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接下来半个时辰的行军中,江辰就发现这里的魔族非常常见。

    大规模的魔族看上去吓人,可威胁不了大军。

    当然,如果是单独一个人遇上,那又要另当别论。

    不过江辰注意到死去的魔族体内会有血色的光珠,被吸到大军最中央的战舰中。

    “低级的妖魔怎么会有血珠的?”江辰感到好奇。

    这时,大军在一座植被稀缺的大山空中停住,在山腰处的平坦处,正有不少建筑类的傀儡在敲敲打打。

    少量的甲士和监工注意到大军,没有犹豫,转身就跑。

    “追影军!”

    中军中的先锋营闪电般掠出,追杀而去。

    敌人几乎没有抵抗之力,死在屠刀之下,差不多都是通天境,数十余人,直接死掉。

    追影军回来的时候,带着十几个俘虏,被带到战舰上问话。

    与此同时,八大营开始搜查还没建成的城池。

    与其说是城池,倒不如说是四面城墙围起来的建筑物,里面根本不是房屋,而是一排排四四方方的石块,如同棺材一样钉在地上。

    “难不成逆龙军那些家伙是在给自己挖好坟墓?”北府营的营长用手拍打着石块,故作幽默的说道。

    北府营长和飞骑营长说是受到严厉惩罚,但现在看来没受什么影响。

    忽然,北府营长手下的石块在他拍击后发出异变,表面浮现出光芒,凝聚出密密麻麻的符文。

    “退到空中!”

    一声令下,八大营赶紧升空,全神戒备。

    还好那块石头的光芒又黯淡下去,没有险情发生。

    “你自己鲁莽愚蠢,就不要拉着别人一块受罪!”邱言怒斥道。

    “嘿嘿,又没什么事,那么紧张干什么。”

    北府营长不以为然,忽然发现什么,饶有兴趣说道:“瞧瞧你的兵,吓得那样子哦。”

    在他的话下,人们注意到江辰脸色确实很难看,如临大敌。

    “怎么了?”邱言问道。

    “这不是唯一的城池,逆龙军要修建的也不是城池,他们是要通过城池布置结界与阵法结合的领域。”江辰肃然道。

    “你确定吗?”邱言问道。

    “是的。”

    得到肯定回答,邱言把令牌放在唇边轻语几句。

    很快,从战舰上飞来一个军官,来到赤焰营面前,问道:“有什么发现?”

    “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禀报将军。”邱言说道。

    “跟我来。”

    军官点了点头,带领着江辰和邱言飞向战舰。

    其他营的人莫名其妙,明明都是一起发现的,凭什么江辰能发现东西?

    来到战舰,二人被带到主营外面,军官先进去禀报。

    在战舰上,江辰看到亲兵营,其中谢岩和刘玉也在。

    和整支队伍比起来,这些贵族子弟显得格格不入。

    谢岩看到江辰一个小小的从七品将领出现在这里,也是非常惊奇。

    过了一会儿,江辰和邱言走进船舱。

    船舱中,第三军团的高层全部都在,面积还算大的船舱显得非常压抑,尤其是对江辰这个通天境来说。

    杜镇非大将军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一双眼睛如同静止的湖面。

    “军事紧急,我不希望你是为了出风头胡说八道,这里有皇朝最优秀的阵法师、结界师,你将自己的推论说给他们听。”杜镇非非常直接的说道。

    “逆龙军要建立的不是城池,而是一方绝对领域。所谓的城池四面墙壁只是用来保证领域的能量不流失。”

    “也就意味着,我们刚才发现的城池不过是其中之一,逆龙军可能在同时修建数百座这样的城池。”

    很明显,他的话让船舱中的人脸色大变。

    因为从刚才俘虏的嘴中,也得到差不多的情报。

    不过那些俘虏对领域一无所知,只知道在前面的巨大盆地中,逆龙军正有大动作。

    “继续说。”杜镇非说道。

    “要布置的领域真在棘手的地方在于,只需要七座城池成功就可以完成,而且彼此间没有特别强烈的要求,在一定范围内,最快建成的七座城池就是最后的七座。”

    “另外,第一座城池建成,第二座所需要的时间和速度都会缩短一半,以此类推。”

    他的话让船舱陷入到一种诡异的沉默中。

    “最坏的打算,我们有多少时间。”杜镇非问道。

    “最快的话,只需要两天。”

    对于这场已经打了数年的战争,两天的时间实在是微不足道。

    “你所说的,我们已经记下,现在回去吧。”杜镇非说道。

    江辰愣了下,接着和邱言走出船舱,重新飞向赤焰营。

    “如果你是对的,他们会发现的,只是军中严谨,消息的真假很重要。”邱言说道。

    “我知道。”江辰苦笑道。

    如果让他作为参谋在船舱的话,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然而,每个能待在船舱的人都不是轻易达到那样的地位。

    身份是一回事,最关键的是忠心不忠心。

    江辰回想起来,在他进入船舱的时候,桌面上的文件和地图都有遮掩,隔绝神识探查。

    想来也是,将军不可能轻信一个刚加入军队还没半个月,没有经历过一场战争的人。

    甚至江辰刚才说的那些,已经引人的怀疑。

    光从一座残缺的废墟就得到这么多信息,非常的可疑。

    哪怕江辰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奸细,那么待在船舱将会带来毁灭性的危机。

    船舱中,杜镇非说道:“他说的,你们怎么看?”

    “不无可能。”来自皇朝最优秀的阵法师和结界师给出中肯的说法。

    “我的意思是说,光从一座还没建成的城池中看出这些,可不可能。”杜镇非问这话的时候,目光寒芒一闪。

    “有可能,但真是那样,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可以说是真武界顶尖的。”

    “这样是吗?”杜镇非呢喃道。

    江辰和邱言返回赤焰营的时候,新的命令已经下达。

    大军继续前进,摧毁所有发现的城池。

    “看来你说的没错。”邱言得到这命令的时候,向江辰说道。

    “我比较好奇这里到底有什么。”

    “这可是机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