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顺利逃离太岳门的江辰找了个地方歇息,反复检查碎片没有问题后,收进自己的储物灵器中。

    至于何时归还太岳门,就要看这个门派的态度。

    “咦?”

    江辰突然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查看储物灵器,一看就是大吃一惊。

    大量的炎龙晶石和神龙珠都被碎片给抽干,碎片上的锈迹也脱落少许,露出青铜色。

    他赶紧把碎片重新拿出来,清点损失后,心疼不已,就刚才那会儿,他在秘藏小世界的收获少了三分之一。

    同时,江辰对碎片产生极大的兴趣。

    他又将一些元石拿出来,凑近碎片。

    距离足够近了后,元石迅速液态化,流入到碎片中,不过只是几块上级元石,所以碎片变化不大。

    “竟能吸收任何一种能量吗?”江辰十分惊奇,在这世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能量。

    比如说最重要的天地元气,就是修行之人不可或缺的,以及像炎龙晶石等另类的能量。

    不同的能量有不同的方式处理,像这样直接吸收的手段,说明这块碎片不简单。

    “难道是法器之上的武器碎片吗?”

    江辰想到这点,一阵激动,不过他又想到太岳门都无法挖掘出碎片的作用,说明满足不了碎片的胃口。

    他储物灵器中的能量更不用说,于是江辰把碎片放在腰带中。

    旋即,江辰随便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没过多久就遇上一座大型城池。

    他没有都想,落在城外,跟着进城的队伍前进。

    听别人聊天的内容,江辰得知这座城名为独月城,位于太岳门和无量剑派之间。

    太岳门和无量剑派对这城的归属权一直是争论不休,后来得出一个办法,轮流执掌五年。

    现在,正是无量剑派管理的五年里。

    外来者进城需要缴纳十块中级元石,这算得上是江辰遇到过最贵的进城费。

    入了城,江辰开始四处乱晃,倒不是什么闲情逸致,而是想要了解到更多的信息,好想出办法来。

    还真别说,江辰来到城中心的时候,找到了目标。

    一块告示牌上,正围着一大群人,江辰挤了进去,就看到一张征兵令。

    他本是不屑一顾,可突然发现了不同之处。

    征兵令上面写着不是招普通士兵,而是将领,效忠于飞龙皇朝。

    “对啊!龙域之乱是逆龙军的介入,逆龙军意图推翻飞龙皇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军队中,我一身本事也有用武之地,若是封侯拜相,就能化解龙域的危机。”

    江辰知道这过程不会顺利,甚至有可能比他老老实实修行还要耽误时间,但却是目前为止最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杀回去的办法。

    于是,江辰凝目看去,不放过征兵令上的每一个字。

    看完后,江辰的心更加坚定,只是报名地带不在这座城,而是无量剑派的主城,剑神城。

    “剑神城?这名字真够嚣张的啊。”江辰心想道。

    不管怎么样,江辰打算前往剑神城。

    不过还没来得及动身,就发现身边的人都很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天空。

    江辰跟着扬起下巴,顿时一惊,只见李雅琴率领着太岳门的弟子横空而过,稳稳停在空中。

    这些人的到来引起不小风波,因为现在这座城可是归无量剑派管的。

    能明显看到街上巡逻的士兵都或多或少展露出敌意。

    “一名太岳门追杀的恶徒逃入城中,还望城中的朋友行个方便。”李雅琴说道。

    这话解开众人的疑惑,想想也是,如果是真的开战或者挑衅,是不可能只派通天境的弟子而来,尽管为首者的是李雅琴。

    “如果是你们太岳门其他人,恕我不能答应,但既然是李姑娘,我萧轩自当效命。”

    伴随着这话,一名青年飞到空中,风流倜傥,气宇非凡。

    “李师妹,那人叫什么?有何特征?我保证在一刻钟内,把他揪出来!”萧轩说道。

    独月城说大不大,说小不要在一刻钟内把人抓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萧轩信心十足,说明自有办法。

    “他的画像。”

    李雅琴并没有对他的热情多做回应,屈指一弹,各色光芒在天地作画,很快就把江辰的样子清楚画出来。

    “好。”

    萧轩随随便便做了一个手势,城中的士兵就开始忙碌。

    不到一分钟,江辰所在的街道就被重重包围,宛如钢铁洪流的士兵步步紧逼。

    江辰身边的路人也都察觉到了,纷纷退开。

    江辰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江辰,我和黑龙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时,八部天龙传来一个好消息。

    江辰来到了空中,望着李雪琪不放,道:“姑娘又是何必苦苦相逼,你们太岳门的宝物可不在身上。”

    他在试探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他本来以为是碎片,可刚才李雅琴要通过画像的方式揪出自己,说明又不是。

    “太岳门的尊者已经出动,重宝势在必得,而我对你的兴趣更大。”

    李雅琴直言不讳,道:“拔剑吧。”

    “李姑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不过那萧轩开口道:“毕竟是在我的城池,来龙去脉我还是要了解清楚的。”

    一名太岳门的弟子就把事情大概一说,主要仇恨是因为胡非的死。

    “你们太岳门的弟子想要杀我,难道要我捆住自己束手就擒吗?”江辰冷笑道。

    这话不无道理,太岳门的弟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我来说一句公道话。”

    萧轩笑了笑,目光向江辰看来,道:“你既然能够一剑杀他,说明你是有实力避开他的杀招,并将他制服,可你直接出手斩杀,说明你对太岳门不尊敬啊,不把太岳门放在眼里,挑衅太岳门的权威。”

    “你这话,真是公道啊。”江辰冷笑道。

    “哦?你是在讽刺吗?”萧轩微笑着,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变得锐利。

    就好像如果江辰回答不好,他将会降下惩罚。

    “是的,我在讽刺你是个白痴,听听你刚才说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太岳门狗腿子,而不是无量剑派的人。”江辰的回答也没让人失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