清白的,是会被打死的。”

    “除非你们找到证据,不然就少用自己的无知来诛我心。”

    最后一句话不仅是针对北府营和飞骑营,就连虎贲军也不放过。

    虎贲军长说道:“那好,合阵吧,神箭营和赤焰营合阵,倘若没有任何回答,我无话可说,但如果合阵有任何问题,别怪我无情。”

    赵文皓向江辰点了点头,希望他能认同这点。

    “自然没有问题。”

    江辰信心十足,这些家伙敢在阵法上面和自己叫板,无疑是在找死。

    紧接着,神箭营和赤焰营顺利合阵,不仅没有出错,可以说是完美,射出来的箭雨带着熊熊烈焰。

    这一下,虎贲战团的三位首领脸色都不好看。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还有你们的英勇行为,我会如实上报的。”追影军长冲着虎贲军说道。

    “哼。”

    虎贲军长很不甘心,但也无计可施。

    “不,还没结束。”

    不想,众人认为应该如释重负的江辰神色不变,眼神严厉无情。

    “你什么意思?”

    北府营长不满道,就连虎贲军长同样。

    “你们北府和飞骑营罪大恶极,简直就是军队中的毒瘤,刚才临阵脱逃,如今,现在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站在这里”

    “江辰。”虎贲军长很不满。

    “闭嘴!别以为我没说虎贲军就没你的事,虎贲意思是勇士,这是一支虎狼之师,却被你这头猪连累。”江辰语出惊人,连虎贲军长都敢骂,而且骂得很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