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的突然问话让在场的人微愣了一下。

    一直冷嘲热讽的青年也像是没想到会得到回应,随即,脸庞上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没错,我就是亲兵营的。”青年说道。

    “那能闭上你的嘴吗?”江辰很认真道。

    气氛顿时僵住,无论是新来的年轻将领,还是八大营的营长,甚至就连那位魁梧的将军都非常意外。

    “你再说一遍?”青年大步来到他身前,口气充满着威胁。

    “你听得很清楚。”江辰面无惧色,眼神凌厉。

    青年的脸庞开始变得阴沉,五指握拳,冷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青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在他的身后马上有人站出来,道:“谢岩的父亲是皇朝的宁国侯,祖上乃是开国功臣,容得你在这里放肆的吗?”

    说话的是位女子,灵甲色彩缤纷,让她看上去宛如一只美丽的神鸟。

    江辰以专业的目光打量着二人身上的战甲,然后长长叹息一口气。

    为了美观,牺牲了战甲本身的材料。

    直接来说的话,能造出法器五、六阶的灵甲材料,结果只有二阶不到。

    “在军中,你不过是没有身份的亲兵营,公然侮辱从七品的将领,按照军规该当如何?!”

    江辰知道对方身份不凡,可他根本不在乎。

    他话一出,周围的人都露出了见鬼的表情。

    “这家伙,是真傻还是怎么的?”

    江辰或许说的有道理,可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找死。

    “按照军规,杖刑十下!”

    谢岩主动说出处罚的内容,然后张开双手,怒视过来,道:“来啊,你叫人来罚我啊!?”

    说着,双手用力猛推江辰的胸膛。

    大力下,江辰后退数步。

    一个亲兵营的人公然挑衅从七品副将,不少人面露好奇,想看看结果会如何。

    也正如谢岩所说的,没有人敢上来对付他。

    在他身后,那些来自皇亲国戚家的弟子也露出不屑的笑容,认为江辰实在幼稚。

    “从现在起,你正式成为赤焰营的副将。”

    赤焰营的营长忽然道:“在军中,将领有权处置官职低于自己,并且犯错的士兵。”

    她不需要江辰测试,尽管说话时面无表情,但都知道这是看不惯谢岩的嚣张气焰,给江辰一个机会出手。

    问题是,江辰敢不敢出手!

    谢岩那张还算是过得去的脸庞露出欠揍的表情,在江辰面前叫嚣道:“来啊,有本事来处罚我。”

    嘭!

    江辰的回应就是一拳,砸在对方眼眶上面,发出不小的声响。

    这下子,看热闹的人们不由发出惊呼声。

    “看来,这家伙是真傻啊。”

    人们想到了这点。

    提防着江辰出手的谢岩没想到他会这样快,握着右边的眼睛呲牙咧嘴。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出这要求,只好尽力让你满意。”江辰一本正经说道。

    “你竟敢对谢岩师兄出手!”

    那位穿的五颜六色穿女子气愤不已,二话不是就是一巴掌抽向江辰脸颊。

    “向将领出手,该罚什么?”

    江辰很随意的伸出手,抓住女子的手臂,并死死钳住。

    “杖罚。”

    “好!”

    江辰突然发力,让女子身子失去控制转过去,手里也不知从那拿着一根木棍,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

    棍棒的力量穿过护甲,痛的女子眼泪都流了出来。

    偏偏江辰不肯罢休,又是要拍第二下。

    “你敢!”

    谢岩反应过来,拔出腰间的佩刀,毫无顾忌,用力江辰他劈来。

    “看不起别人之前,在镜子面前好好照照自己的样子。”

    感受着他的刀,江辰摇头苦笑。

    这些贵族子弟实力比金色战环的人还要不如,也就是依仗着身份横行无忌。

    江辰直接一拳打飞掉谢岩的战刀,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令他的腰弯得和虾米差不多。

    紧接着,江辰向前一步,棍棒一转,重重打在他的臀部。

    尽管只是一根木棍,可在他的功力灌入下,坚硬如铁,力道还不会被灵甲抵消。

    和女子一样,谢岩惨叫一声,很狼狈的趴在地上。

    新来的人不太清楚二人身份到底有多尊贵,只知道看到江辰出手,都感到狠狠出了口恶气。

    倒是八大营的人脸色复杂,眼神说不出的古怪。

    谢岩是一个宁国侯的世子,女子名叫刘玉,父亲是将军,母亲是一位公主。

    这两个身份显赫的人,被江辰这样一个人拿着棍棒乱揍,这事要传到朝廷上,那可要炸开锅啊。

    江辰的野蛮行为把其他贵族弟子都给镇住,也不敢继续叫嚣,就看着江辰的棒子不断落下,打得谢岩和刘玉惨叫。

    而那位将军从始至终也没有作声,只是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些贵族所在的亲兵营不属于他,他虽然是大将军,但只是从一品的。

    真正的将军还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过来。

    所以他在想,以将军的脾气,在听到这事后,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江辰很公平,每个人十下,不多不少,打得两个人爬都爬不起来。

    “就你们这样还学别人冷嘲热讽的?出身豪门都这样,我真是为你们感到悲哀。”

    江辰嘲讽一句,将棍子随意甩在地上,走向赤焰营的方向。

    “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谢岩二人被同伴给扶起,愤怒的看着江辰,恨不得咬上一口。

    不过在江辰看过来的时候,又把他们吓得不轻,赶紧示意旁边的人把自己抬走。

    “好了,就这样吧。”

    那将军确定八大营选好人后,转身离开,迫不及待的想要汇报这件事。

    这时,江辰发现赤霄营只有自己一个人加入。

    “营长,你不积极点,别人不会来啊。”江辰提议道。

    “本来可能还会有两三个,但被你一闹,估计是没人愿意了。”赤焰营长说道。

    江辰一怔,接着才明白这话所指的。

    “营长,不是你让我动手的吗?”江辰问道。

    赤焰营长瞥了他一眼,漂亮的杏眼露出大半眼白,向他问道:“有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