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人们紧张的目光下,蓝色的保护罩在快要接近极限的时候,里面的能量波动开始渐渐平息。

    最后,保护罩消失不见,突如其来的狂风席卷着整个军营,江辰和张天一的身影回到人们视线中。

    张天一陷入昏迷,不过没有往下坠落,漂浮在空中。

    再看江辰,虽然负伤不轻,可还是保持着站立,手中的赤霄剑高高扬起。

    毫无疑问,这场决斗是江辰赢了。

    张天一没有突破,被硬生生打断,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完了。”

    谢岩面若死灰,这是一场下过战书的公平对决,哪怕是张天一死亡,江辰也不用负责任。

    可身为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肯定会付出代价。

    明明能够百分百成为尊者的张天一,因为帮他出头,成了现在的模样,说不定永远都不会成为尊者。

    战舰的医师来到空中,将张天一给带走。

    这场决斗的胜负,也没人宣布。

    江辰缓缓收起赤霄剑,没有搭理围观的人,回到赤焰营。

    围观的士兵面面相觑,良久过后,才爆发此起彼伏惊呼声。

    这里的每个人,来这里都是看江辰出糗的,没想过会赢。

    但结果是,江辰从头到尾的表现都不比张天一弱,反而出色很多,就连张天一突破尊者都赢不了。

    “呜!”

    赤焰营的将士振臂高呼,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满脸自豪。

    虽然说和江辰还不是很熟,但江辰还是赤焰营的人。

    汤正义激动大叫,又想到昨天说过的话,不知该如何是好。

    “出色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多啊。”

    杜镇非感叹一声,看向迎面走来的副将,问道:“怎么样?张天一什么情况?”

    “没有大碍,只是昏了过去,醒来还是能成为尊者的。”

    “自以为通天境无敌的他,希望醒来后能从这场失败中学到什么吧。”杜镇非说道。

    与此同时,赤焰营营长邱言的营帐中,她全程看完这场战斗,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只是到结束时,眼里还是写满着意外。

    “那样的话,也是时候了。”邱言目光看向桌上,那里有七八块令牌,来自军队不同的人。

    令牌的金属光泽全无,意味着令牌的主人已经战死。

    江辰没有因为胜利高兴,倒是因为这场战斗带来的改变而惊喜。

    他发现在身体平静下来后,境界再上一层楼,达到九重天。

    那一枚海元丹的药性在这场战斗中被身体完全吸收,没有一丝浪费。

    “神脉和天凤真血,两者加起来,果然足够逆天。”

    江辰明白了为什么南公和水元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以他的天资,不用一两年就能杀回龙域。

    通天境九重天之上,再往前一步就是尊者。

    尊者的境界体系如同青魔所说的,比较复杂。

    从低到高分别是武尊、灵尊、天尊。

    每种又有初期、中期、后期的划分,比如说初期武尊,中期武尊。

    无论是哪种,都是统称为尊者。

    这是因为境界体系定下来的时候,达到这三个境界的人非常少,于是人们统称尊者,到今日已经形成传统。

    武尊、灵尊、天尊,三尊合一,就是大尊者。

    大尊者,是一个接近巅峰的存在,再往后是神与仙的水准。

    在龙域,不管是英雄殿还是邪云殿,又或是慕容家,最多拥有天尊,没有大尊者。

    整个九天界,没有一位大尊者。

    这倒不是说没有出过大尊者,而是说九天界没有留住大尊者的魅力。

    成为大尊者的人都前往九界各处闯荡。

    值得一提的是,江辰的父亲,江清宇。

    十九年前被高家拒绝,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天尊的实力。

    这也是为什么说江清宇只差大尊者一步。

    “如果能在天外战场找到父亲就好。”

    江辰知道父亲来这里调查天风道人的死,可具体在什么地方,一无所知。

    不过,天尊和大尊者说是只差一步,实际上是有可能终身无法完成,真正的一步之遥。

    凭借着父亲单独一人,对付慕容家或许没问题,可面对逆龙军就会有些吃力。

    这时,王强又带着汤正义等人来到营帐外。

    江辰让他们进来后,那位浓眉大眼,名叫汤正义的男人大声道:“我们愿意受罚!”

    “你们何错之有?”

    “冒犯上级!”汤正义说道。

    “有吗?你身为百夫长,为赤焰营着想,勇气可嘉,我十分欣赏。这些是你们的奖励。”

    说完,江辰拿出一大堆修行资源,都是他在小世界得到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汤正义等人没想到不仅没被罚,还有东西收,又惊又喜,都不知该说什么。

    他们又想到刚才江辰击败张天一的风采,彻底被折服。

    “其实我很想知道赤焰营为什么会死伤那样惨重。”江辰问道,没有比这时候更适合问这话。

    “半个月前,一次争夺战中,我们军团取得想要的资源。”

    汤正义快人快语,马上就道:“上次在掩护主力队伍撤退的时候,我们赤焰营和其他七营奉命断后,拖住敌人。”

    “在那个时候,我们赤焰营是下三军八大营中最强的,多亏是在营长的带领下,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被暗地里使坏。”

    “本来飞骑营和北府营是要接应我们的,可他们整整晚来了数十分钟,害得我们被夹击,死伤惨重!”

    说到这个,汤正义紧咬着牙关,心里恨透了嘴中的飞骑营和北府营。

    江辰有些不太明白,问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赤焰营强,就被这样针对?军纪都是摆设吗?”

    “那是因为营长并非皇朝的人。”王强无奈道。

    “下军八大营,除了我们赤焰营,神箭营和铁兵营都是临时召集的,只是这两大营实力没有我们强。”汤正义说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江辰感叹道。

    经过几天在军营中的经历,江辰倒也不意外

    飞龙皇朝纵然是面临灭国危机,但皇朝的人像是没有意识到这点,依然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

    “之前死去的副将中,有位是营长的弟弟。”汤正义说道。

    江辰一惊,想到了邱言,不由叹息一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